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老奴立刻傳令龍朔城中探事司的人,務必查明沈安是從何處獲得的生鐵。”李德海趕緊彎腰說道。

“冇這個必要!”

梁帝抬手晃了晃:“不管公孫度此去龍朔,到底隱瞞了什麼,但沈安既然自願交出神火槍,那朕也不好太過再擺明車馬的針對他。”

他手中還拿著一把神火槍,不停撫摸起來。

這東西神是挺神的,但就是壽命太短,隻能用十次而已,卻也夠了,無非多打造一些槍管便可。

眼下儘快讓手下的二十萬大軍,都裝備起來,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公孫度還提起沈安搞的什麼技術學院,這小子確實腦子好用,打破了父傳子的慣例,確實可以培養出大量的工匠,這恐怕是他能快速打造出這麼多神火槍的原因。”

“你命將作監也照此模式,廣開大門,並將製造神火槍的工序拆解出來,如此的話,就算部分工藝流露出去,旁人冇有全套圖紙也仿造不了。”

“不得不說啊!沈安是個萬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啊!”

梁帝再次交待起神火槍的事情。

不由得還感慨起沈安的能力。

李德海得令離開,梁帝孤身一人從禦書房走到花園之中。

春暖花開,他摘下一朵桃花,饒有興致的將其一瓣一瓣的摘落。

“也該到各個擊破的時候了!”喃喃低語,耳不能聞。

突來一陣狂風,捲起一陣花雨。

……

飛雲縣。

秦二郎率人回來又率一批人走了,回來的每個軍士臉上都寫滿了笑容。

相親大會上,這些軍士都抱得美人歸。

“咱總算是個有娘子的人了!”

“是啊!以後死了也能給列祖列宗一個交代了!”

“那可不,改明兒再生個大胖娃娃,咱就再也不是孤魂野鬼了,清明七月半也能有人給咱燒柱香。”

回來的軍士都喜氣洋洋的議論起來。

那種幸福感,比撿到一百兩銀子還高興。

自古以來,罵人的話最毒莫過於墳頭長草、絕子絕孫。

尤其是對於男子而言,這是莫大的恥辱。

能有個婆娘再留個後,是無數男子最渴望的事情。

“以後咱們可得好好給大人賣命才行!要不然對不起大人這再造之恩!”

“咱以前就是刀山火海一起趟,現在更不要說其他,那還不是大人一句話!”

“對!咱這條命,不,咱以後全家的命,都是大人的了!”

他們正熱火朝天的聊著,都未察覺沈安正從城樓上巡視過來。

聽到這些話,沈安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兄弟們,你們可千萬彆這樣說,有了娘子,以後都得給我把命看重一些!彆整天跟誰都要死要活的。”

眾軍士扭頭一看是他,隻聽一陣鎧甲聲響,紛紛立正,快速站成整齊劃一的隊列。

“敬禮!”

“都放下吧!”沈安回禮說道:“正好你們在這,我就多說兩句。”

“我沈安一直把你們當兄弟,而不是手下。”

“現在你們都有了家,便有了牽掛,所以啊!以後咱都得好好活著!也要保護好咱們的這些牽掛!明白嗎?”

“明白!”

“明白!”

“明白!”

浩蕩的聲音在城樓上響起,聲威在三麵環繞的峽穀中來回震動。

這群軍士在沈安的“壓迫”之下,如今也算是半個讀書人。

可能寫不出四書五經那般經天緯地的大作,也作不出李杜文章,但道理卻一點就通了。

沈安讓他們好好活著,不是說以後真打起仗來,便要逃命。

而是告訴他們,家中為何會有牽掛?

因為他們守護在那些女人孩子的身前,因為那些女人孩子能活下來,纔會有人牽掛!

從今往後,他們不再是為沈安而戰,而是為自己,為自己的家人而戰!

與此同時,五六裡外,一隊馬車停了下來。

中間的一輛馬車車廂內,端坐著三個人,其中一個身穿仆役服飾,頭戴西魏人常用的氈帽,另外兩人一個穿著將軍服飾,另一個則是西魏三品大員的官服。

那仆役正是喬裝打扮的耶律古奇,他問道:“你們聽到什麼聲音了嗎?”

“聽到了,好像是從飛雲縣那邊傳來的,難道有人在攻城?”

“不可能,咱們的人丟了飛雲縣外圍的營寨後,為免被沈安前後夾擊,都撤回了南郡,怎麼可能有人在此時攻城。”

“冇錯,這聲音整齊得很,絕不是在攻城,我聽著好像是大梁軍隊在喊什麼口號。”

隨行的兩人,分彆是新任的鎮南軍大將軍耶合台、南郡刺史完顏修哥,他們都好奇的看向飛雲的方向。

“口號?”耶律古奇皺眉問道。

“是的,以前聽人說起,沈安手下實際上是大梁左衛的前鋒營,一群隻配送死的敢死隊,後來被他在落霞山整頓了一番,從此戰鬥力飆升,還有一句算不上霸氣,但挺有意思的口號,叫什麼‘義之所至、義不容辭,兄弟齊心、不離不散。’”

有人回道。

兩國紛爭已久,互派密探,已經是公開的事情。

但沈安的崛起實在太過突然,而且他手下的人,絕大多數都十分忠心,所以內部很多訊息,西魏人也不得而知。

“確實有點意思,聽起來有點像江湖草莽的口號。”耶律古奇笑了笑,掀開車簾看了一眼道:“此行,修哥你為主導,我和耶合台隻會從旁觀察,辛苦你了。”

“王爺言重了!不過下官以為,您貴為西魏瀚海王,親自前來實為不妥。”完顏修哥拱手說道。

沈安可是殺了耶律雄基的凶手,這人實在太過危險,萬一他根本不講邦交禮儀,那王爺就危險了。

“此事早先已經定下,不必多言!”耶律古奇擺了擺手。

他和耶律雄基謹慎小心的性格截然不同,此前鎮守西魏北地瀚海,都以膽大獨行,敢衝敢殺聞名。

但他粗中有細,深知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道理。

為此,他纔會力排眾議,堅持親自來一趟,好看看讓兩國朝野震驚的沈安,到底是何方神聖。

最重要的是,他得到訊息,梁帝似乎準備對世家豪族下手了!

而他的訊息來源,便是大梁的某個世家,這個世家也正在聯合其他豪族,秘密訓練軍隊!

如此的話,對西魏而言簡直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隻要大梁內亂一起,到時候他們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因此,他要讓西魏暫時從大梁的視線中消失,隻有冇了外部的威脅,大梁的內亂纔會更快一些!

所以事關重大,他必須親自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