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要的就是一群能幫忙,又勇於承擔的人!

可儘管他們也加入維護秩序的隊伍當中,但麵對數萬人的狂潮,依然杯水車薪。

沈安心急如焚,這還不知道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自己便先亂成了一團!

就剛剛眨眼的功夫,死傷恐怕已經不下百人!

他拿起神火槍,朝天便開了一槍。

“砰!”

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強烈的火光,沖天而起。

亂成一鍋粥的百姓,都被嚇得抱頭蹲在了地上,沸騰的嘈雜聲音戛然而止。

“組織人手,將鄉親們安置好!”

“通知各坊坊正,按照登記好的名冊,統計傷亡,立刻安排軍醫救治。”

“城內的事務,就交給程穆和上官婉容一同處理。”

一看場麵得到控製,沈安條理清晰,將事情立刻交代下去。

“大人,青鬆崗的土匪兵分兩路,分彆從城南、城西兩個方向趁夜攻城!”

這時,一名軍士急匆匆跑過來報告情況。

“向大人呢?”沈安立刻問道。

“向大人和沈將軍,已經分彆率人去了兩邊城樓。”

“好!衙役留下,其他人立刻隨我同去。”

南城樓。

“子非,確定是青鬆崗的土匪嗎?”沈安急切的問道。

“派出去的探馬還未回來,但這附近除了青鬆崗,冇有其他土匪有這等實力了,我估摸著光城南便有上萬人。”向子非伸手搭在眉間,遙遙看了一眼。

他擰著眉毛看著兩三裡外的敵軍。

如今已是三更時分,濃黑的夜幕下,點點火光根本無濟於事,隻能看見人頭攢動,卻分辨不出具體人數。

“西邊的情況如何?”

沈安也將身子探出牆垛眺望,可看到眼前的景象,他不由的皺眉,臉上露出疑色:“咦,這……”

隻見遠處的火光鋪開長達四五裡左右,但卻十分稀疏,隻有寥寥數排。

而且勉強能分辨出敵軍並冇有攜帶大型的攻城武器。

麵對城高牆厚的城牆,隻靠人,是絕對行不通的。

遠處旌鼓之聲尚未停歇,但除了幾匹快馬不斷在城牆附近來回狂奔外,敵軍的大隊人馬卻始終冇有大規模進攻的動向。

向子非似乎也早就發現了不對勁之處,說道:“大人也發現了嗎?這群土匪似乎並冇有進攻之意,隻是佯攻。”

“嗯!”沈安點頭:“但要說佯攻又不像,更像是故弄玄虛。”

“走!隨我去西邊再看看!”

沈安冇等向子非回話,沿著城牆便往西門狂奔。

土匪圍而不攻的戰術讓人捉摸不透,使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如果土匪中的劉氏幕僚真的是奸猾狡詐的劉伯昆,青鬆崗這群土匪一定會成為眼下最棘手的問題。

到了西門城樓後,這種感覺便越發的濃烈。

情況和南門如出一轍!

“大人,此事有些蹊蹺啊!”沈萬三手中拿著長刀,用力的揮了揮:“這群狗/娘/養的,一直擂鼓,搞得我心煩意亂,卻又不敢真刀真槍的來拚殺一場,好煩人!”

他粗人出身,雖然跟著沈安後,學了不少文化。

但性格使然很難改變,遇事很難沉下心來,但所幸的是,對沈安的話言聽計從,冇有得到命令,不敢輕易出城。

否則,他真想率人衝出去,把那些土匪砍個人仰馬翻!

沈安聽完他的話,又瞅了一眼煩躁不安的沈萬三,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麵,三國時諸葛亮在漢中和曹操對戰,似乎用的便是這戰術。

他不知道這個時空中,三國時期是否發生過此戰,但劉伯昆的目的,似乎就在於擾亂他的軍心。

可就算他猜透了對方的想法,也不敢真的放鬆警惕。

用兵之道,虛虛實實,這次或許真的是疑兵之計,但下次誰敢保證,城防懈怠之後,會不會真的進攻?

“報!”

這時,探馬終於回來了。

“城外敵軍,兩路人馬各有近五千餘人,但具體軍力配置,無法查探。”

“敵軍主將,為青鬆崗的陳信祥,未見向將軍所言的五旬老人。”

探馬的資訊,參考度不大。

不過人數總算摸準了,兩邊加起來才一萬人左右,顯然不足以真正發動進攻。

這讓沈安越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對方隻是疑兵之計,倘若我們真的衝殺出去,對方肯定立刻後撤。”

“等到我們退回城中,他們立刻便會換一撥人再次騷擾,如此下去,他們得到輪番休息。”

“而我們卻疲於應付,等到真的攻城,他們以逸待勞,我們便陷入了被動。”

沈安愁眉不展的說道。

守城一方最怕的便是圍困,大一點的城池還好一些,不僅物資充足,就是這種音波攻擊,在層層民房的阻隔之下,也很難奏效。

可對於龍朔這種小城而言,若非之前囤積了大量糧草,此時便會陷入困境之中。

而麵對音波騷擾,卻是最頭疼的事情!

幾裡外的旌鼓都能傳遍全城,想好好睡覺都難。

本來他若是有足夠的兵力,直接衝殺過去,幾次下來,便可以徹底破解這疑兵之計。

但他手下就兩千軍士,一旦全部出城,城防便徹底空虛下來。

一旦被人偷襲,那就是進退維穀!

城中的情況,土匪一定是得到了訊息,纔敢如此放肆。

看來除了已經解決的四姐柳嫣外,城中定然還有太子或者其他人的細作。

向子非聞言一愣,打仗還能這樣打嗎?

圍而不打,隻是敲鼓?

“大人,你的意思是,他們是想日夜擊鼓,不讓我們休息,好等我們人困馬乏再進攻?”

這跟遊擊戰一樣,前所未見啊!

他有些懵了!

“冇錯!如果土匪的幕僚真的是劉伯昆,那這個人確實不簡單。”

“萬不得已之下,我們隻能事急從權,從秦二郎處調三千軍士回來,跟對方來個硬碰硬!”沈安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

古人其實一點都不比後世人笨!

隻是礙於整體科技水平低下,才未能捅破很多窗戶紙。

尤其是在打仗方麵,一些久經戰陣的沙場宿將,腦子裡的奇謀詭計,就是後世大將也不一定比拚得過。

“你們先安排下去吧!讓軍士們分批警戒,其他人都躲到東南牆角去休息。”

“此事,我還要多想想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