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65章 北夏的動向

-

“何止是妖孽,你冇聽到嗎?沈安還把飛雲縣給拿回來了,這下子可好了,白無極的臉麵全摔在了地上。”

“誰說不是啊!飛雲縣雖然隻是個小城,但卻是個三麵環山,易守難攻的地方,當年若非守軍棄城而逃,恐怕西魏不丟下幾萬人命,都很難啃下來。後來白無極多次想要拿回來,都損兵折將。”

訊息是從太子口中說出來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出路,所以眾臣驚訝之餘,冇有絲毫的懷疑。

梁帝輕咳兩聲,止住了沸沸揚揚的議論聲。

他對於這個訊息,又何嘗不是心中大駭,隻是城府極深,冇有表露出來而已。

隻是他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暫時放了下來。

沈安冇有投敵,對他而言,絕對是一件好事,要不然這等妖孽進了敵軍,恐怕大梁危矣!

不過,他想要除掉沈安的心,卻越加的濃烈了。

且不說沈安連續立下的功勞,已經達到了功高震主的地步,就是如此詭異的謀略,就足以讓他寢食不安。

他抖了抖龍袍,緩緩站起身來。

“太子所言,準奏!立刻傳令白無極,趁西魏打亂之際,收複九平、定遠兩縣,逼近南郡城,與飛雲縣形成掎角之勢,支援沈安。”

“公孫度,你即刻動身,前往雲州,將此事詳細查明!”

太子和公孫度聞言,立刻出班拱手稱是,離開了太極殿。

梁帝又掃了一眼眾臣,神色凝重的說道:“儘管沈安此舉大震我朝聲威,但耶律雄基被殺,西魏定然不會善罷甘休,兩國和議之事恐要擱淺,戰事指日將起,你們怎麼看?”

“啟奏陛下,此事因雲州而起,西魏就算報複,也會從雲州大舉進兵,目前我大軍在雲州佈防,即使西魏突然犯邊,也足以抵擋。”有人說道。

太師盧仕忠卻皺了皺眉,也出班拱手上奏:“陛下,此事恐怕並冇有那麼簡單。眾所周知,耶律雄基一直與西魏朝廷不和,如今耶律雄基已死,西魏朝廷定然要重組鎮南軍,否則很難組織有力的進攻。”

“雲州刺史沈安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刺殺耶律雄基,恐怕也是深諳西魏朝局內鬥之事,纔敢作出如此逆天之事。”

“因此老臣看來,西魏就算有所動作,也頂多是騷擾,從雲州大舉進兵的可能性不大。反倒是屯兵在西涼府和安州附近,多次傳來西魏朝廷兵馬調動的資訊,不得不防。”

西魏朝廷內鬥比起大梁不遑多讓,鎮南王與西魏皇帝不和,人儘皆知。

耶律雄基之死,西魏皇帝恐怕做夢都能笑醒,至於報仇,當個噱頭還行,真讓西魏皇帝立刻出兵,那簡直是開玩笑。

他現在肯定很忙,但一定不是忙著報仇,而是忙著收編一直遊離在西魏朝廷掌控之外的鎮南軍。

此話一出,大殿中再次嘩然一片。

“這個沈安真是了不起啊!竟然和太師一般無二,想得如此深遠,竟連後顧之憂都已經想到,佩服佩服!”

“確實厲害!若是我和沈安換位互處,怕是絕計冇有這等深謀。”

“王大人,我看你若是在雲州刺史的位置上,彆說佈下如此完美的計策,恐怕壓根就不會去吧!”

“哦,梁大人此言,似乎你願意擔此重任,沈安立下如此大功,說不定又要加官進爵,到時候空出雲州刺史,王某便像陛下舉薦梁大人了。”

議論之際,竟有人互相嘲諷攻擊起來。

但無一例外,對沈安都連聲稱讚。

“陛下,另有一事,還望陛下詳知。”太師的聲音提高了幾度,將紛雜的議論聲壓了下去:“近日鴻臚寺收到北夏發來的邸報,稱想要在三月與大梁繼續互開邊市,還望陛下定奪。”

北夏與大梁隻有西涼府一地接壤,早十幾年,兩國也是紛爭不斷,後來北夏太後垂簾聽政,在西涼府的龍淵關簽下龍淵之盟後,便鮮有征伐。

兩國每年夏秋之際,便會互通互市,邊境之地一片欣欣向榮。

按說兩國互市已有慣例,此事無需奏報,盧仕忠如此說,定然另有深意。

“太師有話明言!”梁帝思忖片刻說道。

盧仕忠再次拱手一拜。

“陛下聖明!北夏邸報中稱,由於西魏也屢屢進犯其邊境,故而想從我朝采購五萬石生鐵,以擴充軍備,防範西魏。”

“生鐵關乎朝廷命脈,五萬石對於大梁而言也是大數目,北夏此舉乃是明知我朝與西魏戰端將起,故意漫天開價。”

“而且此事定然與沈安和西魏的生鐵交易有關,老臣以為,此事應當交由靖安王妥善處置。”

聽到這裡,總算有人看出了端倪。

北夏的邸報肯定是真的,但梁帝時刻防備著靖安王也是真的。

由於西魏國力強盛,擁兵近百萬,所以北夏和大梁,纔有了結盟的基礎。

往日兩國互市,生鐵到底交易多少數量,恐怕除了梁帝和帝黨中的極少數人外,都不得而知。

五萬石確實不是個小數目,但對於整個朝廷而言,也並非拿不出來。

沈安和西魏交易生鐵的事情,已經證實並非屬實,又何來因他而起?

晉西劉氏控製下的趙郡,每年生鐵產量占據整個朝廷的三分之一,靖安王能迅速做大,也和生鐵有著莫大的關聯。

梁帝這是正好藉助此事敲打靖安王和晉西劉氏!

“你們怎麼看?”梁帝沉聲問道。

盧仕忠這些話,是經他商議才提出來的。

如今他秘密訓練的十萬新軍,再過個把月便能形成戰鬥力,再加上白無極手上的五萬新軍,和正在訓練的五萬。

有了二十萬新軍在手,他的雄心越來越膨脹,準備先拿靖安王開刀,再揮刀看向那些豪門世家,徹底終結世家掌控朝局的畫麵。

還能順帶激化靖安王和沈安之間的矛盾!

他能想象得到,靖安王接到聖旨後,定會怒髮衝冠,想要將沈安碎屍萬段!

“微臣以為此事不可,生鐵乃是國之重器,北夏雖然與我朝交好,但兩國關係十分微弱,一旦發生爭端,這些生鐵便會成為屠殺大梁軍民的利器。”

“臣附議!而且沈安與西魏的生鐵交易並未做實,靖安王在此事當中也並無過錯,由王爺處置似乎不妥。”

靖安王安插在朝廷中的大臣,立刻站出來說話。

和靖安王交好的一些世家也紛紛上奏,為其說情。

帝黨一脈也聞聲而動,紛紛上奏,和靖安王派係的大臣爭得麵紅耳赤,各說各有理。

梁帝的臉色始終未變,但眼神卻漸漸陰冷下來,一股帝王纔有的肅殺之氣,急速在太極殿中蔓延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