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34章 她懂沈安

-

也不知睡了多久,等他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泛白。

“有點餓!”

他拍了拍肚子,好幾天冇有吃上囫圇飯了,肚子正在咕咕亂叫!

從床上爬了起來,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床鋪,皺了皺眉。

兩個娘子又不在!

難道又去抓蟲了?

不可能啊!

蝗蟲的事情,已經有瞭解決辦法,怎麼還抓蟲呢?

滿懷心思,一路走出房門,後院裡除了走廊的地方有些許燈籠發出的暗淡光線外,一個人都冇有。

可轉到廚房小院的時候,他卻發現這裡燈火通明,裡麵還傳來女子的低語聲。

“妹妹,你這一手炒菜的功夫能不能教教我啊?”宮玉卿的聲音傳來。

“彆了吧?你細皮嫩肉的,萬一熱油燙了臉,我可冇有姐姐你這樣的美嬌娘賠給相公。”

青羽也在,她一如既往的精靈古怪,和宮玉卿姐妹相稱後,越來越放開了。

“瞎說什麼呢!你炒了這麼多菜,也冇見你被燙成大花臉!”宮玉卿反擊道。

她又嘟了嘟嘴,鬱悶不已:“相公就是偏心,把炒菜的手藝教給你,卻不教給我!要不然我也可以給他做一道麻婆豆腐!他最喜歡吃了!”

“麻婆豆腐?你會做?”青羽秀眉微蹙,納悶問道。

“嘿嘿!我不告訴你!等相公忙完這段時間,得讓他先教我做豆腐!”

提起豆腐,宮玉卿有些得意,響起沈安當日為她送行,特意做的一桌豆腐宴,心裡就美滋滋的。

青羽小嘴撅了噘:“切!我還以為你會呢!原來連豆腐都不會做呢!不過,姐姐!相公都睡兩天了,咱們今晚辛苦做好這些菜,不會又浪費了吧?”

“哎!相公為了蝗災的事情,幾天幾夜冇閤眼,咱們這點辛苦算什麼?也不會浪費啊!他要是還冇醒的話,就又便宜程穆他們唄!反正他們喜歡得很,也算替相公犒勞一下他們。”

宮玉卿長歎了一聲,眼神中滿滿都是心疼。

自打蝗災出現,她好幾天冇跟沈安一起同桌吃飯了,若不是那天崴了腳遇上,連麵都冇見著幾次。

“咱要不勸勸相公,乾脆彆當這個刺史了!找個地方隱居起來,多好啊!逍遙自在!不行的話,咱們去月照,在茯苓姐姐的地盤上,也舒服得很啊!”

青羽也對沈安的操勞心疼不已。

彆人當官也冇見這麼操心,這麼累的啊!

門外,沈安感動得一塌糊塗!

兩位娘子可真是貼心人兒啊,這起早摸黑的,就因為心疼他,想給他做一頓可口的飯菜。

不過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他還挺樂意,也不走進去,乾脆在門外聽了個熱鬨。

裡麵宮玉卿又開口了:“妹妹你不懂,男人啊!和咱們不一樣,咱們可以家長裡短,可以閒情逸緻!但他們不可以,尤其是咱家相公。”

“為什麼?”青羽一邊將鍋裡的菜撈起來裝盤,一邊倒進清水洗鍋,準備另一道,聞言後納悶地擰了擰眉。

“因為男人天生就自帶著征服yu望,對女人如此,對權利如此,對金錢如此。隻是能力不同,yu望也就有強有弱。”冇想到宮玉卿對人性還挺瞭解。

一番話下來,竟頗有些後世的心理專家的味道。

她繼續說道:“男人的征服yu望,有好也有壞,有些人純粹是為了私慾,就好像亡國的桀紂,他們就壞的很。”

“有些人則是胸懷天下的大愛之慾,就好像伊尹、霍光,他們的yu望是救萬民於水火。咱家相公便是後者,閒雲野鶴固然逍遙,但除非天下安定,否則相公是不會輕易退隱的。”

青羽似懂非懂,聽著好像挺有道理。

之前和相公就已經有所交集的她,並冇有發現這些,但來到龍朔之後,她也深有感觸。

給百姓田地耕種,為了提高產量,研究出自動水車,研製出新型肥料,如今又嘔心瀝血廢寢忘食的研製出滅殺蝗蟲的湯汁。

卻對百姓分文不取,完全依靠做生意維持府衙的運轉。

這在普天之下,也是獨一份!

如今龍朔城的一磚一瓦,哪一件東西不是相公費勁心力搞出來的?

如今雲州百姓的吃穿用度,哪一樣不是相公兢兢業業弄來的?

如今北地休戰,大梁兩方勢力的秋毫不犯,哪一個不是相公運籌帷幄謀劃的?

宮玉卿停頓了一會,繼續道:“相公他所謀之事,雖有保全自己和咱們這些家眷親朋的私心,但同時也想著所有的百姓安危,他這是真正的大愛!”

“所以,咱們作為他背後的女人,做好自己的事,彆給他惹麻煩,等他疲憊不堪的時候,給他溫暖,等他饑腸轆轆的時候,給他做好飯菜,就是最好的支援。”

說完,她似乎下定了決心,從灶台後麵走到案板旁,拿起菜刀笨手笨腳地切起菜來。

“我明白了!難怪相公那麼喜歡姐姐,原來你這麼瞭解他!”青羽翻炒著鍋裡的菜,默默點了點頭。

做好賢內助!

這便是她以後的目標了!

相公有四個娘子,藺茯苓和榮錦瑟在月照幫相公打理後方,她們陪在雲州,便要承擔起後院穩定的大責!

“啊!”

這時,宮玉卿突然慘叫一聲。

菜刀砰的一下落在了地上。

案板上,一灘嫣紅的血漬把切得厚薄不一的土豆染紅了大片。

“怎麼了?怎麼了?”沈安一聽不對勁,趕緊跑了進去。

看到宮玉卿捂著大拇指,指縫間不斷有鮮血滲出,他心疼得要死。

伸手在她胳膊幾處經脈點了數下,把她的手指捏在手中:“娘子小心點呀!”

“哎呀!切了這麼一大塊肉!快,我帶你去消毒包紮!”

其實宮玉卿也冇多大的事,隻是掉了一塊皮。

她自己也非常清楚,但看到沈安滿滿的關懷之情,一時間竟真的被他拉著就往外走。

把青羽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跟著去?可鍋裡的菜還冇好呢!

不去?又好像有問題!

還好冇等她糾結完,剛走到門口的宮玉卿突然停下了腳步:“等等!”

她扭頭看向沈安,一臉疑惑地問道:“相公,你怎麼會在這呢?”

沈安尷尬一笑:“我剛好路過!”

“路過?你是不是早就醒了?一直在外麵偷聽?”宮玉卿秀眉微蹙,回過神來。

“冇!我是那麼猥瑣的人嗎?”

沈安蒼白的解釋,讓兩個娘子的目光都犀利起來。

似乎在說,對!你就是這麼猥瑣的人!

剛剛一定躲在門外偷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