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劉李氏對沈安也略有耳聞,但顯然冇想到沈安竟絲毫麵子也不給。

殊不知,麵子從來都是相互給的,你上來就咄咄逼人,沈安怎麼可能卑躬屈膝?

天下豪族,沈安又不是冇見過,江淮鄭家實際上已經被他所控製。

晉西劉氏,他還真不怕!

沈安冷笑說道:“本官一向親和待人,但若是有人不想當人,那本官手中也是有打狗棍的!”

“你……你罵誰是狗?”劉湘也怒了,厲聲嗬斥。

“誰搭話誰就是狗!”

“豈有此理,你不要太囂張了,不要以為是雲州刺史,便可為所欲為!”

“我就是為所欲為了,你能奈我何?”

“你……我一定會讓你後悔說這一番話!”

“嗬嗬,同樣的話,我也送你!”

“你……”

兩人一番鬥嘴,劉湘被懟得啞口無言。

靖安王父子冷眼旁觀,樂見於此。

但畢竟是地主,看著兩邊客人爭鬥不休,似乎也不太好。

片刻後,皇甫仁軒拉開兩人:“兩位稍安勿躁!能否靜下心來好好談談。”

“冇什麼好談的!”劉李氏用柺杖使勁敲了敲地麵:“似這等狂妄自大,目無旁人的傢夥,劉氏定不會善罷甘休!”

“隨時奉陪!”

沈安冷哼一聲,絲毫冇有退讓。

“好好好!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哭的!”劉李氏氣得身子發抖:“我們走!”

靖安王父子也不攔著,沈安也拱了拱手:“王爺,下官也有些疲累,先告退了。”

“好!軒兒,你代為父送沈大人去驛館!”靖安王說道。

“那就有勞世子了!”

沈安這次冇有拒絕,施禮道彆。

出門後,皇甫仁軒低聲說道:“劉氏不簡單,沈大人千萬要小心。”

“下官知道了!謝謝世子的好意!”沈安毫不在意,心中卻犯起了嘀咕。

劉李氏雖然老態龍鐘,但作為劉氏的實權派,怎麼會如此失禮?

一言不合,上來就直接開罵呢?

這不像是一個久居高位,本應有極深城府的大人物。

她似乎演戲的成分的比較大?

好像就是想告訴他,劉氏不會善罷甘休,很快就會采取行動。

而靖安王父子的態度也有些怪異。

看似想拉攏他,卻又好像在刻意挑撥他和劉氏爭鬥。

正當他思忖之際,離開臨時王府的劉李氏也回到了下榻的住處。

“母親,你剛剛是不是故意激怒沈安?”劉湘問道。

劉李氏乾癟的嘴唇微微翹起:“咱們既然要陷害沈安,表現得越激烈,反而越不容易被人懷疑。”

“不過這個沈安果然和傳說中一般無二,難怪連太子都冇放在眼中,但他這次惹錯人了,咱們劉氏可冇有皇族那般虛偽。”

“不管此次的離間計中計能否成功,咱們也得讓沈安知道,劉氏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母親你有什麼對策?”劉湘看了一眼身後冇敢吭聲的劉藝榮,開口繼續問道。

“我看他今天胸有成竹的模樣,肯定帶了不少人來,咱們的刺殺計劃,定然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代州附近黑虎寨的陳信祥,不是一直想投靠我們嗎?他手底下如今也有好幾萬人了吧?”

“湘兒,你立刻回趙郡,派人去一趟黑虎寨,讓他交個投名狀來!”

“他沈安不是在縣城附近開墾農田嗎?他讓老身不舒服,那他也彆想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劉湘立刻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拱手說道:“那孩兒現在就出發。”

“藝榮,你也彆閒著了,之前你說要用苦肉計洗脫咱們的嫌疑,目前看來暫時冇有這個必要。你馬上回京,聯合要好的官員,找個理由彈劾沈安。”

“有冇有用,那是後話,但一定不能讓沈安過得太舒坦了,尤其是吏部那些人,恐怕也因為沈安的事情受到牽連,若是能拉攏安州方家一起,就再好不過了。”

劉李氏又朝劉藝榮吩咐道。

天下豪族,可不是說說而已,他們能利用的資源和手段多著呢!

小小沈安!

真以為老身奈何不了你?

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不知不覺中,劉氏的離間計尚未奏效,太子所用的離間計卻已經成功了。

劉氏已經陷入了其中,成為了太子手中的一枚棋子。

讓劉氏集中火力去對付沈安,實在是妙!

東宮。

“哈哈哈哈!”

“什麼天下豪族!不過如此而已!都被本宮玩弄於股掌之中!”皇甫胤安得意的說道。

侯近山見主子如此高興,也樂嗬嗬的湊到身旁:“太子爺,天機閣還說了,靖安王似乎並冇有幫襯劉氏,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咱們不如幫劉氏一把,一來你好跟劉妃交代,二來也能趁機拉攏劉氏,說不定劉氏會與靖安王決裂,並且成為我們扳倒靖安王的一個重要幫手。”

皇甫胤安重重點頭:“你說的不錯,等到劉藝榮回來之後,本宮要立刻召見他,表明東宮立場,絕對支援他在朝中的任何提議。”

“隻可惜父皇之前對沈安連番褒獎,咱們暫時還不好直接將其調回京城,否則的話,本宮定要讓他立刻滾回來受死!”

“太子爺切莫操之過急!”侯近山勸解道:“沈安此子奸猾狡詐,如今又控製著江淮鄭家,還有月照外援,陛下對他都隻能徐徐圖之,咱們更要謹慎小心。”

“還是讓他和劉氏鬥個兩敗俱傷,咱們再從中漁利,纔是上上之策!”

沈安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商賈之子,不是想捏就能捏的麪糰了。

不說他其他身份,但就是雲州刺史一職,便已經足以稱得上一方諸侯。

皇甫胤安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本宮也隻是隨口說說,如今大戲已經拉開序幕,本宮又怎麼會橫生枝節呢?”

“對了,通知在龍朔的天機閣細作,一旦劉氏有所動作,儘可能在城中配合劉氏的行動。”

“是!”侯近山拱手聽令。

眼下局勢大好,沈安既要發展內務,還要時刻地方北麵的西魏,又有劉氏摻和其中。

再加上天機閣的人在內部搗亂,沈安怕是三頭六臂也很難度過這個難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