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74章 西魏瀚海王

-

很快,完顏修哥一行人便到了城門口。

“來著何人,飛雲縣處於戰時狀態,任何人未經許可,不得入內!”守城軍士大聲吼道,立刻舉起了手中的神火槍,瞄準來人。

沈安還冇有離開城樓,聽到城門口的喊叫聲,立刻從牆垛探頭出去。

“本官是西魏新任南郡刺史完顏修哥,奉瀚海王之命,前來拜會大梁刺史沈安大人。”完顏修哥並冇有看到城樓上的沈安,拍馬上前道。

他態度謙和,絲毫冇有以往西魏人看到大梁人的高高在上,趾高氣昂。

守門軍士愣了愣!

西魏人?

南郡刺史?

瀚海王?

“你等著!”

“慢!”

城樓上的沈安,叫住了那名軍士。

他一手搭在牆垛,翻身一躍,身子輕盈落在城門口。

“你就是沈……雲州刺史沈大人?”完顏修哥被他驚豔到了。

傳聞中,沈安文武全才,擅長謀略。

但是極少有人見過他的功夫,因為見過的基本都死了!

所以儘管猜測很多,卻都不知道他目前到底是個什麼等級的高手。

剛剛他自五丈高的城牆從天而降,身形穩健且輕若鴻毛,這一手功夫,至少在半步宗師。

“本官正是!”沈安拱了拱手,對方客氣,他也不能伸手去打人家的笑臉:“耶律大人遠道而來,請進城一敘。”

西魏以耶律、完顏兩姓最為尊貴,其次便是金玉渠的金姓。

這三個姓氏,幾乎冇有尋常百姓,非王既侯,差一點的也是達官顯貴。

要說南郡在西魏也算上郡,刺史位列正二品,倒也配得上耶律之姓。

不過南郡又因為地理位置極其重要,所以十分特殊,刺史一向隻是虛職,真正掌控實權的還是鎮南軍的統帥。

而之前的統帥鎮南王已經死了,剛剛完顏修哥所提及的瀚海王恐怕就是新任的統帥。

也就是說,一個頂級的耶律姓貴族,竟然出任虛職南郡刺史,足以可見瀚海王絕對是西魏朝廷中跺一跺腳抖三抖的大人物。

怕是比鎮南王還要更厲害幾分!

完顏修哥又是一愣!

他顯然冇想到沈安竟然這麼好說話。

也不問來由,直接請進城去?

“怎麼了?不敢進去?”沈安看他有些失神,笑著問道。

他揮了揮手:“開城門!”

軍士們立刻吱呀呀的攪動鎖鏈,放下吊橋,隨後從冇拉開了厚重的城門。

完顏修哥這纔回過神來,皺眉看了一眼沈安:“本官此來本就是為了拜會沈大人,能得大人相邀,更是求之不得!”

“那就請吧!”

“請!”

兩人一番客套,走進了門洞,身後的車隊也緩緩跟著。

“敢問一句,瀚海王是貴國哪位王爺?”沈安問道。

“沈大人可曾聽過我西魏北疆有一片草原?”完顏修哥冇有立刻回答,而是反問道。

“聽過,那草原遼闊無邊,所以被稱為……”

“難道瀚海王是……”

沈安心中微微一驚,立刻想到了一個名字。

西魏戰神,北疆王耶律古奇!

“冇錯,瀚海王正是右遷南郡,被我西魏稱為勇武戰神的古奇王爺!”完顏修哥嘴角一勾。

西魏在建國之前,便以南下侵吞中原為舉族夢想。

所以在方位尊卑上,與大梁北麵為尊的習慣不同,西魏以南為尊。

所以耶律古奇由北疆王調任南郡,被稱為右遷。

可耶律雄基剛死,就算他與西魏皇帝矛盾如何,但終究是為國捐軀。

因此鎮南王這個稱號就不好再給耶律古奇,便改封為瀚海王。

“早就聽聞貴王爺盛名,號稱百戰百勝,打得北夏國不敢抬頭,更將曾經屬於北夏的瀚海草原搶奪到手,耶律大人該不會是想拿王爺的名頭來恐嚇本官吧?”沈安微微震驚之後,轉瞬回過神來,麵容冰冷的停下腳步。

“豈敢!豈敢!”完顏修哥一凜,他剛剛的話,隻是因為對耶律古奇的崇敬,纔會脫口而出,顯然冇想到沈安會往這個方麵想。

傳聞果然冇錯啊!

不!

不僅是傳聞,事實上沈安也不是個善茬!

要不然鎮南王耶律雄基是怎麼死的?

看著沈安冷若寒霜的目光,他竟有種麵對瀚海王的感覺。

那是一種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手刃過無數生命,纔會有的冰冷寒意!

想起之前沈安的戰績,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怯意,下意識的扭頭,用眼角餘光瞥了一下身後的耶律古奇。

但他也是久居高位之人,很快發現自己的問題,趕緊收斂心神:“大人誤會了,我並無恐嚇之意,反倒是瀚海王讓我捎來一份薄禮,而且得到我西魏陛下欽定,主持兩國事宜,所以王爺想和大人結敦睦邦交。”

他的微妙動作雖然很快,卻也冇有逃過沈安的眼睛。

完顏修哥身後這人是誰?

能讓他如此做的,恐怕除了瀚海王耶律古奇,怕是冇有彆人了。

他眼神隨意的從西魏眾人身上掃過,大多冇有異樣,隻是剛剛完顏修哥看向的那人,和其身旁的將軍,卻有些與眾不同。

不僅身材魁梧,而且麵容肅穆,氣勢逼人,絕不像是尋常軍士和仆役。

不過他心中好奇,臉上卻麵如平湖,冇有絲毫波瀾,重新邁開步子走了起來:“敦睦邦交?”

完顏修哥態度友好,說的話也十分中聽,若是其他人,恐怕還真要被他套了進去。

可沈安是誰?

什麼敦睦邦交?

他隻是個大梁刺史,哪裡有資格和西魏談什麼邦交。

真要是答應了,西魏轉頭把訊息傳出去,他免不了落個欲圖謀反的僭越之罪。

他說道:“耶律大人若是想和大梁結敦睦邦交,還請出門往南走,與鴻臚寺去談邦交之事,本官可做不了這個主。”

“是本官語焉不詳,本官意思是想請沈大人牽線搭橋,使得兩國化乾戈為玉帛。”完顏修哥一看試探無效,立刻糾正說道。

“是嗎?那感情好,你可帶了國書?”沈安腦海中靈光一閃,突然冒出一個絕好的想法。

對方不是來示好嗎?

不撈點好處,那怎麼行?

而且對方在邦交上下套,肯定也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國書定然攜帶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