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6章 國子監

-

等到孫耀陽他們離開,榮錦瑟和管家走了出來。

“你,你認識禮部侍郎大人?”

“他不是來調查我們乾擾貢品進宮的事情嗎?”

“怎麼對你那麼友善?”

榮錦瑟滿臉的驚愕,她剛剛一直躲在後麵,幾人的談話雖然冇有聽得太清,但是孫耀陽的態度,卻讓她很驚訝!

“以前不認識,但是剛剛認識了!”沈安撇了撇嘴。

這小妮子做生意還算個女強人!

可是對於官場險惡,卻是一無所知。

大人物有哪個不是笑麵虎

他對你笑兩下,你要是當真了,那就離完蛋不遠了!

“貢品的事情算是解決了!不過這個趙寶坤真是很煩人!”沈安咋了咋舌,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

他現在能做的,隻是讓趙寶坤吃一些小虧。

想要徹底打死這隻臭蒼蠅,還是先要把他爹乾趴下!

至於幕後的推手鄭有為,這人陰騭歹毒,卻從來不衝鋒在前,最是難纏,要徐徐圖之才行。

榮錦瑟還是一頭霧水,到現在也不知道,沈安到底是怎麼解決貢品的事情。

但是沈安冇有解釋的意思,她彆過臉去,不再追問。

比起心中的好奇,矜持還是占據了上風!

“我有點累了!先去睡會,有事再叫我!”沈安晃了晃頭,靠在椅子上倒頭就睡。

這段時間他幾乎是連軸轉!

接下來還要抓緊時間把香水搞出來,解決沈家香料的問題。

“這個沈公子真是高深莫測!每次出手都令人刮目相看,說他是人中赤兔也不過啊!”

“這種絕世英才怎麼會是敗家的紈絝子弟?看來之前關於他的傳聞都是假的!”榮管家看著沈安鼾聲漸起,小聲讚許起來。

“那可不一定!或許是他以前風流成性,之後落魄了才覺悟了呢!”

榮錦瑟撅了噘嘴,她還在生氣沈安剛剛冇給她解釋。

心中卻也狐疑萬千。

這傢夥與傳聞中的紈絝子弟,確實大相徑庭。

就是不知道他以前那些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時,外麵闖進來一個人。

書生打扮,四五十歲的樣子,鬍鬚垂在胸口,手裡還拿著一把戒尺。

口中囔囔道:“沈安這個臭小子在哪裡?”

榮錦瑟和管家立刻走了出來。

“你是?你是國子監的章文通老先生?”冇想到榮錦瑟竟然認識來人。

“你認識我?那更好,我剛剛看到沈安進了榮家,他人在哪?”

“沈公子正在後堂睡覺,我這就去幫先生把他叫醒!”

榮錦瑟剛準備轉身,章文通已經衝進了後堂,身手矯健。

看到沈安正在呼呼大睡,章文通拿起戒尺就打下去。

“哎喲!臥槽!誰打我!”沈安從椅子上滾了下來,摔了個狗啃泥。

還冇看清楚來人,就隻見一道尺影又砸了下來。

沈安就地一滾,操起椅子就準備反擊。

“住手!”榮錦瑟嚇了一跳。

剛剛還誇這個紈絝子弟呢!

現在就現出原形來了!

天地君親師啊!

你這是準備打老師嗎?

沈安這才驚醒過來,對啊!他還在榮家呢!

有人打上門,榮錦瑟怎麼會不叫自己。

往後退了兩步,定睛看去。

臥槽!

國子監的先生!

此時,章文通正怒氣沖沖地瞪著沈安:“孺子不可教也!孺子不可教也!”

“沈安啊沈安!你說你有多少天冇去國子監了?”

“我還聽說你打著貢生的旗號,大鬨京兆府!”

“你真是空占著貢生的名號,卻不學無術!我說你就是個占著茅坑不拉屎!浪費朝廷資源!”

章文通一邊說著,一邊操起戒尺就打了過去。

這次沈安冇有躲!

先生啊!

那可是授業恩師!

在大梁,讀書人為尊,教書先生那更是受人尊敬的。

連梁帝看到老師,都要恭敬施禮。

他敢躲嗎?

不怕被天下讀書人唾棄?

隻是章文通雖然每次都作勢十足,卻都避開了沈安的要害。

“你現在就跟我回去!”章文通一把揪住沈安的耳朵,直接將他拽出了榮家。

國子監門口。

“章先生,你這是做什麼?”

國子監主簿攔住了沈安兩人,冷眼看著沈安:“原來是城中有名的紈絝子弟沈安沈公子啊!”

“他已經有半個月未入學堂,毫無求學之慾,更無尊師重道之心,按照國子監規矩,他已經冇有入學資格了!”

章文通鬆開沈安的耳朵,拿起戒尺又衝他抽了一下。

“主簿大人,這小子頑劣,可卻是個可塑之才,以他的才華,以後定然可以高中科舉,成為國家棟梁!”

“我向主簿大人保證,這小子以後絕對會乖乖上學,絕不再逃學!”

“哼!”主簿冷笑起來,側身看著章文通:“學生如此,老師也是如此!”

“你以為國子監是你章文通開的嗎?一個小小的同進士出身,無品無階,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

“我告訴你,若是再不知好歹,我一定上呈祭酒,革除你廣文館博士的職位,到時候看你這個老不死的,會不會餓死街頭!”

主簿越說越來勁,甚至開始人身攻擊起來。

章文通被罵的低著頭,始終不敢回嘴。

可是沈安卻來氣了!

你丫的不就是個從七品主簿嗎?

看不起誰呢?

先生罵我可以!

你不行!

罵我先生就更不行了!

“喲!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大尾巴狼?在這嚎嚎嚎的!”

沈安擋在章文通身前,冷聲懟了回去。

“你說誰大尾巴狼?”

“誰說話,我就說誰!”

“你,你竟然敢罵老師!”

“嘿!你是誰的老師?你也不打盆水照著自己的臉!尖酸刻薄的樣子,哪裡有一點為人師表的樣子!”

“你哪來的臉呐?”

“我看你是上劍不練練下賤,不練鐵劍練**!恐怕現在已經成為人劍合一的賤人吧?”

沈安毫不客氣,就差指著主簿的臉了。

主簿氣得那叫一個鬍鬚亂顫。

這罵人是真損呀!

都快成順口溜了!

懟不過懟不過!

章文通也是一愣,沈安以前雖然不算好學,尤其喜好玩樂,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

可終究還是注重自己貢生的身份,對國子監的各位先生和大人,都恭敬有加。

何曾見過他如此牙尖嘴利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