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22章 太子親臨

-

沈安並不喜歡這樣的形式,但看他如此虔誠,也不好打斷。

等他發完誓,囑咐了幾句祖天星和馮靜兩人以後要好好過日子,相親相愛什麼的。

沈安還年輕呢!

可現在卻像是一箇中年大叔般,敦敦教導著後輩!

這種感覺總讓人有點怪怪的!

他斂了斂心神,一邊走著,一邊調侃起程穆:“兄弟,我看剛剛那個老漢帶著女兒來了,他女兒看起來挺不錯的!”

程穆不說話!

臉上的神情五味雜陳,眼神無邊落寞!

“嘿嘿,你也彆這樣難過,娶妻求淑女,你要是覺得人家不好看,以後咱們再找幾個漂亮的嘛!咱們雲州又不是隻能娶一個。”沈安繼續調侃。

“就是就是!你看我徒兒不也是好幾個娘子嗎?”秦二郎也嬉笑湊過來。

可他話還冇說完,耳朵便覺一痛,被一隻手高高提起,林清兒嗔怒的聲音響起:“咋滴?你也想娶好幾個嗎?”

“不敢不敢!娘子放手!我這不是在勸程大人嗎?”

“哼!你要是敢,我非把你閹了!”

聽著秦二郎兩口子的打情罵俏,眾人轟然大笑。

兩個活寶!

一路閒談,笑聲不斷地回到州衙,各自都還有公務在身,所以很快便都散去。

沈安冇讓程穆離開,說是要跟他商量一下招親的事,兩人來到後院。

“大人,我說了,一切你做主,冇必要再商量了!”程穆一副我命由你的悲慼模樣,一點興致都提不起來。

“先坐下!”沈安卻冇打算放他走,拉著他在後院的石亭坐下,給他沏了一壺茶:“聽說你在江淮有個青梅竹馬的表妹叫什麼來著?”

程穆聞言,雙目中難得地閃過一絲神采,可隨即便黯淡下去:“大人還問這個做什麼,我……算了,我言出如山,不會反悔的!”

心中悔恨交加!

咋當時就跟大人杠上了呢?

搞得現在退無可退,隻能辜負表妹了!

“你小子以後該不會恨我吧?”沈安抬頭看了一眼石亭小路的另一頭,宮玉卿和青羽已經陪同程世芳,還有一個麵容姣好,身材婀娜的典型江南小姐走了過來。

程穆心中悔恨交加,又背對著來路,所以並冇有注意到身後的來人,聽到沈安這話,趕緊擺手說道:“我願賭服輸,絕不會記恨你。”

“那就好!你要是記恨我的話,那我可就要讓你表妹回江淮去了!”沈安一臉笑意,人已經快要進石亭了。

調侃結束!

可程穆一下子卻還冇反應過來,長歎一聲:“哎!她本就在江淮,何來回不回一說呢?要是她在雲州,當日萬人大婚,我早已經和她喜結連理了!可惜……”

“大人……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話說到一半,程穆終於回過神來,臉上一喜問道。

“末將參見主公!”

“小女參見大人!”

程世芳和李紅玉站在石亭外的台階上,雙雙施禮。

程穆愣住了!

父親和表妹怎麼會在這裡?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將軍有禮了!”沈安快步走到兩人身前,握住程世芳的雙手:“讓你親自來一趟,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啊!”

程世芳滿臉愧疚地說道:“主公,自您離開江淮後,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前來謁見主公,卻遲遲未能抽出時間,還望主公海量汪涵。”

聞言,沈安皺了皺眉,所幸左右冇有旁人,否則這一口一個主公,那就是妥妥的要造反啊!

他趕緊說道:“老將軍這話就彆說了,江淮之地還要你多費心了!這次讓你勞師動眾過來,主要是為了程穆的婚事,你看怎麼說?”

“夫人已經把事情都告知我了,犬子能讓大人如此大費周折的操心,我萬死難報!一切全憑大人處置。”程世芳再次拱手。

沈安心中默默搖頭,老將軍在他身邊的時間屈指可數,又深受以往迂腐思想的荼毒,還冇學會什麼叫著平等待人。

什麼萬死難報!

什麼全憑處置!

搞得他跟一個聽不得忠言的暴君一般!

沈安看向程世芳身後一直默不作聲,低眉順目的李紅玉:“李姑娘,你可願意嫁給程穆?”

“我……小女自幼父母雙亡,從小便在舅父家長大,早已將舅父當成高堂,婚姻大事便以舅父之言做主。”小家碧玉的李紅玉,說起話來也透著文縐縐的氣質。

隻是男女之事,終究有些難以啟齒,說完之後,臉已經紅成一片,嬌羞地躲在了宮玉卿身後。

程穆這纔回過神,先是朝著程世芳拜了拜,然後才向沈安問道:“大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這小子還不明白嗎?”程世芳一巴掌呼了過來:“大人看你執拗,一直不肯成親,這才故意以賭局為由,逼你成婚。”

“他又知道你心高氣傲,看不上尋常女子,所以傳信給我,我聽說之後,立刻帶著你表妹過來了。”

言簡意賅!

程穆卻聽得明明白白!

原來之前所有的調侃,都是大人故意為之,要的便是現在父親和表妹突然出現的驚喜?

這……

“大人,你……”程穆激動不已,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瞧你那冇出息的樣!”沈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呀!以前問你為什麼一直不成親,也不說家裡有情投意合的表妹,要不是我多了一個心眼,問了老將軍,你就後悔死吧!”

“不過此事現在鬨得滿城皆知,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否則城中百姓會對我們失去信任的。”

說到此處,沈安朝李紅玉看去:“李姑娘,此事你還要委屈一下,到時候和其他姑娘一起參加招親,走個過場。”

程穆和李紅玉對視了一眼,眉目傳情,異口同聲說道:“全憑大人做主!”

兩人心中對沈安都充滿了感激,若不是沈安不喜歡人家跪拜,他們便要雙雙攜手,跪地磕頭。

就在此時,離開不久的向子非匆匆跑了進來。

看到程世芳後,他微微一愣,但冇有多問,朝沈安說道:“大人,朝廷派人來了!而且還是太子親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