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雅苑。

“你就是研製出紫布的那個榮家的人?”王龍芝和一眾南方官吏商賈,圍坐在一張圓桌上。

每個人看像是沈安的表情,都帶著一絲怒氣。

“大人說的對又不對!”

“我這次來確實是代表榮家,不過在下卻是沈家的人!”

沈安不卑不亢,微微施禮後,便自顧自的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還抬出了沈家的名號。

畢竟沈家乃是京城四大商賈之一,又是皇商,比起榮家來說,地位高的不是一點半點。

更重要的是,那些南方商賈中,有些除了做雲錦,還有其他生意,和沈家也有些來往。

“沈家的人?”

“難道你就是最近把京城裡鬨得沸沸揚揚,聲名鵲起的沈家大公子沈安?”

沈安點了點頭。

人怕出名豬怕壯!

縱觀曆史,很多出名的好人,都是死後才流芳千古。

而這壞名聲啊,往往都會很快傳播開來。

隻是他冇想到,遠在千裡之外的南方官吏,竟然也有所耳聞。

“正是在下!”沈安應下,一臉尬笑:“聲名鵲起不敢當,聲名狼藉倒是很貼切!”

他這可不是自謙!

而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王龍芝等人初到京城,以他們的身份自然不會接觸一些尋常百姓,得到訊息的來源便隻有那些官宦。

沈安大鬨京兆府,攔轎告狀,在官宦眼中當然都不是什麼好事。

“哼!”王龍芝果然冷哼一聲:“算你還有些自知之明!”

“不過你若是為了紫布的事情,那就請回吧!我們的聯名奏摺,剛剛已經送到宮裡去了!”

聽到這話,沈安毫不在意。

送就送了唄?

這算什麼大事!

按照朝廷定製,地方官員的奏摺,也不是第一時間就會送到皇帝手中。

而是先送到尚書省,根據奏請的事宜,由六部尚書稽覈後,呈交給尚書城左右丞審定纔會直達天聽。

像這等關係到貢品的事情,尚書省肯定會慎之又慎。

更關鍵的是,若是因為雲錦的事情,朝廷把紫布給封禁了,以後尚書省那些達官顯貴們,去哪裡買這麼便宜的紫布?

如果他所料不差,現在奏摺肯定被壓在管理天下貢品征繳的禮部。

“王大人,如果我是你的話,就一定會在奏摺上呈到皇帝之前,儘快即將奏摺要回來!”沈安也不客氣,自己拿起茶壺倒了杯茶。

“好大的口氣!小小的一介商賈,竟然膽敢威脅朝廷命官!真是不知死活!”

“果然是城中有名的敗家子!你知不知道你這一句話,就足以讓你們整個沈家徹底從京城消失!”

“就是!當今天子廣開言路,你這是在阻攔天聽,論罪當誅九族!”

南方官吏聽到這話,一個個義憤填膺。

他們都是地方上的土皇帝,哪個倉鼠看到他們不是點頭哈腰的?

哪裡聽過這樣的話!

王龍芝不動如山,雙目微眯,伸手在桌上按了按。

等到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他才緩緩起身,走到沈安身旁:“沈公子好膽色,不愧是乾大鬨京兆府的人!本官很有興趣,聽一聽你的道理!”

沈安始終淡定自若,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我們沈家和榮家,隻是小小的商賈。各位大人自然不會放在眼中。”

“可如果是禮部尚書和各位侍郎大人呢?”

“你們南方雲錦名揚天下,自然是天下絕無僅有的好東西!上到皇帝下,到各宮妃嬪,無一不喜,無一不好!”

“就算榮家的紫布再好,也絕對無法撼動你們雲錦的地位!”

沈安連吹帶捧,把那些南方官吏和商賈聽得雲裡霧裡。

這說的都是什麼意思?

不是來談紫布的事情嗎?

我們雲錦,還用得著你來吹捧嗎?

而且,這又跟禮部尚書和侍郎們有什麼關係?

心中疑惑不解,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到沈安身上。

他們很有興趣聽聽沈安的下文到底是什麼!

沈安感受著那些目光,突然話鋒一轉:“我們的紫布,想來各位大人和商賈也已經親眼所見了!”

“無論是質地還是手工,和你們雲錦也不遑多了!這一點相信各位從京城對紫布的追捧也能看出來!”

“可以這樣說,現在的京城裡,每一個官員都以能穿上我們家紫布為榮。一旦陛下得知這種布料的話,你們說他老人家會怎麼樣?”

沈安頓了頓,掃視了一眼已經聽出了一些眉目的南方官吏和商賈。

“啪!”他突然將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按在桌上,聲音也提高了幾個音調:“陛下一定會責怪禮部那些官吏,為何天下有如此好的東西卻不將其納為貢品?”

“到時候禮部尚書和侍郎們受到了責罰,你以為你們能逃得脫乾係嗎?”

“而如果你們不把這層窗戶紙捅破的話,等到京城普通百姓都能穿上我們家的紫布後,紫布雖好,但皇帝陛下也不可能跟尋常百姓穿一樣的衣服。”

“所以,你們現在是想得罪尚書和侍郎大人們,還是趕緊把奏摺給要回來?”

沈安一語驚人!

尚書和侍郎,那可都是掌控著朝廷實權的二三品大員。

幾年之後,甚至有可能,成為左右丞相或者太師!

真要是得罪了這些人!

以後彆說仕途堪憂,就是現在的烏紗帽能不能保住都要另當彆論!

“快!快拿我的名帖去禮部衙門!無論如何也要把奏摺要回來!”王龍芝第一個回過神來!

他現在恨不得把趙寶坤兩父子給生吞活剝了!

還說什麼老友!

這不是擺明著把我往火坑裡推!

去他大爺的!

“沈公子!今日之事,若是有迴轉的餘地,本官和僚屬,以及所有南方商賈,定當登門拜謝!”王龍芝朝著沈安拱了拱手。

其他人也紛紛起身,一眼看去,都是滿臉的感激。

“各位彆急著謝!在下還有一件事情,你們聽了之後肯定會更高興!”

沈安回禮,雙手擊掌。

十三立刻抱著一個包裹,從門外走了進來。

南方官吏和商賈們都愣住了!

還有彆的事情?

你這是嚇死人不償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