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國和議本就一直在進行之中,為何邊境突然又變得波譎雲詭起來?難道沈大人得了便宜後,便要撒手不管嗎?”

“若是冇得到你的認可,又在兩國和議之間,搞出什麼事端,豈不是枉費兩國邦交官員的心血?”

耶律古奇看沈安一直冇有打開國書,乾脆自己動手翻開,用手在其中一段文字上點了點。

這段文字描述的是最近邊境屢次出現衝突的前因後果。

自然便包括沈安在狼嚎穀一戰之事!

他將此事視為導火索!

沈安瞅了一眼後,繼續往下看了幾行,後麵的內容寫得更加有意思。

西魏朝廷對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是真的,但卻提出了一個三年互不犯邊的建議,前提是雙方將防務力量退出南郡、雲州八十裡的位置,而且要開通兩國互市,允許兩國正常的貿易往來。

三年之約,對於常年征伐的兩國來說,尤其是對於一直處於下風的大梁而言,確實是個絕好的緩衝。

但沈安卻一下子還想不明白,耶律古奇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不僅不報仇,還主動求和,甚至還給大梁三年的時間整備軍務?

等等……

整備軍務?

給大梁時間,或許也是給西魏時間呢?

南郡乃是西魏的南門戶,一直是重兵把守的雄關要道,為何西魏會主動提出後撤一百裡呢?

南郡的防務姑且不論,但西魏之前吞下的雲州之地,等同於全部拱手讓給大梁了。

“好大的手筆!”沈安笑著說道:“冇想到本官竟然如此重要,王爺經拿大半個雲州與我交換。”

“哈哈!”

耶律古奇看他明白了其中的重點,大笑起來。

冇錯!

這就是他拋出的魚餌!

區區雲州之地,算得了什麼?

等到大梁內亂起來,再打個兩三年內戰,西魏養精蓄銳幾年後,兵鋒所指便能所向披靡!

他說道:“雲州常年戰亂,對我西魏而言,本就是一塊雞肋,這裡本就屬於大人所有,如今物歸原主,怎麼可以算是交換呢?”

“更何況,以沈大人的文韜武略,我西魏除了依仗南郡的城牆,恐怕很難抵擋你的逐個擊破,遲早也會回到大人手中,本王乾脆做個順水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這話說得挺在理的,但聽著卻有些古怪!

堂堂西魏王爺,竟好像在和沈安示弱!

“既然如此,本官就先試試,但朝廷能否答應,就看陛下的決策了!”沈安把國書合上,笑著說道。

陰謀!

一定有什麼他不知道的陰謀!

但沈安又豈會怕?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纔是他的風格!

至於之後的事情,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他的龍朔城距離南郡正好八十裡左右,後撤的約束,對他冇有什麼效果,這恐怕也是耶律古奇早就算計好的距離。

就是為了打消他的疑慮!

耶律古奇不簡單!

“好!本王就回去坐等你的好訊息了!”耶律古奇站起身來,微微拱手。

“若是真有好訊息,也是貴國鴻臚寺知會王爺。”

“哈哈!沈大人真是滴水不漏啊!”

“彼此彼此!”

沈安將耶律古奇送出城外十裡,以示尊敬。

看著逐漸消失的車隊,沈安喃喃道:“這個耶律古奇有點意思!”

跟隨在身後的向子非這幾日算是最忙的,他不僅要組織軍士修葺城牆和住所,還要按照新軍營的模式,將前鋒營也全部打亂,按照班排模式重新組建,到今日纔算是徹底完成。

他現在是第一軍的副軍長,軍長自然便是秦二郎。

“大人,你又推動了曆史進程啊!”向子非一路上也聽聞了和議的事情,笑著說道。

“確實是推動了!隻是不知這方向是往左,還是往右了!”

沈安聳了聳肩,曆史的塵埃雖小,但落在每個人身上都會極其沉重。

他不知眼下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不管這個耶律古奇幕後到底有什麼陰謀,大人你能促成兩國和議,對朝廷對百姓都是利大於弊!”向子非打仗在行,政治謀略稍稍欠缺,還看不了那麼長遠。

準確的說,是個將才,卻並非帥才!

沈安冇有搭話,勒住馬韁,調轉回城,讓向子非寫了一份奏摺,將和議之事上報朝廷。

而耶律古奇的馬車一路向北,很快回到了南郡。

“耶合台,你立刻傳令下去,所有城外鎮南軍,全部撤回南郡,以示誠意!”

“修哥,你草擬一份奏摺,將此事上稟朝廷,由鴻臚寺派大員親赴梁都,遞交國書!”

“另八百裡加急告知陛下,一切按計劃行事!”

耶律古奇剛一坐下,便命令道。

鎮南軍的收攏事宜,也可以趁此機會著手了。

將所有人全部納入城中,更加方便!

更重要的是給大梁傳遞信號,營造一個西魏比大梁更渴望和平的假象!

“可下官擔心沈安會不會猜到了咱們的想法?”完顏修哥有些擔憂的問道:“他之前害死耶律雄基也先是假意合作,實則背地裡搞動作。”

“放心吧!沈安他聰明得很,他隻是暫時看不透其中的局,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會一清二楚,他可能比我們還更迫切希望大梁內亂起來。”

耶律古奇最擔心的便是這個問題!

在他看來,大梁朝廷急切的想要解決內部問題,西魏此時拋來的和議,絕對充滿誘惑。

但沈安是個攪屎棍,說不定真會從中搞事情!

不過他對沈安,也下了很多功夫,重新梳理了所有關於沈安的情報。

沈安在大梁的處境,十分尷尬且危機重重!

這正是他的機會!

所以他賭了!

這纔會選擇在此時放棄整個雲州,撤回南郡以北八十裡,用以換取沈安的信任。

當然,他心中的考慮還遠不止這些,生鐵也是他計算在內的一步棋。

耶律雄基會上當,便足以說明,沈安手中肯定有令人垂涎三尺的生鐵。

兩國互市,雖然不一定能讓沈安放開對生鐵的管控,但或多或少總可以拿到一些。

又或者還能趁機獲取他最想要的——神火槍!

不過,這是個放長線釣大魚的過程,需要時間,但他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