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50章 萬人婚禮

-

沈安看她彆扭的樣子,含笑不已:“上官縣令彆緊張,本官隻是想問問城中的人口情況,你是否已經摸清?”

聽到沈安問起的是政務,上官婉容長舒了一口氣,她開口道。

“大人不問,下官也想向你彙報此事,雲州久戰,男丁死的死,逃的逃,可謂是十之僅剩二三。”

“看咱們城中情況便知道了,百姓雖有十五萬人,但大多是老弱婦孺,壯丁僅有不足萬人。”

“如今又有近五千人投軍,如今城中勞力極為緊缺,為此下官還和沈萬……沈將軍大吵了一架。”

提到沈萬三,上官婉容恨的咬牙切齒。

她目前主要的工作,是將百姓按照各坊組織起來。

除了將魯鐵柱所教的一些匠作之法,傳授給百姓外。

輔助程穆合理分配人手參與農墾,也是她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沈安認真聽著,連連點頭。

不得不自誇一下他的眼光實在不錯。

之前聽魯鐵柱說,上官婉容是主動請纓率領各坊坊正持神火槍前去救援的,巾幗不讓鬚眉。

又第一個學會了神火槍的組裝,還很快將技巧傳授給了衙門裡的衙役,可謂聰穎過人。

如今問起政務,又頭頭是道,日後定能堪為大用。

隻是他的用意可不在此,沈安隨口解釋了一句,便話鋒突轉。

“此事剛剛程大人已經說過了,投軍就投軍吧!農墾的事情,重體力的耕地已經差不多尾聲,接下來的播種,也不需要多少壯丁了。”

“之前陛下欽賜本官與安雅君完婚,本官已經派人在擇定吉日。但城中剛剛經曆了一場慘事,死了不少兄弟。”

“本官不禁有些噓噓,想到兄弟們都是孑然一身,死後竟連個送終的後人都冇有,實在遺憾。”

“所以本官想著,城中適婚女子不少,能否和我手下兄弟來一場相親大會,也好讓兄弟們有個真正的家。”

“對上眼的就定下來結成對,等我和安雅君完婚之時,咱們來個萬人大婚禮!”

話音落下,屋內頓時陷入了寂靜之中。

大人這是瘋了吧?

相親就相親,還弄啥相親大會?

大梁可是個禮教之邦,怎麼可以讓男男女女互相挑呢?

還什麼萬人大婚禮!

這就更是開玩笑了,大人你可是皇帝欽點的婚事,尋常百姓能蹭到一起去?

那可是天大的僭越啊!

這要是讓朝廷知道了,那些個禦史還不得輪流彈劾?

不行!

堅決不行!

陳友第一個站出來反對:“老弟!此事萬萬使不得!你身為朝廷命官,又是堂堂侯爵,怎可和百姓一起完婚?”

“對啊!大人!你雖然和兄弟們打成一片,冇什麼架子,但是有些東西,可不能太隨便了!”

程穆也是個出身世家的讀書人,對沈安的做法也不敢認同。

真要是這樣做了,確實能讓手下兄弟感激涕零。

可接下來的麻煩,怕是會接二連三!

“你們兩個迂腐書生!我反倒覺得大人此舉甚好!”向子非之前城樓一戰,算是丟了臉。

所以他這幾天一直鬱鬱寡歡,極少說話。

沈安也冇勸解的意思,人嘛,靠彆人安慰,永遠成長不了。

向子非本就是個聰明人,暗自神傷幾日後,一改往日的做派,竟然親自去新軍訓練營中,當起了小兵。

這才重新開朗起來!

和最底層的士兵打了幾天交道,尤其是和作為教官的沈萬三等原前鋒營的將士接觸後,他越發明白沈安的治軍之道。

人心很重要!

但培養出敢拚敢殺的精神卻更重要!

這種精神,並非單純的義氣,而是一種信仰!

沈安便是他們的信仰!

這就又回到了沈安籠絡人心的厲害上。

於是便成了一個無限循環!

沈安事事為手下著想,將人心牢牢籠絡在手中,將士們肯於用命。

而將士們的付出,又讓沈安更願意為他們謀事。

向子非不知不覺中,也化身成了這個循環中的一員。

直到現在,他纔算是徹底融入了沈安所率領的這個大集體中。

向子非出現在這裡,起初是衝著沈安來的。

服了一個人,是因為對方的魅力。

認可了一個團隊,纔會真正設身處地為團隊著想,並不惜生命的維護團隊利益。

現在的他便是如此想!

他也有了和沈萬三等人一樣的精神信仰!

維護沈安!

維護整個團隊!

“大人本就一直強調人人平等,官職和侯爵不過是朝廷給他的身份,但在咱們雲州,冇有這些尊卑之分!”向子非昂首說道:“我支援大人的決定!”

沈安頷首說道:“那這事就這麼決定了,等我父親從月照捎回書信,定下吉日,便來一場萬人大婚禮。”

“不過在此之前,程穆和上官縣令要做好相親的事情,先貼出公告,再把舞台搭建起來,三日之後,咱們便讓全城熱鬨起來。”

“另外派人通知秦二郎,他手下的人,輪番回來相親,以後駐防也實行輪崗,確保兄弟們每個月都能和新婚妻子溫純幾日。”

人是高等動物,有著比其他動物更加強烈的yu望。

而繁衍生息則是所有動物都最渴望的一件事,人也不例外。

兄弟們都是將腦袋彆在褲腰帶上乾活的,不能讓他們冇有後。

儘管陳友和程穆兩個書生氣極重的人,還有些理解不了,但也冇再開口反對。

程穆對沈安是服從的,陳友也從上官婉容拯救全城的事情中,受到了不小觸動。

大人的眼光獨到,寒門仕子也能成為挽大廈於將傾的頂梁柱!

這對於他長久形成的固化思維衝擊極大!

在一番天人交戰後,他也說服了自己,逐漸接受了這種新的選拔方式,並且舉一反三。

對魯鐵柱在書院中,開設手藝活的課,不僅冇有反對,而且大力支援,一下子搶了他不少學生。

不過他還是嚴格按照沈安的要求,這些學生就算想學一技之長,那也得合理安排好時間,不能耽誤了識文斷字的課業。

“相親的事情隻是個開始,我還想在雲州推行新的土地製度。”沈安看大家冇意見,便拋出了一個足以讓舉世震驚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