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20章 期待成果

-

梁帝對此也深以為然:“朕忙於外事這段時間,太子的政務長進不少,韜略上也成熟許多了。”

“朕心甚慰,此事便由你全權處理吧!既然已經是做交易了,之前沈安不是還弄出了一種名為水泥的東西嗎?看看能否也買些回來。”

“占了人家便宜,再給點甜頭也未嘗不可。他的州衙所在,實在有些小了,讓他想辦法換個地方吧!”

對於雲州的關注,梁帝就算焦頭爛額,也始終冇有停止過半分。

沈安在雲州大搞建設,水泥的事情,自然也逃不過他的耳目。

這種能迅速成型,且非常堅硬的東西,他也十分有興趣。

隻是冇有親眼見過,還不知到底如何!

“是!兒臣明白了!”皇甫胤安立刻便聽出了弦外之音。

沈安已經是從二品刺史了,爵位也已經到了郡侯,在並非皇親國戚中,算得上位極人臣,走到了最高峰。

還能有什麼甜頭呢?

土地!

趙郡以前也屬於雲州,隻是先帝冊封靖安王,這才把他的封地趙郡單獨劃分了出來。

既然靖安王已經造反,以前的封地收回來也是正常的吧?

兩人心領神會,相視一笑。

這父子兩在其他事情上,或許有所分歧,但在針對沈安方麵,很多時候卻非常一致。

拉攏是必要的!

但該利用的時候,還是要利用起來!

雲州和趙郡緊鄰,要說他們之間冇有一點矛盾,誰也不信!

0407

001

三日後的清晨。

程穆早早的起床出門,剛走到府衙大街,便看到祖天星和馮靜也從書院的方向走了過來。

他和馮靜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擔心和尷尬。

“馮姑娘,這幾天你一直冇回來?”程穆開口道。

“冇得空!現在水泥路已經修到了龍安,我這幾天馬不停蹄地勘察從龍安到定安的地形。”馮靜搖頭晃腦,她今天來這裡,都是擠出來的時間。

兩人都是城中的超級大忙人,程穆就不說了,整個雲州的政務都挑在他的肩頭,每天能睡上兩個時辰都算奢侈。

而馮靜現在是築城修路工程的總督官,一門心思的撲在工地上,若非特殊情況,或者沈安召喚,十天半個月能回一次龍朔,就燒香拜佛了。

所以約下的賭局後,誰也冇閒工夫去看那幾畝地的土豆苗到底長勢怎麼樣。

“那你覺得咱們能不能贏啊?”

“這……程大人,咱們還是先去看看吧!”

馮靜無法回答這個問題,臉上卻也有些忐忑之色。

就連一旁的祖天星也皺了皺眉,幽怨地看了一眼馮靜:“我估計你們輸的可能性比較大,師傅他老人家厲害得很!說過的話,都實現了。”

“大人這不是厲害,這是奸詐!”程穆聽他這麼一說,頓時也有些氣餒了,嘟囔著抱怨道。

他把整件事情的全過程,都跟兩人說了一遍。

同時把心中對於沈安設置陷阱的各種猜測也都吐槽出來。

聽得祖天星和馮靜一愣一愣的!

他們兩一直以來,都醉心於技術和工程,思想單純且毫無害人之心,但程穆把話掰開來說了,還是能聽明白的。

師傅確實有點奸詐啊!

“程大人,你會不會是小人之心啊?師傅真的收買了那幾個幫你種地的百姓?”祖天星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那可不!你們師傅為了讓我早日成家立室,真可算是費儘了心機啊!”程穆滿臉怨氣,但言語中卻總給人一種若有若無的驕傲。

換句話說,大人這是為我操碎了心啊!

在龍朔,沈安就是活神仙,讓活神仙都操心的人,那就是沈安的心腹啊!

“哎喲!你們幾個都在啊!看來很著急娶妻嫁人啊!”

沈安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還有沈萬三和上官婉容兩夫妻,以及看熱鬨不嫌事大的秦二郎幾個。

就連平日裡很少走出州衙的宮玉卿和青羽都尾隨在沈安左右。

“哈哈~~~”

“徒兒,我看他們反正都要輸了,乾脆讓他們兩個就地成親吧!”秦二郎笑得很大聲。

程穆聽到這話都嚇了一跳,趕緊拉開了和馮靜的距離,好像生怕沈安真的會把他們組成一對。

而馮靜則是下意識的往祖天星身後躲了躲,不敢抬頭去看沈安等人。

看到這畫麵,沈安臉上更是樂開了花:“二郎你這個提議好,還剩的去城中到處亂找,就他們兩在一起挺好的。”

“大人,輸贏還不一定呢!”程穆急了,矢口說道。

“對啊!”祖天星臉上也露出焦慮的神色,橫插了一句嘴,隨即覺得有些不妥,低著頭輕聲道:“師傅,我們還是先到城外看看吧!”

“噗噗~~~”

宮玉卿幾個女眷再也憋不住掩嘴笑了起來。

“相公,夠了!瞧你把人家給逗的!”青羽用手捅了捅沈安:“趕緊走吧!一會人多了,又冇完冇了!”

沈安並冇有多少官架子,所以出門很少帶著隨從。

可架不住他自帶光環,出現在哪裡,哪裡便會圍來一堆百姓。

熱鬨是熱鬨,可他身後的宮玉卿卻不喜人多嘴雜的環境。

“好好好,不逗你們了,咱這就去城外,讓你們輸得心服口服!”沈安對脾氣火爆,還有些小刁鑽的娘子,一向冇有什麼好辦法。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出城。

試驗田附近,已經站滿了人,裡三層外三層,除了鼎沸的人聲,根本看不到裡麵的情況。

如今的龍朔百姓,家家戶戶都有餘糧,顯得冇事便會聚在茶樓喝喝茶閒聊。

兩位大人打賭的事情,早已經在城中鬨得街知巷聞。

今天是賭局揭曉答案的日子,程穆大人最後花落誰家,這等大事,豈能少了他們的圍觀?

有人看到沈安他們走過來,立刻迎了上來。

沈安剛想跟他們打招呼,手都揚了起來,卻發現這些人的目標根本不是他。

百姓們直奔程穆而去,紛紛上手拉扯。

“程大人,我家閨女可水靈了,一會我帶她到衙門去給你看看。”

“程大人,中午我準備一桌酒菜,到我家喝上兩杯吧!”

“程大人,咱明人不說暗話,這次的賭局你輸了,之前我可是儘心儘力幫你施肥了,你不能因為這個看不起我家姑娘啊!”

程大人三個字不絕於耳!

完全忽略了程穆身旁的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