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帝的想法不錯,打仗必然涉及到攻城,而城牆是否堅硬,便決定了攻防雙方的優劣勢。

就好像賀州一線的占據,便是因為西川府淩通縣的城高牆厚,才讓新軍的優勢無法發揮,不得已止步。

“父皇,我帶回了兩包水泥,還請移步一觀!”皇甫胤安做了個請的手勢。

“是嗎?趕緊帶朕去看看!”梁帝眼前一亮。

水泥的事情,他一直隻是聽說,卻從未親眼見過。

就連打入龍朔的探事司密探,都未能拿到過哪怕一袋。

三人走入禦花園中,皇甫胤安早已經讓侯近山做好了準備,拆封了一袋,並用清水和砂石攪拌在一起,旁邊還放著兩塊已經做成的水泥方塊。

梁帝湊近了一些,好奇地伸手捏起一些散落在地上的水泥。

“這東西看起來和普通的泥土,不,應該是和沙塵差不多,真的能凝固成比石頭還硬的東西?”

姚成本也對此疑惑不解,用腳輕輕觸碰了一下那兩個水泥塊:“這就是已經凝固的成品嗎?”

“回夫子,正是!而且裡麵還另有玄機!”皇甫胤安點頭稱是。

“玄機?”

梁帝的目光也瞬間被吸引了過去。

他俯下身子,用手推了一下。

很重,真的如同天然的石頭一般。

“來人,從禁軍中選出兩個大力士過來!”他突然挺直腰桿,大聲命令道。

硬度如何,還有待檢驗!

不到一會,兩個膀大腰圓,身寬體胖的力士,便走了過來。

“你兩聽著,朕允你們使用任何武器,隻要能將這兩塊……石頭劈開,賞銀百兩,劈碎的話,賞銀五百!”梁帝說道。

兩個力士臉上一喜,還有這等好事?

不就是兩塊石頭嗎?

他們從軍入伍以前是乾礦工的,身子有的是力氣,用開山錘砸花崗岩都不成問題。

這有何難!

他們這就要去找工具,卻被皇甫胤安叫住:“等等!”

皇甫胤安轉身朝梁帝拱了拱手道:“父皇,先等兒臣把話說完。”

他走到其中一個水泥塊旁邊,用手一指:“這個裡麵用鐵條加固了,硬度比起天然石頭要硬得多,以這個為準。”

作為一國太子,他倒不是在乎錢!

隻是為了讓梁帝能更清楚的認識到水泥何其厲害。

“是嗎?這裡麵還能用鐵條加固?”梁帝皺了皺眉,看了一眼還在攪拌水泥的侯近山,以及如同一灘稀泥的攪拌物。

可塑性,是水泥比起天然石材最大的優勢!

“有冇有用,兒臣也還不太清楚,但我在白雲山的作坊中,確實看到有人往裡麵新增鐵條的,具體有多硬,兒臣就不太清楚,但沈安會如此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皇甫胤安也不敢肯定其中是否有妙用,但沈安既然讓人這麼乾,定然不會是無用之舉。

不知不覺中,他也已經把沈安的一舉一動當成了效仿的對象。

“這樣啊?”梁帝皺了皺眉:“沈安他行事古怪,但確實不會拿生鐵這麼重要的東西來浪費,儘管試試吧!”

說完他擺手讓力士離開,不到一會兩人便各自拖著大鐵錘走了過來。

“呸!”兩個力士各往手上塗了口唾沫。

隻見其中一個肌肉繃緊,雙手握住錘柄,高高舉起,用力砸了下去。

煙塵四起!

碎屑橫飛!

被他砸中的那一個水泥塊被敲下了一角,但剩下來的一塊上,卻並冇有多少裂痕。

這已經堪比天然的花崗岩了!

那名力士微微愣了一下,調整了一下水泥塊的角度,隨後再次掄起鐵錘毫不客氣地再次砸了下去。

這次他用上了全力,鐵錘以極快的速度,正中水泥塊的中心位置。

砰!

一聲巨響,水泥塊四分五裂開來!

“不過如此嘛!”姚成本在一旁冷言冷語地說道。

他是個老學究,對於沈安的商賈出身頗有成見。

在他看來,無論是土豆,又或者是水泥,不過都是旁門左道,可能短時間內能起到博人眼球的效果,但長遠來看,定然上不得檯麵,遲早還是會被取代。

尤其是酒水和香水,更是嘩眾取寵的不良之物!

可梁帝和皇甫胤安卻並不是這樣想的,這個水泥塊冇有新增鐵條,已經能達到黃崗岩的硬度,作用已經非比尋常了。

要知道築城的話,如果全部用石塊,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去打磨,否則純天然的石塊大小不一,還菱角分明,根本無法堆砌。

而水泥就不一樣,它可以隨意弄成任何形狀,有著天然石塊不可比擬的優勢。

且這東西在守城戰中,那可是不可多得的物資啊!

不需要再準備了,隻要屯一些水泥,隨時便可以有大量的礌石!

“繼續!”

梁帝仿若冇有聽到姚成本的話,擺手說道。

另一個力士上前,他看了一眼之前的同伴,心中已經不敢有任何藐視。

選了一個十分刁鑽的角度,想要在梁帝麵前露一手。

鐵錘從其頭頂落下,夾雜著他用儘的全力和從高處落下的勢能。

但!

他作勢極大,卻寸功未見!

水泥塊除了邊角處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印跡,稍稍破碎了一些屑末,其他毫髮無損!

反倒是一聲巨響後,那力士隻覺虎口一震,劇痛的感覺瞬間從錘柄一直傳遞到胳膊。

鐵錘也拿不穩了,應聲落在了地上!

同時慘叫一聲,身子隨即往後退了幾步。

這個年代的人還不懂什麼叫力的相互作用,所以還冇發明後世用可彎曲竹片做錘柄的彈性工程錘。

錘柄依然是堅硬的木頭,在鐵錘砸中硬物的時候,反彈的力量會大部分彙聚在錘柄上,從而對人產生傷害。

那力士本想長長臉,冇想到卻顏麵儘失!

顧不得手上傳來的劇痛,趕緊跪倒在地:“陛下饒命,小的無能!”

梁帝和皇甫胤安都愣在了當場!

這個水泥塊,便是皇甫胤安提到的新增了鐵條那個。

他們本以為就想增加了硬度,但也不至於連一條裂痕都冇有!

可事實就擺在他們眼前,容不得他們不信!

而姚成本也揉了揉昏花的老眼,一臉的震驚之色。

現在人造的東西當中,能達到這種硬度的便隻有鐵塊等金屬了。

可就算如此,以這個年代的生鐵質量,一錘子砸下去,不敢說碎裂,至少也會凹陷下去纔對。

“陛下饒命啊!”那力士還跪在一旁,看到梁帝木然的表情,心中更加慌亂,已經汗流浹背,衣衫濕透。

這一聲,終於讓梁帝等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你無過有功,起來吧!各賞百兩!退下吧!”梁帝收斂心神,恢複了波瀾不驚的表情,擺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