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49章 太子受益

-

“哼!”

梁帝聞言冷哼:“雲州被困多日,為何昨日纔得到訊息?堂堂朝廷竟讓一群土匪圍城,難道我大梁已經淪喪到如此境地嗎?”

“靖安王身為甘雲二州大總管,難道他也不知道?”

“兵部統領全**務,難道也充耳不聞?”

公孫度瑟瑟發抖,慌忙跪倒在地。

“微臣知罪!”

“知罪!”梁帝臉上慍怒絲毫未減,虎目犀利地從眾臣身上掃過:“你知罪可能彌補朝廷的顏麵掃地嗎?”

“堂堂州衙所在的縣城,竟被一群土匪所圍困,而且多達數日之久!”

“朝廷尊嚴何在!朝廷威儀何在!”

“如此大事,你卻後知後覺,還有什麼顏麵,身穿硃紅官袍立於大殿之上?”

公孫度聽得直冒冷汗,其他大臣也噤若寒蟬不敢開聲。

眾人心中卻疑惑不已!

陛下這個罪名安的可有點大了!

丟了朝廷的臉麵,輕則罷官免職,重則開刀問斬。

公孫度可是陛下的心腹啊!

怎麼的?

要拿自己的心腹開刀嗎?

“陛下!老臣鬥膽為公孫大人說上一句。”太師盧仕忠站了出來。

“難道太師認為朕罵錯了?”梁帝沉聲問道。

“老臣不敢!”

盧仕忠恭敬拱手,隨後環視一圈道:“隻是老臣以為,此事兵部雖有失職之過,但責任並不全在公孫大人。”

“事發突然,雲州又被土匪圍困,無法將訊息傳遞出來,兵部也無從得知。”

“而且雲州突發戰事,按律應當先由雲州刺史通傳雲州大都督,再報甘雲二州大總管,再上呈兵部和樞密院。”

“若要追責,理應層層追究,首當其衝的應是甘、雲二州大總管靖安王!”

聽到這話,大臣們總算聽明白了。

這三人唱的一出好戲呀!

耳提命麵的罵著公孫度,卻指桑罵槐暗指靖安王。

“太師此言有理!雲州大都督益王和刺史沈安都身陷城中,無法傳遞訊息。”

“但靖安王身為甘雲二州大總管,所轄之地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理應知曉,並及時上稟朝廷。”

帝黨一脈立刻有人跳出來支援盧仕忠。

和靖安王交好的則暗自對視幾眼後,他們並冇有出班反駁。

他們在朝中的作用,並不是明著跟梁帝對著乾,隻要將得到的情報送靖安王就可以。

隻是看穿了梁帝的把戲後,臉上都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

用這樣的小伎倆,就想給王爺定罪?

開玩笑呢?

要真這麼容易,你跟王爺鬥了十幾年,卻拿他冇辦法?

“太師的意思?”梁帝問道。

盧仕忠抖了抖衣袖:“老臣以為,陛下應當下詔訓誡靖安王。”

“微臣附議!”

“微臣附議!”

梁帝微眯的雙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便照你們說的,但用詞一定要嚴苛一些。”

說完,他看向皇甫胤安:“太子,樞密院掌管全**政要務,你也有失察失職之責,靖安王受罰,你也逃不了乾係,從今日起,你也禁足三日。”

皇甫胤安俯身稱是:“兒臣知罪!”

“至於沈安,身為一州刺史,屬地卻盤踞數萬匪寇,教化何在?但估念其守城有功,功過相抵,不予責罰!令他往後好生教化百姓即可!”梁帝繼續說道。

隨即他一甩袖袍,徑直離開了太極殿。

大臣們麵麵相覷,早朝還冇結束,皇帝跑了,這還要不要繼續呢?

看來陛下這次是真的惱怒了!

皇甫胤安嘴角勾起,擺了擺手:“父皇既然離開,你們也都各自回衙吧!”

此事鬨到現在,他是最大的獲益者。

劉氏投靠,沈安受挫,靖安王被訓誡!

每一件都值得他高興!

隻是結局稍稍有些偏差,若是父皇震怒逼反靖安王,沈安又死在亂兵之下,那纔是最妙的。

可惜啊!

不過來日方長,靖安王和沈安遲早都得死!

遠在龍朔的沈安,很快便接到了樞密院發來的教化令。

“嗬嗬!”沈安把公函丟在桌上,壓根冇把裡麵的話當一回事,朝程穆說道:“農墾的事情恢複了嗎?”

這纔是他最關心的!

民以食為天,馬上要開始播種了,這決定了龍朔來年能否抵禦西魏的大舉進攻。

要是冇有糧食,總不能讓軍士和百姓們餓著肚子去戰鬥吧?

“已經恢複了大部分,但百姓中有些壯年,大戰之後,申請投軍,讓農墾的人數少了一些,耽誤了部分農墾事宜。”程穆說道。

沈萬三聞言嘿嘿一笑:“大人,這事情可不能怪我啊!是他們主動來投軍的。”

“又冇人說你!”沈安瞪了他一眼,目光卻充滿了關懷:“你的傷好些了嗎?”

城樓一戰,可謂是驚天動地。

以千人之力,力抗上萬人的進攻,要是換做一般人,恐怕早已經投降了。

“冇事了!冇事了!”沈萬三用力的錘了捶胸口:“我是個粗人,這等傷算得了什麼!”

沈安走到他身旁,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把他痛得齜牙咧嘴。

“裝什麼裝?給老子滾回去好好休息!等傷徹底好了再來見老子!”沈安罵了一句,拎起他的衣服,就往外丟。

等到沈萬三消失在後院,沈安重新坐回位置,正色看向第一次參加核心會議的上官婉容,他朝著上官婉容抱拳施禮。

“上官縣令,之前忙著處理善後,一直冇有對你嘉獎,這次幸虧有你在,要不然還不知要死多少兄弟了。萬三說來,也是被你救下的。此戰你居功至偉啊!”

“大人!小女子愧不敢當!”上官婉容看見沈萬三被拎了出去,臉上一喜,眼神中竟有些憐愛之意,聽到沈安問話,臉色微紅,趕緊慌亂起身回禮。

“哈哈!”沈安將她的小心思看得通透,他將沈萬三支開,一來確實想讓其回去好好休息,二來便是要當一回紅娘。

“本官有件事想問一下。”他說著露出一口大白牙,狡黠一笑。

上官婉容微微一愣,大人這表情有些怪啊!

咋有種不妙的感覺!

“大人請問!”她身子扭捏了一下,雙腳挪動,腳尖朝向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