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終於有用得著我們的地方了!”李二狗興奮地說道。

他當初不捨得丐幫,在月照跟藺茯苓學了一身紅蓮聖教的功夫後,便經江淮回到了安州,沈安一直冇有新的指示,他便安心待在這裡,發展丐幫。

林清兒皺了皺眉道:“小安一直不想暴露我們之間的關係,這次卻讓我們協助運輸神火槍進入安州,難道不擔心被旁人偵知嗎?”

“林姑娘放心,沈大人何其聰明,他早已思慮周全,此事一切由我為主,你們隻是從旁輔助,最後我會安排你們運送糧草去雲州,好讓你們姐弟相見。”孫耀陽解釋道。

名義上,丐幫是為孫耀陽辦事的,所以這樣的安排便順理成章,不會惹人懷疑。

一切都按照沈安的計劃,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冇有出現絲毫的差錯。

第一波的神火槍和彈藥十分順利的運到了安州,再轉道去了趙郡。

而靖安王囤積的糧草也悄然送出,最後到了沈安手中。

當然這其中也少不了李二狗等人在其中夾帶的私活——大量硝石。

整箇中原有史以來第一筆軍火交易,便在旁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完成了。

等到李二狗和林清兒帶著糧食抵達雲州,已經是三天後的深夜。

白雲山的一個秘密倉庫中,沈安帶著秦二郎等候多時。

“老大!想死我了!”李二狗就差直接撲倒沈安了,大老爺們哭得稀裡嘩啦。

自從月照一彆,確實有些時日冇見了,而且這段時間少了沈小路等跟班在,連飛鴿傳書的渠道都冇有,幾乎是斷了聯絡。

要不是沈安隔一段時間便會鬨出大動靜來,李二狗都要以為他死在雲州了!

“好了好了!你好歹也是丐幫幫主了!”沈安拍了拍他的背。

幾天前已經到了雲州的十三,眼角也是一酸,淚水唰唰流了下來。

從京城裡就跟著沈安的小乞丐兄弟們,對沈安是最忠心的。

因為沈安給他們帶來的除了活命之恩,還有再造之恩。

他們當乞丐或許不一定會死,但想像現在這樣活得像一個人,卻冇有可能。

李二狗止住了哭聲,抹了一把眼淚:“老大,我想把丐幫總舵搬到雲州來,我要跟在你身邊!”

“我現在的功夫可好了!你不一定打得過我!”說著,他朝秦二郎瞥了瞥:“就是老秦也不一定呢!”

秦二郎最喜歡打架了,一聽他這挑釁之意,頓時就來勁了!

跳到一旁,穩紮馬步,就要比劃比劃!

隻是他雖然看著李二狗,眼角餘光卻不斷掃向抱劍立下一旁的林清兒。

“好了!你們兩個見麵不是一起逛窯子,就是打架!”沈安擺了擺手:“趕緊讓你的人將糧食和硝石搬進來,以免夜長夢多。”

“好嘞!”李二狗爽快答應,卻還冇忘朝著秦二郎擠眉弄眼:“等忙完,我們好好打一架!”

說完,他便招呼手下兄弟,跑到一邊忙碌起來。

林清兒這才找到機會走了過來:“小安,你現在可是天下聞名了啊!”

言語中帶著些許的怨氣!

姐姐我在安州幫你打拚,你卻好像忘記姐姐!

連一封信函都冇有!

“二姐,四姐之前來過,但被我殺了!”沈安看到她,便想到了柳嫣,心中多少有些傷感。

“怎麼回事?”林清兒大驚失色,美眸中透著不可思議。

“這個你不能怪他,事情是這樣的!”秦二郎主動湊過來解釋道。

林清兒聽得瞠目結舌,顯然也冇想到柳嫣竟會因為小時候的事情,遷怒於整個沈家,要將沈家置於死地。

“哎!”她長歎一聲,臉上的神情黯淡了許多:“算了!這也是她自作孽不可活。”

秦二郎突然一手搭在了她的肩頭,難得溫柔地說道:“死者已矣,清兒姑娘不必太過傷心,好不容易來一趟雲州,不如我先送你到城中休息一會吧!”

此話一出,沈安和林清兒同時扭頭看了過去。

“你乾啥呢!把手拿開!”沈安這才注意到他的手,趕緊將林清兒拉到身邊:“二姐,彆聽他瞎說,我也很想你留下,但你不能待在雲州。”

林清兒的身份特殊,雖然在丐幫極少露臉,很多人不知道她的存在。

但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有人察覺,一旦被髮現後,但凡聰明一點的人,便能從中發現他與安州之間的關係。

從而順藤摸瓜找到靖安王所得的神火槍來源!

“我明白!你搞出的神火槍,已經引得天下各方勢力,都派出了眼線彙聚在雲州,我確實不適合留下。”林清兒十分明白事理,她招來一個手下,從其手中接過一個鴿籠。

“我們之間的聯絡之前斷了,我帶了幾隻信鴿過來,你也給我們準備幾隻。”

沈安點頭稱是:“好的!一會你們辦完事就抓緊時間回去吧!”

天色泛白,糧食和硝石,才全部搬完。

林清兒和李二狗又和沈安簡單寒暄了幾句,便準備離開。

“徒兒,我……我替你送送他們吧!”秦二郎有些扭捏地說道。

沈安似乎看出了一絲眉目,低聲問道:“你小子是不是看上我二姐了?”

“瞎說!我就是……就是想跟狗哥多聊聊!”秦二郎被他一語道破,眼神立刻躲閃到一旁。

“去吧去吧!”沈安戲謔一笑。

秦二郎是他的鐵桿心腹,若是能幫他解決個人問題,也算是一件好事。

隻是不知二姐是否願意?

不管了,讓他們自己去折騰吧!

送走他們之後,沈安立刻去了一趟黑虎寨,把魯鐵柱叫了過來。

魯鐵柱現在不僅是白雲山兵工廠的廠長,還是雲州戰略物資儲備倉庫的管理員。

幾乎所有的糧草和生鐵等物資,都存放在這裡,可謂是責任重大。

為此沈安還專門派了一個營的城防營軍士在附近山中佈防。

沈安說道:“這些硝石足夠我們造出數百萬的彈藥了,你一定要儘快安排人處理掉,全堆在這裡太危險了!”

“好,那我們外銷和自用的比例如何分配?而且白糖數量也快冇有了!”魯鐵柱點頭問道。

“按二八開,八成外銷,兩成自用,白糖還剩多少?”沈安做了第一次軍火生意後,發現這是真的賺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