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在距離百姓群兩三丈遠勒住馬韁,滾下馬連聲喊道。

龍朔城中有各方勢力的奸細,沈安自然也派人偷偷潛入了南郡城刺探情報。

耶律雄基果然按捺不住好奇,親自試槍!

活該他要死!

難道不知道好奇害死貓這句俗語嗎?

沈安臉上一喜,這個訊息真是來的太及時了!

城下的百姓,都知道大人研製出了神火槍,現在西魏鎮南王被神火槍炸死,已經說明瞭一切。

“大人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冇有通敵賣國!”

“我就說嘛!大人一心為民,怎麼可能作出這等事情!”

“切!你之前可不是這樣說!”

“滾滾滾!那還不是被你們說著說著,也信以為真了嗎?”

“拉倒吧你!馬後炮!”

離城的百姓本來以為又要成為流民了,心情都十分沮喪,聽到這訊息,頓時熱鬨了起來。

老者顫顫巍巍的跪倒在地:“大人,是我們愚昧,不知大人的深謀遠慮,誤會了大人,還請大人原諒!”

其他人一看,也紛紛跪倒,連聲磕頭。

沈安趕緊從城樓上跑了下來,一把將老者扶起:“老人家,你這是要折煞我啊!快快請起!”

“大人若是不原諒我們,我們絕不起來!”老者滿臉愧意,竟聲淚俱下。

如此青天大老爺,他們竟然不信任,還將他當成賣國的奸賊。

他們愧對沈安的活命之恩!

“我從冇有責怪過大家!大家快起來啊!”沈安有些急了,不知該如何是好,打打殺殺的大場麵他見過不少,可這等哭哭啼啼的畫麵,他感覺有些棘手。

一陣手忙腳亂,總算把老者和一眾百姓都哄了起來。

沈安說道:“鄉親們,趕緊回家吧!我這次把西魏的鎮南王都給弄死了,怕是西魏大軍指日便到飛雲縣,如今軍務緊急,我還有要事去辦。”

“對對對!”老者擦了擦老淚,他轉身看向身後的百姓:“都回去吧!彆再給大人添亂了!”

眾多百姓一擁而散,很快便消失在街麵。

他們奔走相告,把沈安冇有投敵的訊息傳遍了城中的每個角落。

整座龍朔城都沸騰了起來,之前的抑鬱之氣一掃而空。

“原來我們都誤會了大人!”上官婉容也在收拾著包裹,她內心萬般糾結,可有些事情她必須作出選擇。

如今好了,大人冇有投敵,她終於又可以留下來,還能再次和沈萬三一起並肩作戰了!

她放下手中的東西,朝著州衙狂奔而去。

大人現在要麵對西魏大軍的強大壓力,一定忙不過來,她肯定需要人手幫忙。

一路上,她看到許多熟悉的麵孔,那些坊正都來了。

沈安對他們不僅有活命之恩,還有知遇之恩,可他們卻對大人冇有基本的信任,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濃濃的懊悔之色。

“快!聽說大人馬上要去飛雲縣指揮守城,咱們一定要趕在大人離城之前謝罪!”

有人直接脫掉了上衣,甚至還揹負著藤條,要上演一出負荊請罪。

州衙內,沈安匆匆趕回後,直奔後院關押陳友的房間。

“你這個賣國求榮的賊子還有臉來見我,給我滾!”陳友氣大未消,看到沈安順手操起身旁的茶杯就丟了過來。

沈安的身手自然不會讓他得手,輕鬆接過後,雙手抱拳道:“這幾天委屈老哥了,我這就放你離開。”

陳友頓時一愣,離開?

這個詞,在權鬥當中,基本上代表著死亡。

出了這個門,等他便是刀斧加身。

“哈哈!”陳友仰頭大笑起來:“亂臣賊子終究是要對我下手了?”

“好!我陳友為過操勞半生,對得起先祖,對得起朝廷,對得起百姓,死不足惜!”

“隻可惜不能親眼看到我大梁收複雲州之地,將你這狗/娘/養/的賊子懸首高街!”

沈萬三聽不下去了,往前一步就要發作,卻被沈安拉住。

“老哥,你誤會我了!”沈安就要解釋清楚,對於陳友,他打心眼裡還是佩服的。

迂腐中的那股堅貞倔強,是很多人所具備的。

自古忠良之士,就是敵人也十分敬重,更不要說陳友還是他的朋友。

隻是他還未開口,便被陳友直接打斷:“誤會個屁!我不知道你這賊子現在來惺惺作態所圖為何。我之前瞎了眼被你誆騙,如今你就算說得天花亂墜,我也不會再信你分毫!”

“不是要殺我嗎?要殺便殺,無需多言!否則的話,縱然我陳友手無縛雞之力,隻要給我機會,我依然要殺了你這賣國求榮、數典忘祖、背信棄義、不忠不孝的亂臣賊子!”

沈安口齒伶俐,可在陳友麵前,竟被說得啞口無言。

好嘛!

這就跟後世鬨脾氣的小媳婦,在這氣頭上,就是你再有道理,也無濟於事。

還是等他日後知道真實情況,氣消再說吧!

他轉身要走,卻見上官婉容帶著一群坊正跑了進來,看到沈安便跪。

“我等愚昧,不知大人運籌帷幄,竟誤會大人通敵賣國,還望大人恕罪責罰!”眾人齊聲喊道。

“你們這是做什麼?”沈安趕緊上前將上官婉容攙扶起來。

屋內的陳友看到如此動靜,微微一愣,有些驚愕的看著院中眾人。

剛剛上百號人齊聲說話,他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誤會?

難道沈安真的冇有通敵賣國?

可是,他真的在和西魏做生鐵交易啊!

陳友走到門口,看了一眼身旁站著的沈萬三,卻又不好意思開口去問,側著耳朵聽沈安和上官婉容兩人的說話。

“大人,我們之前誤會了大人,罪責難逃!”

“但眼下我知道大人要召集趕往飛雲縣組織城防事宜,也不敢多耽誤大人的時間。”

“隻能等大人凱旋歸來後,再甘願領罪!”

上官婉容滿臉愧意的說道。

“你們何罪之有!是本官冇有言明而已!我確實馬上要出發去飛雲縣了,城中的事務,你們一定要配合程穆、沈萬三做好。還有相親大會的事情,按照之前的計劃繼續進行。”沈安擺了擺手,他現在確實比較著急。

飛雲縣和龍朔、南郡呈三角之勢,西魏若是要舉兵報複的話,絕不會直奔龍朔,定要先剷除後顧之憂纔敢前來。

眼下飛雲縣,隨時可能爆發慘烈的戰鬥。

留下程穆和沈萬三率領新軍營和衙役防守龍朔,他便要和向子非彙合,隨城防營前去飛雲縣坐鎮中軍。

至於相親大會,他也冇有忘記。

就算大部分原前鋒營將士已經趕往了飛雲縣,但也都已經登記造冊,留下了資訊,還是可以繼續為他們找娘子的。

隻是不知飛雲縣一戰之後,有多少兄弟真的能抱得美人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