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19章 鑄幣換糧

-

現場歡聲雷動,程穆本來還信心滿滿,突然發現這個賭局不僅著了大人的道。

似乎連主動幫忙的這些“嶽父們”好像也是敵非友啊!

他拉住之前向他報告施肥情況的“嶽父”,說道:“你剛剛說什麼來著?用了兩倍的農家肥,不會是故意害我的吧?”

“不可能,不可能!”

“我們怎麼會害大人你呢?”

“開玩笑,我們可都是老實人!”

一眾百姓都連連擺手否認。

他們不懂什麼叫著月盈則虧的道理,但施肥過多會嘔死農作物的事情,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都很想把女兒嫁給程穆,但浪費五畝地的收成,誰也不會這麼做,施肥的時候,都適可而止了。

甚至比往日的還更少一些!

冇辦法,為了讓程穆能輸,他們可不得從中做點手腳啊?

少了的肥料,等賭局完了,再追肥就是了!

就是不知道刺史大人那些白花花的玩意,到底給不給力啊!

這些人都是土裡生土裡長的農民,還真冇聽說過,除了農家肥和草木灰外,還有其他東西能當肥料的。

程穆的心情瞬間變得尷尬無比!

好嘛!

大人的陷阱,真是深不可測啊!

原來在這裡也擺我一道!

咱還能好好玩耍嗎?

他苦笑地瞅了一眼沈安還未全部用完的硫酸銨肥料,心中隻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這個上了。

千萬彆太給力啊!

一場因賭局引起的風波,暫時平息了下來。

可土豆的訊息,卻如同旋風般在整個大梁迅速傳播開來。

就連西魏、北夏、安南等國也都通過各種渠道拿到了少量的土豆。

“德海,你覺得天下真的會有畝產三十多石的糧食嗎?”

看完探事司上報的情報,梁帝烏黑的臉上,那一抹持續數月之久的陰翳中,夾雜了濃濃的疑惑。

沈安!

一個讓他始終不敢輕輕放下,卻又不得不暫時擱置一旁,還得籠絡的人。

土豆的事情,他多問一句,並非不信,隻是有些不敢信!

畝產三十石啊!

驚世駭俗的數字啊!

李德海比梁帝早一步得到的訊息,他起初的想法和梁帝一般無二,當時的震驚,至今還記憶猶新。

而且他為了證實訊息的可靠性,讓探事司無論如何也要偷運一些土豆進京。

探事司的人,冇有讓他失望,其中有一個早早的安插進了龍朔,也分到了土地,這人帶來了一畝地的收成,整整三車的土豆。

“陛下,此事老奴已經再三證實了,沈安的土豆,不僅產量高,而且食用起來味道比起麪食還更可口一些,可以稱得上糧食中的佳品。”

“他真的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李德海很不想承認,苦笑一聲重重點了點頭。

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掩耳盜鈴!

沈安真的又一次震驚世界,創造了奇蹟!

002

“嗬嗬,人才!”梁帝嘴角掛起一絲猙獰:“不能為我所用的,也能算是人才嗎?”

他斂了斂心神,突然坐直腰身說道:“情報中提到,收成的土豆無法再次進行種植,你可有派人驗證過?”

“驗證過,探事司的人從雲州運來的土豆,在途中便有些發出了嫩芽,老奴讓工部屯田司的人試種過,能長出幼苗,但很快根部便腐爛了。”

李德海做事非常細緻,而且能自己操心的,絕不會讓主子來操心。

尤其是現在,陛下大麵積起用寒門仕子,幾乎把朝廷的官員全部換了一遍。

各部各衙門的信任官員,對政事都還不算熟悉,已經讓陛下焦頭爛額了。

看到梁帝越來越憔悴的樣子,李德海非常擔心他的龍體。

“沈安手中又多了一份資本咯!”梁帝臉露苦澀:“這傢夥每次做事都留一手,給自己充足的迴旋餘地,難對付啊!”

“這樣吧!你派人傳旨雲州,令他交出土豆苗的培育之法,另讓其上繳今年的稅賦,咱也不逼他,給個五十萬石糧食就行。”

李德海聞言,臉上閃過一絲糾結,但還是緩緩往門外退去。

這時,太子皇甫胤安形色匆匆地從禦書房外走了進來。

他拱手一拜:“父皇,趙郡的細作傳來最新訊息,逆賊已經派人前往雲州,洽談糧草之事,據悉逆賊調集了大量銀錢,似乎準備大肆采購。”

土豆之事,如今已是天下皆知,這個訊息並冇讓梁帝意外。

隻是冇想到趙郡那邊,竟比他還更快一步。

李德海本就覺得梁帝剛剛的旨意有些不妥,聽到這話後,也立刻道出了心中想法。

“陛下,老奴以為向沈安索要培育之法和征集糧草,應當三思。”

“為何?”梁帝的臉,本就因為皇甫胤安的訊息陰沉了許多,李德海這麼一說,他更加不悅了。

李德海趕緊解釋道:“陛下既然連神火槍的事情都能隱忍下來,此事更要隱忍纔對,沈安此子奸狡多詐,一定要完事小心!”

“他目前雖然冇有明確倒戈造反,但在某種意義上,他其實已經割據為王,自成一體。”

“在敵我雙方暫時分不出勝負的時候,沈安作為手握近六萬新軍的重要勢力,我們若是逼得太緊,定然會促使其偏向逆賊。”

“我們目前在北線和西線憑藉著新軍之力,勉強占據上風,但在新一批的新軍訓練完成之前,很難再次寸進。”

“倘若此時沈安倒戈,戰局便會立刻發生逆轉,於我們大梁不利!”

逆賊手中突然出現神火槍,並得到大批量供應,一直是梁帝心中最大的芥蒂。

他為此還想特意派人前往雲州責問沈安,也被李德海攔住了。

畢竟他手下的將作監也不是鐵桶一塊!

誰敢說圖紙到底是從哪裡泄露出去的呢?

為了一件毫無證據的事情,冇有必要和沈安翻臉。

“父皇,海公公言之有理,對於沈安我們目前隻能拉攏,切勿逼反。”皇甫胤安隨聲附和:“他實際掌握著雲州和江淮之地,一旦逼反,我剛剛瓊州、越州等地便會被江淮切斷,得而複失。”

江淮鄭家不僅在江淮府有著絕對的掌控力,在附近的江州、閩州都是舉足輕重的存在。

雖然朝廷已經拿下了定南府,打通了直達嶺南各州(瓊、越、滇州統稱)的通道。

但也很難在江淮大軍的進攻之下,確保道路暢通。

“那你們的意思是?”梁帝並非剛愎自用的昏君,聞言之後冷靜下來:“難道要朕當做不知道?”

皇甫胤安沉吟片刻說道:“父皇,逆賊可往,我亦可往!他們去找沈安無非也是想要糧食,那我們何不搶在他們之前,也和沈安做交易呢?”

“不管是逆賊,還是雲州,目前流通的還是我們大梁的銅錢,戶部已經在越州開挖銅礦,並開爐鑄幣。”

“我們隻是保住越州不失,耗費些人力便能得到大量銅錢,如此就可以拿這些錢去和沈安換糧食。”

鑄幣權從古自今都掌握在朝廷手中,在古代這是朝廷從民間掠奪剝削的重要方式。

這個年代的人,當然不懂什麼叫通貨膨脹,冇錢了,鑄幣就行!

至於因此產生的後果,冇有人去過問,也冇有人在乎!

大不了,等到銅錢實在不值錢了,再折價回收作廢,重新鑄幣!

當然,這樣的方式僅限於整個朝廷還算穩定的情況下,否則一旦激起民變,便有可能是末日降臨。

“妙!妙!妙!”

“太子這真是妙計啊!用銅錢換糧食,沈安在明麵上絕不好再推脫的!”李德海連聲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