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44章 龍朔遇襲

-

“抽調五百騎兵,以百人一組去打遊擊!交代下去,快衝快放,殺傷敵軍前排後,立刻回撤!”

“一千軍士守城,沈萬三你的新軍訓練暫停幾天,將所有人拉上城頭,以壯聲勢,以免敵人趁機攻城。”

“剩下的五百軍士交給我,我要親自去一趟青鬆崗摸摸對方的底細!如果遊擊戰調動他們大軍前來,我便要端了他們的老巢!”

根據前期的情報,青鬆崗土匪一共有三萬人左右。

目前城外有一萬人,若是經曆幾次遊擊後,一定會派人增援,甚至密謀設下陷阱,好將他派去的遊擊隊殲滅,否則他們定然無心發動攻城戰。

到時候青鬆崗內部反而會空虛,這便是他的機會!

青鬆崗的土匪本質上和魯鐵柱手下差不多,隻是多了個劉氏的人,才變得如此難纏。

他隻要端了青鬆崗的老巢,這些土匪自然會土崩瓦解!

沈安話音落下,向子非兩人都嚇了一跳。

大人又要親自以身犯險!

狼嚎穀一戰,雖然大獲全勝,未損兵一人便斬獲大量糧草,還殲滅上萬敵軍。

但他們都十分清楚,當時的凶險,隻要行將差錯一步,便是萬劫不複!

“大人,你是我們龍朔的主心骨,你不能去啊!還是讓我去吧!”向子非緊張說道。

沈萬三也主動請纓:“司馬說得冇錯,這事情還是留給我們做吧!”

“你們這是不相信我的實力啊?”沈安臉上浮起一層戲謔,說道:“放心吧!我絕不會有事的!”

看他心意已決,向子非兩人也冇有再堅持。

日漸西斜後,魯鐵柱已經組裝出了一千把神火槍,沈安冇有片刻停留,優先發放給了打遊擊的五百人和他即將率領出城的手下。

每人還配發了一百枚彈藥和二十枚驚天雷,火力可謂十分充沛。

入夜之後,一千人馬便悄然出城,伺機而動。

沈安並不知道的是,在他出城的同時,劉伯昆的兩萬大軍,也趁夜拔營起寨離開了青鬆崗。

兩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都以疑兵之計在前線佯動,背地裡都想著擒賊先擒王,端了對方的老巢。

但兩者的路線,卻完美的錯過!

沈安非常清楚,自己就算從北門出城,也免不得要被敵軍的偵騎發現。

不如混在遊擊部隊當中,以作掩護,所以他選擇從北門而出,與大隊人馬一起,繞到西門方向,再趁機脫離隱秘南進。

而劉伯昆則冇有那麼多顧忌,自青鬆崗出發後,便從南向東直奔龍朔東門。

“大人,前麵就是青鬆崗了!”一名百夫長指著幾裡外不算巍峨的丘陵說道。

沈安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臉上露出濃濃的疑惑。

有些不對勁啊!

按照之前的情況來看,青鬆崗的劉氏幕僚,是個奸猾狡詐,謹小慎微的人。

可他們一路行來,卻連一個探馬或巡邏的軍士都冇有看到!

是太自信,根本不擔心老巢安危,還是另有所圖?

“你們之前派人前來查探訊息,也是如此情況嗎?”沈安朝那百夫長問道。

“回大人,並不是!”百夫長說道:“向司馬之前派出了十餘隊人馬前來,但僅有我這隊探馬靠近到青鬆崗山腳,其他探馬都在五裡開外便被髮現和攔截。”

沈安聞言,心中的疑惑更甚幾分。

他們一行人儘管小心,但他可不相信自己運氣這麼好,五百人的大隊伍,冇被髮現就算了,卻連一隻巡邏的隊伍都冇遇上。

這幾乎比中彩票還更匪夷所思!

要知道行軍打仗不是兒戲,都是把腦袋提在手上拚殺的。

所以對大營老巢的防守,都十分嚴密,不說五步一崗,但巡視絕對是明暗有序,且頻率必須非常繁密,以免被人端了。

“立刻派一個小隊,快速潛入青鬆崗查探訊息!”

“其他人全部原地隱蔽待命!”

沈安不再猶豫,果決下令。

一隊快馬,立刻絕塵而去!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這一隊人完整無缺的帶回了訊息。

“大人,青鬆崗已無敵軍蹤影!”

“你們可曾去過後山?是否有人?攻城武器可還在?”

“後山也空無一人,未見攻城武器!”

“臥槽!”

沈安瞳孔一縮,整日打鳥,今日卻被鳥啄了眼!

想偷襲人家老巢,結果人家先去偷襲自己老巢了!

“所有人立刻迴轉龍朔!”

“通知遊擊部隊,立刻向我靠攏!”

而此時的龍朔城已經亂成了一團。

東麵城外,攻城車和破門車已經距離城門不足一裡。

頭頂上則是亂石、火球飛舞,不斷砸了過來。

塵土飛濺,一片片剛剛修繕好的磚石城牆,瞬間出現令人觸目驚心的坑洞。

向子非在南麵城樓聽到手下軍士的回報後,嚇得差點站不穩,手扶著城牆:“你說什麼?”

“城東出現數萬敵軍!攻城武器距離城門不足一裡!”傳訊軍士再次重複道。

“靠!敵軍主力怎麼會出現在城東?”向子非驚恐萬分,他畢竟年紀尚輕,還做不到臨危不亂。

慌神之下,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城牆上所有軍士都齊刷刷的看著他,等待他的命令,卻發現主將都已經亂了方寸,一個個也都露出沮喪的神色。

跟著沈安從江淮到雲州,打了這麼多勝仗,難道今天要折戟沉沙,死在這裡了嗎?

“你們都在乾什麼?”

一聲怒吼響起。

沈萬三帶著城西的守軍蜂擁而來。

“都傻愣愣的站著乾什麼?難道大人不在,你們這些狗/日/的就不會打仗了嗎?”

“娘希匹的!大人將城防的任務交給我們,難道你們這些狗/日/的想將龍朔拱手讓給敵軍?讓大人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嗎?”

他本就是個粗人,此時更是急火攻心,什麼話痛快,便都罵了出來。

把向子非和他所率的軍士罵得羞愧難當,一個個麵紅耳赤!

“來兩個人保護向司馬回衙門,其他人都聽我指揮,立刻到城東集結!”

“傳令兵!立刻傳令全城,所有百姓關門閉戶,違令者斬!新軍立刻停止訓練,所有人全部上城樓,從南門、西門搬運擂石滾木到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