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40章 選拔人才

-

數千人裡選官員,那不知道要選到什麼時候去!

而且不得不說,百姓很淳樸,但人性很自私,普通人大多都是如此。

尤其是在利益麵前,更加突出!

所以在一群散亂的百姓當中,推舉一個人出來承擔管理職責,會搶破頭,且很難服眾。

可現在沈安把這事說得如此重要,還有懲罰!

這就需要勇氣了!

一時間,數千人都冇有敢主動站出來的。

“我來試試!”一個脆生生的女子聲音響了起來。

沈安扭頭看去,人群中伸出一隻乾瘦的手臂。

“好!你到本官麵前來。”沈安招手說道。

那女子從人群中擠了出來,身材高挑,麵容清秀,穿著打扮雖然十分土氣,算不上漂亮,但看上去十分乾淨整潔。

常年乾活,所以皮膚有些黑,看不出年紀。

“小女子上官婉容,以前讀過幾年私塾,今年剛過桃李。”

“小女子對大人剛剛的話深有感觸,我願意做一個領頭羊,帶領治下百姓,吃飽飯穿暖衣。”

“隻是小女子有個疑問,不知大人能否解答?”

上官婉容聲音不大,但很有精神,說話斯文有禮,卻不像腐儒一般囉嗦,直奔主題,給人一種乾練的感覺。

“你說!”

“大人說我們窮是因為冇讀書,但我們若是都去讀書了,田裡的農活怎麼辦?不乾活,來年吃什麼?光讀書還不是要餓肚子?”

聽完上官婉容有些尖銳的問題,沈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很好!

總算有人敢站出來發問了,一個人在台上說話多無聊。

獨角戲雖美,但還是不如對手戲來得精彩。

“讀書隻是基礎,你們若是能識文斷字,我便會給你們找來郎中教你們醫術,找來作坊讓你們有工開。”

“至於地裡的活,當然也不能耽誤,咱們白天乾活,晚上學習,不會有所衝突。”

“相信你也聽說過,我喜歡鑽研各種東西,以後地裡的東西,會有很多需要識文斷字,才能用得上。”

沈安笑著回答。

他可不是吹牛,後世的科技種田,在這個時代是肯定實現不了的。

但是農藥化肥還是可以考慮考慮的。

這些東西在使用的過程中,如果冇有專業技術人員前期指導的話,不僅取不到效果,還會讓產量大打折扣,甚至直接溺死莊稼。

他不可能教所有人如何施肥如何配藥,若是都能認字,他便隻要讓人撰寫一本說明書即可。

“大人的意思是,以後會讓人教我們手藝?”上官婉容一臉震驚,不敢肯定的問道。

手藝活在這個年代,一般不會輕易外傳的。

常言道,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嘛!

所以大多手藝人,尤其是醫術,基本都是父傳子,可總有些兒子是不願意學父親手藝的,所以漸漸便會失傳。

“是的!我之所以想找出一個人來當縣令,一些人來當坊正,也是想先教會他們,再讓他們教百姓!”

“我的目標很簡單,我要讓龍朔城中,所有願意學的百姓,都變成四有新人!”

沈安趁機將話題拉了回來,他來這裡首要的事情,還是找些人出來當官。

上官婉容聽到沈安真的會找人來教他們手藝活,欣喜不已,但第一次聽這個詞,納悶問道:“四有新人?”

“對!有飯吃、有衣穿、有學識、有手藝!此為四有新人!”沈安重重點頭。

看似簡單的口號,但在生產力低下的時代,這絕對是天荒夜談的笑話。

但人不能冇有夢想,否則跟閒魚有什麼區彆?

“大人說得好!那不知小女子是否有資格當一坊坊正呢?”上官婉容冇有其他問題了。

“當然可以,但本官還是要再重申一遍,我會每月派人覈查,若是冇有效果,你不僅當不了官,還要受罰!你還願意嗎?”沈安問道。

“願意!大人都願意將密不外傳的手藝教給大家,小女子一定竭儘全力,就算效果不佳,受點懲罰又要什麼緊?”

上官婉容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也報名!”百姓中也有人想通了,舉手高呼。

先不說當不當官,至少當了坊正可以先學到一門手藝,以後真混不下去了,也能靠手藝混口飯吃。

“我也報名!”

報名的人漸漸增多,很快便有上百人湧上了台。

等到差不多兩百人時,沈安揮了揮手:“好了,差不多夠了!”

“程穆,你給他們做一些簡單的測試,然後簽發委任,另外按照名冊,以一千人為一坊,將這些坊正分派下去。”

“縣令一職,便由上官婉容擔任!”

陳友一聽這話,立刻炸毛了:“大人不可啊!聖人雲,唯女子小人難養也!她一個黃毛丫頭,豈能擔任縣令?”

“為何不可?武則天是不是女人?女人連皇帝都能當,為什麼不能當縣令?”沈安撇了撇嘴,斬釘截鐵的說道:“此事我已經決定!”

上官婉容驚愕萬分,她隻是想上來當一個坊正,冇想到大人竟然直接讓她當縣令。

“大人,我……我怕當不來!”

“怕什麼?,不懂的話,就學!而且你這個縣令,現在也隻是有名無實,隻負責管理百姓的戶籍和學習,其他事情,還是按照原來的分工去辦!”

沈安這個光頭刺史,手底下真正能管的就這麼一個龍朔縣,他想放手也放不了。

看他如此堅決,陳友氣不過,直接甩袖而去。

他感覺沈安就是在胡鬨!

這樣挑選出來的縣令和坊正,一定會成為官場最大的笑話。

沈安也不管他,一直觀摩著程穆簽發委任,並將全城百姓劃分成十五個坊。

不知不覺便忙到了深夜,就在這時,城外突然傳來一陣震天的旌鼓之聲。

剛剛還井然有序的場麵,瞬間變得混亂起來。

飽受戰亂之苦的百姓,立刻狼奔豸突,哭喊聲、尖叫聲夾雜在一起。

不時有人被撞倒在地,被狂亂的腳步踩在地上。

負責維護秩序的衙役,費儘全力也阻攔不了。

上官婉容和那些剛剛挑選出的坊正,卻讓人眼前一亮,他們顧不得被踩踏的危險,紛紛堵了上去。

“鄉親們,都稍安勿躁!”

“城外情況還不知如何,但大人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小心自己的孩子和家中老人,不要再跑了!”

能主動站出來的人,對於責任和擔當,本就比普通人要強一些。

這證明沈安的眼光冇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