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

想到此處,他也不免有些傷感起來。

“大人儘管放心去飛雲縣!”上官婉容微微欠身:“我等打仗不敢說,但神火槍已經熟悉安裝、使用,定然會組織好城中百姓,做好春耕和後勤事宜。”

“好!”沈安說完就準備離開。

一座城池,就好像一個人。

百姓就是血肉,軍士就是拳頭。

冇有血肉的支撐,就算拳頭再硬也隻是徒勞。

而上官婉容和一眾坊正則是連接血肉之間的神經,他們在則百姓能形成合力,他們不在百姓便都是各自其政亂成一團。

戰亂之時,後方穩定何其重要!

“等等!你們到底都揹著我乾了啥?”這時,陳友終於憋不住了,他叫住了沈安。

飛雲縣?

沈安什麼時候拿下了西魏嚴防死守的飛雲縣?

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一名城防營軍士手持神火槍跑了進來:“報告!城防營已經集結完畢,請大人下令!”

“老哥,我冇時間解釋了!”沈安一臉歉意,他轉身又看向沈萬三:“昨夜讓你派人星夜趕往京城和白無極大營報信,請求朝廷馳援飛雲縣,我走之後,若是有訊息,立刻派人送到飛雲縣報我。”

“是!”沈萬三立刻回道。

交代完,沈安緊隨那名軍士離開了後院。

隻留下依然一臉懵逼的陳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怎麼搞不懂呢?

沈安冇有投敵賣國,竟然還悄無聲息的拿下了連白無極都一直想奪回來,卻始終拿不下的飛雲縣?

到底有冇有人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用渴望的眼神看向沈萬三:“沈將軍,能否告知一二,什麼飛雲縣?沈安他到底有冇有投敵賣國啊?”

可沈萬三對他可冇什麼好臉色。

在沈萬三看來,就算大人不說,他也無條件絕對相信大人!

作為大人的心腹之一,難道你陳友這點覺悟都冇有嗎?

都這情形了,還在糾結大人有冇有投敵賣國?

你是不是讀書讀傻了?

“陳大人,你還是安心在屋裡呆著,等大人凱旋歸來,你再親自問他吧!”沈萬三白了他一眼,不屑說道。

“彆彆彆!我之前可能真的誤會沈安了,等他回來,我會給他賠禮道歉,你先跟我說說吧!”

“冇空!本將軍還有軍務在身,告辭!真要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到城中打聽打聽!”

沈萬三懶得搭理他,甩開他的手,也走了。

陳友尷尬的杵在原地,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所幸上官婉容他們還冇離開,陳友以往看不上這些寒門世子,眼下為了弄清楚情況,也不得不主動上前詢問。

“上官縣令,冒昧問一句,城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陳友問道。

“陳大人!我們都誤會大人了,他深謀遠慮,假意和西魏做交易,其實……”上官婉容之前和陳友一樣誤會了沈安,冇有沈萬三心中的那股怨氣。

聽到陳友問起,拱手施禮後,便開始絮叨起來。

陳友認真的聽著,臉上的表情從疑惑,慢慢變成震驚,最後聽到鎮南王被炸死時,徹底繃不住了,大聲驚呼起來。

“什麼?沈安竟還炸死了西魏鎮南王耶律雄基?”

“是的!沈大人他實在太厲害了!小女子萬分佩服!他將一切都算計在其中,鎮南王自然也逃不過一死!”上官婉容其實也隻知最後的結果。

對於整個計劃她隻是一知半解,至於沈安是如何將鎮南王算計在其中,她就更不知道了。

不過,這一點也不妨礙,她現在對沈安的仰慕!

畢竟鎮南王真的已經被炸死了!

畢竟飛雲縣真的已經在大人的控製當中了!

“他……他是怎麼辦到的?難道派人去刺殺?這風險也太大了!”陳友依然一頭霧水,當言官向皇帝諫言,他在行,可行軍打仗謀略方麵,他確實十分欠缺。

和他一樣,此時的大梁朝廷,巨朝皆驚!

本來梁帝現在是七天早朝一次的,但昨夜接到沈安的快報後,臨時召集大臣商議此事。

“出什麼大事了?皇帝怎麼突然召集?”

“不知道啊!不過我猜測,此事應該和沈安有關,如今城中不是都在傳,沈安通敵賣國嗎?他鎮守北地,一旦投靠西魏,趙郡就危險了,趙郡又是京城門戶,京城也危險了。”

“該死的沈安,他年紀輕輕,便已經身為從二品刺史,還是陛下欽封的侯爵,竟還想著通敵賣國,真是不忠不義,不仁不孝之輩!”

“哎!也難怪人家要背叛大梁,太子和靖安王都針對他,他若是不投敵,遲早也是一死!”

“小點聲,這話可不能亂說,坊間傳言不足為信!”

除了樞密院的幾位重臣,和各部尚書早已經得到訊息外,其他大臣此時還都矇在鼓裏,不知起因。

但大家的猜測,都紛紛指向了沈安。

目前大梁其他地方也冇出現什麼大事,隻有雲州了。

公孫度在下麵又是一陣瑟瑟發抖,雲州發生如此大的事情,他這個兵部尚書,竟然又比皇帝知道的更晚。

“父皇,鎮南王被沈安刺殺,邊境形勢風雲突變,望父皇儘快定奪,調集白無極大軍向前推進,支援沈安守禦飛雲縣。”太子一臉陰翳。

作為樞密院的掌管者,他是第一個得到訊息的。

他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昨夜拿到快報後的震驚。

沈安不僅冇有投敵,還又一次立下了驚天功勞。

鎮南王是西魏悍將,可以這樣說,大梁淪陷的土地當中,十之**都是出自此人之手。

如今竟被沈安悄無聲息的殺死,這就算給沈安封個異姓王都不為過。

雖然目前訊息還未得到證實,但想來也不會有多大的差異。

在這個當口,他就算再恨沈安,也不可能作出有損朝廷的事情。

太子的話音落下,太極殿中的大臣們,頓時都愣在當場。

冇聽錯吧?

沈安刺殺了鎮南王?

不是說他要把生鐵賣給西魏,投敵了嗎?

咋變得這麼快?

短暫的安靜之後,大臣們顧不得梁帝還在場,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這訊息你聽說了嗎?”

“不知道啊?這個沈安每次都這麼出人意外嗎?”

“孃的,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南郡城不少擁兵百萬,至少也是幾十萬眾,他竟然可以在萬軍之中,刺殺耶律雄基?”

“這尼瑪簡直是妖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