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地是封建王朝的根本,占據統治地位的地主,便是依附在土地之上的階級,而皇權說白了就是這些階級的代表者。

每次王朝更替,對於原有的土地持有者都默認其繼續擁有。

所以最底層的百姓,除非在覆滅舊王朝的戰爭中立下過汗馬功勞,否則無論誰來當皇帝,都改變不了自己被壓榨的命運。

沈安要改變這一現狀,他要讓百姓們,成為雲州真正的主人。

隻有這樣,才能讓戰爭來臨之時,整座城市變成鐵板一塊!

聽到他的話,眾人都愕然看了過來,什麼叫新的土地製度?

難道要將城外開墾的土地重新分配?

這可是一件大事了!

他們眼神中都閃爍著灼熱的火焰。

這些土地眼下都是無主的,按常理,他們相當於開荒拓土的功臣,是不是得分上一些。

眾人中,唯一冇有這種想法的便是陳友。

經曆了沈安多次離經叛道的決策後,他認為沈安所指的“新的”一定不是大梁現有的土地私有製度。

“新的土地製度?”陳友納悶問道:“老弟還請明言!”

沈安手按在桌上,思忖片刻,整理了一下腦海中的思路,纔開口道:“前幾日我讓程穆統計了一下目前城外開墾的土地數量。”

“有二十五萬畝左右。眼下我們還是供養著百姓,再由他們出工乾活,但這並非長久之計,畢竟人是有惰性的,多做少做得到的吃食一樣,必然會有人閒散偷懶。”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在開始播種之前,我想將這些土地分配到各人手中讓他們自己耕種,再給他們足夠熬到收穫的那天。”

“以後的口糧,便要他們自給自足,如此的話,便能杜絕這種情況的發生。”

手下眾人聞言均是滿臉驚愕!

好不容易開墾出來的土地,全部送人?

還繼續免費供養一段時間的糧食?

縱觀曆史幾千年,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的好事?

“大人,此舉萬萬不可啊!對於閒散偷懶的百姓,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他們勞作。”

“可是土地一旦給了他們,日後再想要回來那就難了!”

“下官也以為此事還要從長計議!不可操之過急啊!”

眾人紛紛反對,唯有深諳政事的陳友沉默不語。

沈安此話似乎還未說完,因為新的土地製度,絕不僅僅是將土地分配下去這麼簡單。

他揮了揮手:“各位,先稍安勿躁,大人如此鄭重其事,定然還有其他對策,大家先聽他把話說完。”

陳友在沈安團隊中的地位其實非常尷尬,他本就是朝廷命官,比起程穆和向子非等人起點就更高一些。

再加上是言官集團的核心成員,本就倨傲,所以和眾人關係都平淡如水,隻能算是點頭之交。

但沈安對其卻十分敬重,其他人也就不好太過怠慢。

可麵對關乎整個團隊利益的事情上,程穆等人卻並不打算給他麵子。

甚至以為陳友根本不在乎整個團隊的利益,隻是單純的附和。

“陳大人,你的意思是,讚同大人的話了?你就冇有為我們雲州考慮過嗎?此事若是推行下去,每人一畝,也要分掉十五萬畝土地。”

“我們好不容易開墾出來的土地,就這麼拱手於人,等到時日久了,這些人手中的土地,還不是又落入大戶手中。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還不如將土地牢牢掌握在衙門手中,就算日後咱們都從雲州調離,也要將田地轉移到我們自己手中,不能平白拱手送給他人。”

程穆氣得直跳腳,言語也有些不好聽了,完全將陳友排除在團隊之外。

他看向陳友的眼神,充滿了敵意,所指的“他人”暗指的便是陳友!

“程大人!注意你的言辭!什麼叫我冇有考慮過咱們雲州?難道我不是雲州的一份子嗎?”陳友也怒了,臉色鐵青站了起來,和程穆怒目相對。

砰!

眼看兩人就要打起來,從來都是和顏悅色的沈安,猛地拍了一下桌案。

“你們要乾什麼?內訌嗎?”

“咱們雲州現在是內憂外患,你們一個別駕,一個祭酒,竟然在府衙之內大吵大鬨,成何體統!”

沈安一怒,兩人立刻退開拱手。

沈安年輕卻不可欺,難得一見發怒,更是威嚴十足。

“這是怎麼了?”這時安雅君銀鈴般的聲音從後衙傳了進來。

她和青羽緩步走了進來,青羽看著滿臉怒容的沈安,眼神一挑,掃視一圈,眼神有些冰冷。

誰欺負我家相公了?

看把他氣成什麼樣了!

“冇事!你們怎麼來了?”沈安看到兩位美嬌娘,心中的怒氣消了一大半,溫聲細語道。

“剛剛後衙來了個月照信使,說是送來你的家書。”安雅君說著臉上泛起一絲紅暈。

送一封家書這等小事,哪裡用得到她親自過來。

可是這封家書是從月照來的,那就不一樣了,一定是沈安的父親給她們確定好日子了。

兩女能不期待嗎?

所以也顧不了那麼多,便親自走一趟了!

“哦?一定是父親回信了!”沈安也臉上一喜,趕緊接過拆開。

看過之後,他仰頭大笑,朝著安雅君兩人眨了眨眼:“兩位娘子,父親說下月初九是個好日子。”

“今天是二月貳三,還有十六天,足夠我們有充分的準備了!”

這個訊息算是最近這段時間裡,最令人高興的了。

沈安心中的怒氣徹底消退,一把拉住嬌羞得臉紅到脖子的兩女柔荑,想起萬人婚禮的事情還冇跟她們說過。

把自己心中想法說了一遍後,兩女頭埋得更低了,異口同聲的悶聲道:“全憑你做主就是!”

兩女說完羞臊轉身要走,卻被沈安拉住。

“兩位娘子慢走,我們正好有件事拿不定主意,你們也一起參詳參詳!”

其他幾人也替沈安高興,樂嗬嗬給兩女搬來椅子。

等她們落座,沈安走到程穆身旁,沉聲說道:“兄弟,你確實著急了點。”

“剛剛我說的將土地分配給百姓,並不是要給他們田契。”

程穆微微欠身,問道:“大人,下官有些懵了!”

他確實聽不明白了!

分配土地,卻不給人田契,這是什麼操作?

其他人聽到這裡也一臉懵逼,大人又要出什麼新招嗎?

沈安清了清嗓子,繼續解釋起來。

“我所說的新土地製度,核心在於這些土地以及雲州所有土地的所有權,以後都屬於州府衙門。”

“百姓按照壯丁一畝半,婦女老人一畝分配土地,但他們隻有使用權。”

程穆臉露恍然之色,立刻問道:“原來大人是以府衙替代富戶收租啊!”

換湯不換藥啊!

很早以前便有官田這種做法了,隻是到了大梁朝前期的亂世,各地豪族趁亂控製了天下近八成的土地。

這才讓官田製度名存實亡,最後不得不廢棄。

大人這是準備重拾起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