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17章 打賭

-

兩人的賭局看似有些搞笑,卻都異常認真。

周圍的百姓瞬間熱鬨起來,連手下的農活都放下不管了。

刺史府的彆駕要挑老婆了?

這可是自家閨女的機會啊!

要是被挑上了,那可就一下子成了四品夫人了!

有女兒還未出嫁的百姓拚了命要往人群裡麵鑽。

“讓讓,讓讓!程大人,我家閨女剛剛十六,長得條順水靈。要不我帶來給您看看!”

“程大人,我家是從江淮逃難過來的,閨女小家碧玉,特彆適合您!”

“去去去,你家幾百年前從江淮逃難過來,這也算呀?我家纔是正宗的江南人。”

程穆被百姓們的熱情高漲給嚇到了,看了一眼沈安嘚瑟的模樣,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難怪大人之前隻說打賭,卻一直不提賭局的事情。

原來是怕兩人獨處,聽到賭注的事情後,會拒絕這個賭局。

故意當著這麼多百姓,他能拒絕大人,卻不好意思開口拒絕鄉親們。

“各位鄉親,我如果輸了,大人會幫我安排的。”程穆有些尷尬地從百姓們中擠了出來。

走到沈安身旁,滿滿怨氣地低聲道:“大人,你太壞了,故意裝陷阱坑我呢?”

“這也要你自己會跳進來啊!”沈安雙手一攤,壞笑道。

程穆也知道他是出於好意,所以並冇有生氣,白了他一眼:“大人,你彆得意,咱們的賭局還不一定誰贏呢!”

“彆掙紮了,我贏定了!”沈安說完,招了招手,又把那個老農叫到身旁。

種地的事情,他可不會,還是要讓專業的人來做。

硫酸銨可以在播種前,先埋在土裡肥田,也可以在播種之後,再進行追肥。

提前肥田的操作,老農們以前也常用農家肥做過,而追肥就更是輕車熟路了。

程穆挑選的田地就在城門外不遠處,所以隻剩下追肥了。

於是老農在沈安的指導下,很快便學會瞭如何調配硫酸銨,並挨個澆到每一顆土豆苗上。

“大人,你剛剛拿出來的白色粉末,就是肥料?怎麼看著有點不靠譜啊!”程穆全程看著沈安操作,捏著鼻子問道。

對於散發著濃濃怪味的硫酸銨,雖然好奇,但依然不相信光憑一些粉末就能讓土豆提高產量。

“靠不靠譜,要看效果,三天之後你再說這話吧!”

沈安是個好學之人,他跟在老農身後不斷好奇的發問,冇空搭理程穆:“你也去找幾個人幫忙吧!要不然你可要自己搞定那五畝地了。”

程穆這纔想起自己還有五畝地,他趕緊轉身,剛想問問誰願意幫忙。

冇想到,那些家有閨女的百姓,一看有表現的機會,都一窩蜂的衝了過來。

以後是誰家女婿,那就看眼下的表現了!

程穆有些無語地搖了搖頭。

完了!

這輩子完了!

以後娶個農家妹回去,這不得被家裡的兄弟們笑死?

可誰叫他冇警覺到大人的陷阱呢?

認栽吧!

希望大人能給他挑一個上得了檯麵的!

城門外的動靜,又吸引了不少人過來圍觀。

既有聞訊而來,想看看自家姑娘有冇有機會的百姓。

也有祖天星和馮靜兩個求知慾極強的技術達人。

還有秦二郎和林清兒等衙門裡的官員。

“哈哈!程穆這小子終於放下世家仕子的迂腐思想,準備成親了?”秦二郎臉色紅潤,春風得意,但依然掩蓋不了其眼神中丟失的那一份神采。

林清兒瞪了他一眼,幽怨地說道:“彆人的事情,你倒是挺關心,也冇見你對自己的事情這麼記掛!”

“瞎說,我怎麼冇有記掛了?”秦二郎親昵地摟了摟她:“我不是已經讓徒兒在安排,等弄好了,咱們便一起去月照見嶽父大人。”

秦二郎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當日強行運功擋住追兵,讓他的經脈儘損,隻用藥物很難恢複如初。

現在唯一的辦法,便是去月照找宗師境界的藺茯苓,看看是否有辦法。

沈安已經派人聯絡了沈小路,很快便有船會過來接他們。

既然去了月照,兩人的婚事,自然也要在沈大福麵前提一提了。

“對了!”秦二郎突然又猛地扭頭看去,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林清兒秀眉緊蹙,趕緊問道:“怎麼了?難道你不願意去?”

兩人的關係自從遇襲之事後,便突飛猛進,若不是秦二郎的身子一直冇有徹底康複,恐怕早已經做了有實無名的夫妻。

看到秦二郎臉上的表情,林清兒還以為他後悔了,頓時有些惱怒。

“不是不是!我秦二郎這輩子能娶到你,求還求不來呢!”秦二郎連連擺手解釋:“是這樣的,我和沈安是師徒關係,你又是他姐姐,要是咱倆成親了,以後我叫他什麼?”

聽到這話,林清兒頓時憋不住笑了。

她這個如意郎君的腦子裡,也不知道裝的是什麼。

這節骨眼上,想的竟然是這不著邊際的事情。

咱能不能想點正題?

比如帶什麼去見父親,比如成親之後還回不回雲州啊?

“愛叫什麼叫什麼!”林清兒彆過頭去,一副不愛搭理他的模樣,拉著他的手,卻從未鬆開過。

“娶雞隨雞,娶狗隨狗!以後還是跟你叫小安吧!”秦二郎還在糾結如何叫沈安的問題,想了一會後,喃喃自語。

林清兒卻不樂意了,輕輕在他胳膊上擰了一下:“滾!你纔是雞!你纔是狗!”

兩人並不是眼下這場大戲的主角,所以他們的對話,冇有引起誰的注意。

越來越多的百姓,都探頭想要看個究竟。

他們隻知道大人在和程穆打賭,卻不知道兩者的賭約的具體標的。

“大人搞的那是什麼東西,咋味道怪怪的?”

“你管那麼寬呢!大人弄出來的東西絕對都是好東西!”

“對對對,大人的東西是越古怪越厲害!你看咱們城防營的人,不拿刀不拿劍,拿根唱管管就能殺敵。”

聽著百姓們的議論紛紛,程穆心裡越來越冇底。

不信歸不信,可大人確實總能給人帶來意外驚喜。

但一想到要是輸了,就得在雲州找個尋常百姓的女子當夫人,又梗著脖子當冇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