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言語堅決,態度篤定,絲毫冇有商量的餘地。

皇甫胤安和盧仕忠冇有異議,都看出了梁帝要和靖安王撕破臉了。

雁蕩關是趙郡的門戶,入關之後便一馬平川,靖安王一直重兵把守,豈會輕易交出?

劉光譜也心中大驚,晉西劉氏的根基也在趙郡,看來這次戰禍難免了!

他突然意識到,梁帝近些日子當起甩手掌櫃,或許也是一種策略。

無需同時麵對捆綁在一起的世家利益集團的反對,而樞密院中,太子是梁帝的兒子,盧仕忠和王昭德都是帝黨集團,梁帝則隻要搞定他一個人即可。

高明啊!

這招實在高明啊!

劉光譜當然不知道,梁帝其實壓根就冇有這種想法,而是要從繁忙的政務中抽身出來,集中所有精力,秘密訓練新的天子禦衛。

據新軍大將徐昊天奏報,再有半月左右,新軍便能形成戰鬥力!

看著幾人領旨離開北苑,梁帝心情大好:“這個沈安每次都讓朕很頭疼啊!”

沈安又立下了大功,以一舉之力改變了整個北地百餘年的格局。

更為他創造了打破上千年世家門閥製度的機會。

該不該獎賞呢?

可沈安已經是破天荒的正二品刺史,最年輕的郡公了,總不能再封吧?

李德海拎著毛巾站在身旁,他深諳帝心:“陛下,老奴聽說沈安大婚之日便在本月初九,不如再讓公孫度走一趟,給陛下您的侄女安雅君封個二品誥命夫人。”

聽到這話,梁帝眼前一亮。

對啊!

封不了沈安,還可以封他夫人啊!

這也是賞賜啊!

“好主意!不過隻封安雅君還不夠彰顯公孫度替朕許下的話,沈安的父親之前不也有爵位在身了嗎?他教出了一個好兒子,自然也有功,你一會讓齊王來見朕!”梁帝舉一反三,想到了一個更好的破解之法。

“是!”李德海拱手說道:“陛下準備動手了?”

梁帝微微頷首:“朕等這一天等了太久,終於讓朕等到了!如今北地的問題被暫時按下,若是沈安和江淮再置身事外,朕有把握在三年之內解決這群世家豪族!”

“若是錯過這個機會,朕不知道還有冇有這個時間等下去。”

他從登基至今,便心存大誌,滿懷抱負,想要徹底解決困擾皇室上千年的門閥問題。

隻是北地不寧,才讓他不敢輕易動手!

就好像他名正言順的想要搞定江淮鄭家,西魏都在其後蠢蠢欲動,更不要說全國大亂,西魏會有什麼動作了。

但現在西魏鎮南王之死,讓他們內部已經先亂了起來,又有沈安坐鎮北地,這就是機會!

至於沈安是否會成為其中的攪局者,他卻一點也不擔心。

從這次雲州之事來看,沈安雖然倨傲,但是個有底線的人,叛國叛族之事,絕不會做,這便是他相信沈安會為他守住北國門的原因。

他甚至篤定,沈安絕不會捲入皇室和門閥之間的鬥爭,因為這樣隻會讓西魏有可趁之機,沈安背不起這個千古罵名!

而且這場仗從何處下手,他也已經想好了!

趙郡!

靖安王和晉西劉氏!

晉西劉氏雖然暗地裡投靠了太子,但這些世家門閥哪裡會真心投靠,權鬥中哪方有利就投哪方,可真要是動了他們的根基,就是主子也會咬上一口!

離開北苑後,劉光譜立刻尾隨皇甫胤安,去了東宮。

“太子殿下,此事您一定要為微臣做主啊!”劉光譜跪倒在地,身子匍匐,恭敬異常。

“快起來!”皇甫胤安伸手將其扶起:“父皇其實說得冇錯,眼下雲州人丁稀少,就算把土地還給你們劉氏,又產不出糧食來,還不如先讓沈安蹦躂幾天,順便幫你把土地耕種一番,等到我們弄死沈安,還怕那些田地會長腳跑了嗎?”

安慰歸安慰,皇甫胤安心中卻是一陣冷笑。

他現在的城府已經可以和梁帝不相上下了,也從父皇剛剛的操作中,看出了一絲端倪。

父皇似乎準備和靖安王攤牌了!

雙方一旦開戰,晉西劉氏身處趙郡,恐怕也很難置身事外,是鐵了心投靠朝廷,還是為保家業,重歸靖安王旗下?

到時候晉西劉氏哪有空去想雲州田地的事情?

而且父皇對沈安的態度,似乎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已經不再急切的想扼殺他,反而有種利用的感覺。

利用沈安牽製西魏和靖安王!

隻是不知這種利用,會不會變成養虎為患!

“太子殿下,微臣指的可不是雲州田地,而是靖安王!”劉光譜一看皇甫胤安裝傻,也不再隱晦,乾脆直言道。

“丞相大人先請起!”皇甫胤安微微皺眉,依然故作不知:“靖安王難道為難你們了?”

“殿下何必明知故問呢?陛下旨意明顯是要逼反靖安王,我劉氏在趙郡安身立命,一旦戰禍降臨,恐怕劉氏很難再為太子效力了。”劉光譜不樂意了,從地上站了起來,麵容變得難看了許多。

裝什麼裝?

你父子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麼大的事情,也不跟我們商量商量,就這樣直接做決定!

看來是壓根冇把我們劉氏放在心上!

皇甫胤安臉上立刻顯出驚愕之色:“丞相大人此話怎講?父皇怎麼會逼反靖安王呢?”

他當然明白劉光譜話中的意思,可在這個時局下,他必須裝傻充愣。

雖然他不知道父皇為何會選在這個時候動手,但父皇可不是個衝動之人,定然是有一定的把握,纔會作出如此抉擇。

勝負未可知,但他若是在此時敢有任何反對的言論,恐怕儲君之位便頃刻換人了。

“哼!太子既然如此態度,那微臣也就不再多說了。”劉光譜冷哼一聲,甩袖離去。

事關者大,他必須儘快將訊息傳回家族,以作萬全準備!

等他走遠,皇甫胤安立刻叫來侯近山:“立刻傳令暗影,停止所有針對沈安的動作,但雲州境內的訊息,仍需時刻上報。”

“傳令天機閣在趙郡的所有人,密集探查靖安王的一舉一動!”

父皇要對靖安王下手,他這個做兒子的也得做些事了!

大梁的曆史進程,已經因為沈安而悄然發生了轉折。

重大的轉折!

幾日之後。

大梁京城掀起了一陣熱議風潮。

“西魏要和談了!”

“終於不用打仗了!”

“太好了!”

街道上,茶樓中,人群奔走相告。

打了一百多年的仗,總算要休戰了,這對於百姓而言,絕對是天大的好訊息。

從此再也不用擔心睡夢中被人拉了壯丁!

從此再也不用繳納每年征收的甲丁稅!

他們哪裡知道,和西魏是不會打仗了,但大梁的戰端,卻指日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