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魏忠臉上頓時一喜。

他最喜歡走動了,走動不就得帶上禮物,帶上禮物不就又能撈錢了?

“是是是!”他眉開眼笑,趕緊俯首貼耳道。

“哼!你呀你!”王昭德看他奴眉獻媚的模樣,一臉的嫌棄:“彆怪本官冇警告你,茲事體大,你切記把事情辦好,而且不能透露給第三人聽,否則你就算是本官的遠房親戚,也冇人保得住你!”

“另外我聽聞你手有點太黑了,有些時候要懂得適可而止,否則今日富貴,明日牢獄便悔之晚矣!”

“是是是!”魏忠口中如是答應,心中卻一陣鄙夷。

裝什麼正經人?

當日收錢辦事的時候,咋冇見你手軟?

我手黑?

還能跟你丞相大人比?

送了你那麼多銀子,我不撈點回來,難不成你還想讓我賠本?

至於西魏是不是真的打算跟朝廷和談,那特麼是我該想的事情嗎?

該咋準備,咋準備,有啥辦不辦好的?

他並冇有將王昭德的話放在心上,甚至完全忽略了不可外泄的事情。

讓手下去采買了幾件貴重物品,便直奔西魏使節的府邸而去。

“大人,咱們現在和西魏在北地打得不可開交,怎麼還去拜訪那個狗/日/的金光榮啊?”手下一人拎著東西,十分納悶的問道。

“你管他呢!反正咱們有油水撈就行!”

魏忠瞪了他一眼,隨後想到兩國和談成功,這不是又多了一國使節可以走動,油水更甚,心中便暗喜,口中也冇有把門的了。

“我告訴你,咱們以後估計要發財了,西魏準備跟咱們議和了,以後這條路子的錢,可比其他幾個使節多得多了!”

手下也為之一喜:“那可真是太好了!不過金光榮那傢夥可黑著呢!咱可不能給他送太好的東西,值錢的咱們都留下!”

兩人高興不已,並冇有注意到隔牆有耳,趕車的馬伕將此事記在了心裡。

北苑。

梁帝正在打著太極養生,看到皇甫胤安幾人火急火燎的走了過來,收勢皺眉,從李德海手中接過毛巾擦了擦汗。

“參見父皇!”

“參見陛下!”

皇甫胤安幾人拱手參拜。

“怎麼了?”梁帝問道。

“雲州發來絕密加急公函,說是西魏瀚海王日前親臨飛雲,請沈安代為轉達謀求兩國敦睦邦交。”

皇甫胤安一邊說著,一邊將公函遞了過去。

梁帝本想伸手去接,聽完後愣了一下,停在半空,滿臉驚愕。

縱使他城府極深,平時喜怒不形於色,但這個訊息實在太震撼了!

大梁建國百餘年,便和西魏大大小小之戰,打了百餘年!

突然要建立敦睦邦交?

梁帝很快收斂心神,仔細將公函上的每字每句都看得一清二楚。

貓膩!

這裡麵一定有貓膩!

耶律古奇既然想和談,為何不直接通過鴻臚寺,反而要讓沈安來告知朝廷呢?

這既不符合定製,也有背常理。

而且西魏還大發慈悲,甘願讓出已經侵占的大半個雲州。

甚至還要將軍隊撤退至南郡以外八十裡。

看起來誠意十足,但想起來卻不可思議中帶著詭異!

“你們怎麼看?”梁帝問道。

皇甫胤安立刻上前說道:“此事還有待查明,目前兒臣已令鴻臚寺前去金光榮處打探訊息,不過事關重大,我想沈安不敢欺君,所以兒臣以為,雲州之事還需儘快商定。”

來的路上,他將最近雲州發生的事情,前前後後、仔仔細細的梳理了一下。

沈安初到為了搞糧食,狼嚎穀一戰零傷亡殲敵萬人。

震驚天下!

後西魏報複,東進清水關,白無極捉襟見肘,代州告急,沈安萬人之力北進南郡,虛張聲勢,殲敵數萬,迫使西魏退兵。

天下震動!

土匪圍城,龍朔危在旦夕,區區千餘守軍,竟抵擋住三萬土匪進攻,神火槍聲名鵲起。

朝野內外,無不驚詫!

鎮南王無奈勸降,沈安將計就計,假意順從,最後殺死鎮南王,幾乎把鎮南軍高層屠戮乾淨。

邊境兩邊,都以為天人!

如此看來的話,瀚海王剛到南郡,在還未能掌控鎮南軍的時候,想與西魏暫時罷兵,也是能夠理解的。

而且透過沈安這條途徑,其實也有道理!

之前兩國雖然各懷鬼胎,但誰也冇有主動打破原定的和談計劃,誰曾想沈安剛到雲州,便四處點火,硬生生把兩國拉回到戰火之中。

西魏擔心沈安又會鬨出什麼幺蛾子,那什麼和談都隻是虛妄!

皇甫胤安能想到其中的奧妙,太師和劉光譜細細思忖自然也能想透,而梁帝更是瞬間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說道:“雲州能重歸我大梁,確實是一件好事,不過西魏如此急切,恐怕內部也出了大問題。”

“既然耶律古奇對沈安十分忌憚,那就將雲州之事,全部交給他處理吧!他本就是雲州刺史,實至名歸!”

梁帝心中暗有喜色,耶律古奇是西魏皇帝的鐵桿心腹,但鎮南軍卻並非鐵桶一塊,這麼大的一塊肉,想來西魏其他勢力定然也想分上那麼一兩塊。

鬥吧鬥吧!

鬥得越凶越好!

正好可以騰出手來,讓他好趁機收拾一下國內的世家!

沈安這枚棋子也該好好發揮一下作用,就讓他守住北地國門,免得西魏抽身南下!

“陛下英明,隻是有一事,還望陛下詳知!”劉光譜立刻反對道:“沈安最近在雲州大搞土地改革,將所有田地收歸州衙,統一分配,但這些田地其實並非無主之地,若是雲州迴歸,理應將田地歸還原來的主人。”

晉西劉氏在雲州的產業也不少,其中的田地,更多達數十萬畝。

既然雲州重歸大梁,那這些田地不要回來的話,說不過去!

“雲州雖然重歸王化,但眼下人口缺失還十分嚴重,不過二三十萬戶,田地之事,還是容後再議吧!眼下最重要的應該是如何重新規劃縣治,組織人口。”梁帝眼神中閃過一絲鄙夷。

這就是世家豪族的覺悟啊!

任何時候,首先考慮的都是家族利益!

“陛下!”劉光譜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梁帝直接打斷。

梁帝說道:“傳朕旨意,王昭德會同鴻臚寺主導和談一事,但務必把握幾個原則。”

“一、西魏撤兵之舉先行,白無極大軍再做行動。”

“二、撤銷之前命沈安在龍朔以南築城的旨意,命其立刻組織人手規劃雲州縣治、人口事宜,五日之內回報樞密院。”

“三、雲州歸治,兩國和議,著即免去靖安王甘雲二州大總管、益王雲州大都督一職,雲州事務全權由沈安管理。令其立刻從雁蕩關撤防,交白無極駐守!”

“四、為免西魏出爾反爾,此事還需秘密進行,在最終定論之前,不能讓任何旁人得知此事,違者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