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4章 榮家被圍

-

十三已經脫胎換骨,對於這樣的場麵,見怪不怪。

走到桌前,把酒菜茶水挪到一旁,包裹往中間一放,又乖乖地退了出去。

沈安在包裹上拍了拍。

“各位大人和掌櫃,有個詞叫錦上添花,我這次來,除了想給你們提個醒外,還想跟你們談一筆生意!”

生意?

王龍芝等人都左看右看,似乎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個在南,一個在北,相隔上千裡。

若是做布匹生意的話,光是路上的轉運成本,就會高得嚇人。

“沈公子,做生意的事情,我們這些官吏就不好插手了,還是你們生意人之間好好談談吧!”王龍芝找了個藉口,把自己和南方官吏撇了開來。

“如此甚好!謝謝王大人了!”沈安毫不在意,將桌上的包裹打開,一絹紫布出現在眾人眼前。

隻是這紫布似乎有些與眾不同!

紫色托底,各種五彩斑斕的花鳥蟲魚栩栩如生!

沈安拿出了壓箱底!

這是幾百年之後纔會出現的妝花緞工藝。

他憑藉這記憶,浪費了好些布匹才整出來的。

就算是榮家,現在也不敢說徹底掌握。

南方商賈們就更冇見過了!

一個個目瞪口呆,驚歎不已!

“這是?”

“哇!”

“我不會是眼花了吧?”

“這些花鳥和布匹渾然天成,色彩鮮豔,變化多端,就算是頂級雲錦也要黯然失色!”

“此布怕是隻有天上的織女下凡,才能紡織出來!”

……

沈安十分滿意這些人冇見過世麵的表現。

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他連哄帶嚇,才讓王龍芝等人把奏摺要回來。

可這遠遠不夠!

奏摺雖然被壓在禮部,可是禮部收到奏摺不可能置之不理,肯定會派人過來查勘一番。

搞不好紫布也會被納入到貢品之中!

能成為貢品當然好,可是以後的生意就冇法做了。

不賺錢的貢品,還不如普通的生意呢!

“各位對這塊布,應該很感興趣吧?”

“我就是想跟大家做做這種布匹的生意!”

沈安抖了抖那塊妝花工藝的紫布,把那些商賈的注意力,重新聚集到自己身上。

“當然有興趣!我願意出五萬兩購買這種布匹的工藝!”

有人開價了!

而且價格高的嚇人!

“我出五萬五千兩!”

“六萬兩!”

“七萬兩!”

畫麵瞬間變成了拍賣會!

價格一路攀升,很快便到了十萬兩!

誰都清楚,隻要掌握了這種工藝,以後便能獨家獲得南方雲錦的貢品生意。

而且就算不用在雲錦上,放在其他布匹上,也能讓價格翻上幾倍!

這裡的情況,也把王龍芝等人吸引了過來。

作為南方官吏和商賈的為首之人,王龍芝同樣知道這種工藝意味著什麼。

“大家先靜一靜!”

“這種工藝對於我們南方雲錦來說,至關重要!”

“我們還是先聽一下沈公子怎麼說吧!”

王龍芝在這群人中,地位顯赫,聲望極重,他一開口,便鎮住了場子。

始終不為所動的沈安恰到好處地站了起來。

賣是不可能的!

一錘子買賣,那能賺到錢嗎?

想多了吧您嘞!

“各位,我是來做生意的!不是來賣生意的!”

“這種工藝名為妝花,是我們沈、榮兩家耗費了好幾代人的心血,才鑽研出來的。”

“不過呢!我跟各位一見如故,這種工藝,我打算免費送給你們!”

什麼?

免費?

這纔是敗家子的風格啊!

南方官吏和商賈如墮雲端,完全抓不住沈安的套路!

剛剛能說會道,一針見血指出要害,三言兩語驚醒夢中人,咋突然又開始敗家了?

“不要這樣看著我撒!看得我心裡發慌!”沈安吊足了他們的胃口,調侃了一句後,繼續說道:“不過呢!這種工藝需要多彩的顏料。”

“其中的紫色和明黃色,恐怕各位都很難找到吧?”

“好巧,我們榮家有!而且還能製作成方便運輸的粉末狀!每袋五十斤可以染布十匹,價格嘛!隻要兩千文!”

“所以呢!你們懂的!”

聽到這話,那些商賈豈有不懂的道理。

現在紫色染料有多難得,他們都心如明鏡。

更彆說明黃色了!

那更是萬金難求!

“好!一言為定!我願意跟沈公子簽下契約,以後我們布莊的染料,隻從沈公子手中采買!”

“我也是!”

“我先來兩千袋!”

“五千袋!”

……

這些人都鬼精鬼精的!

現在布匹的價格很穩定,普通布匹五百文一匹,好一點的一千文左右,而紫布則高達三千文。

這些染料運回去,再加上狀花工藝,隨隨便便都能把價格提上去。

兩千文一袋,實在太便宜了!

沈安把十三叫了進來,取來文房四寶,王龍芝興奮地親自操刀,給他們寫下了契約,場麵熱火朝天,跟沈安剛來時的氣氛,截然不同。

又過了一會,去拿奏摺的走了進來。

“這,這是這麼回事?”

王龍芝看著來人手中的奏摺,更加興奮了!

拍了拍那人肩膀說道:“好好好!你辦得好!拿回了奏摺就可以高枕無憂了!這真是雙喜臨門啊!等回到屬地,我絕不會虧待於你!”

那人一臉懵逼。

奏摺是拿回來了!

可是侍郎大人剛剛說了,這件事不算完!

一會就帶人過來看個究竟!

“大人,你先聽我說啊!”

“侍郎大人馬上就到!”

王龍芝還沉浸在喜悅之中,並冇有把心思放在來人身上。

他和這些商賈的利益糾纏在一起,商賈們賺錢了,他的口袋也會鼓起來!

“等等……”

“你剛剛說什麼?”

“侍郎大人馬上要來?”

王龍芝半天才反應過來。

他趕緊把沈安從一眾商賈中拉了出來:“沈公子,你先迴避一下!否則我一會跟侍郎大人解釋起來,他會以為我們已經勾結在一起了,到時候反倒不好開脫。”

“好的!紫布的事情,就拜托王大人了!”

沈安拿起桌上那疊契約,帶著十三從側門,離開了南雅苑。

可是剛回到榮家,便看見門口,已經被一群衙役給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