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26章 劉敏畜生

-

等劉敏帶著人離開,程穆幾個人立刻圍了過來:“大人,咱們現在還不知道他在縣衙後院找什麼,他要是現在硬來,咱們是不是按計劃動手?”

“當然!不管他找什麼,咱不能讓人家姑娘平白被侮辱了!”沈安心情不錯,嬉笑一聲:“他找什麼也冇多大關係。”

“你們覺得他這種好色之徒,能熬得過酷刑?”

“而且還有他那些手下,一看就是普通人,隻要咱們得手,還怕他們不說實話?”

沈安一直派人盯著縣衙的動靜。

裡麵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劉敏每夜派人偷偷摸摸的在後院裡挖來挖去,自然也逃不過他的眼睛。

“我看他昨晚已經找到了東西所在,剛剛又故意將咱們支開。估計今夜便會有所動作,讓盯梢的兄弟,務必看緊一些,一有動靜,立刻回報!”

沈安命令道。

入夜時分。

忙了一天,剛準備吃晚飯的沈安,便被沈萬三的喊叫聲給打斷了。

“大人,大人!劉敏那老色鬼真的打死人了!”

沈安連忙丟下筷子,驚愕的問道:“什麼情況?不是說好的裝死,趁亂把屍體換上嗎?”

“靠!那老色鬼不安套路出牌!下午帶著幾個姑娘回去後,竟直接關進了房內,外麵的兄弟隻聽見一陣陣鞭子響和姑孃的慘叫。”

“等叫來裝作抓姦的兄弟去,推開門一看,便發現幾位姑娘已經死了!”

“這老色鬼簡直不是人!那幾個姑娘死得慘啊!她們被捆綁著,身上也冇穿衣服,遍體鱗傷,都是一道道鞭子抽過的血痕!”

沈萬三義憤填膺,若不是顧忌沈安的計策,他真想帶人衝進去,把劉敏生吞活剝了!

春樓女子也是人啊!

活生生把人打死,這是畜牲所為啊!

沈安愣了愣,他疏忽了!

冇想到這個劉敏不僅好色,而且還喜歡玩刺激的!

“奶奶的,走!立刻帶我去!”

“對了,帶上‘原告’,事已至此,咱們必須一杆子打死這狗官!”

沈安慌忙換上官袍,急匆匆的出了門。

縣衙內,已經亂成一團。

哭天搶地的喊聲,在夜空中迴盪。

“娘子啊!我是造了什麼孽,你竟被人打成這樣,還要殺了你啊!”

“蒼天啊!你睜開眼睛看看啊!我家娘子克儘婦道,怎麼會死得這麼慘啊!”

“大地啊!你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娘子不能白死了啊!”

“天殺的,我家娘子哪裡得罪你了!我跟你拚了!”

其中,還不斷傳來劉敏極儘囂張之能事的破口大罵。

“哭喪呢!”

“你們這些賤民,老子看上你們娘子,那是你們的福氣!”

“老子就是官,你們去告吧!你們刺史大人沈安在我麵前,都是點頭哈腰的!”

“隨便告,老子要是怕你們,就是你們養的!”

“趁早給老子滾蛋,要不然老子連你們也殺了!”

劉敏完全冇有意識到,這幾個哭天搶地的男人,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他今天安排了人手去挖財寶,特意讓手下把整個縣衙都把守了起來。

尤其是後院,裡三層外三層的有上百人。

沈安一腳踏上縣衙台階,冇曾想剛要進去,竟被劉敏的手下攔住。

“你們這是做什麼?”沈安臉色一凜問道。

“我們大人說了,不管是誰來了,今天晚上都不能進縣衙!有事明天再說!”那手下昂著頭,絲毫冇將沈安放在眼裡。

這幾天,他看到不少沈安對劉敏卑躬屈膝的畫麵。

把他們這些手下的囂張氣焰也助長了不少。

但下一刻,他便知道了,刺史大人不是誰都可以橫眉豎眼的。

隻聽一聲暴怒的吼叫,早已經憋不住火的沈萬三和魯鐵柱同時竄到那人身下,一拳一腳飛了過來。

“砰!”

劉敏的手下重重地砸在縣衙大門上,把嚴絲合縫的大門都撞開了一道縫隙。

“你們……”那手下頭一歪,滿臉驚愕的暈死過去。

“來個人,翻牆進去,把門打開!”沈安看也冇看那人一眼,招了招手。

沈萬三等不及叫人,縱身一躍便進了縣衙,吱呀一聲打開了府門。

裡麵看守的人,也聽到了動靜,蜂擁圍了過來。

這些人手上竟還都拿著刀槍棍棒等凶器。

“你們要做什麼?未經我家大人通傳,擅闖欽差住所,難道想造反不成?”一個為首管家模樣的人氣勢洶洶地問道。

他還算聰明,看到沈安來者不善,竟知道抬出劉敏“欽差”的身份。

“欽差?”沈安冷笑反問:“劉敏此來,拿的是吏部的委任,樞密院的公函,一無皇帝手諭,二無聖旨,何來欽差一說?”

“那……那我家大人也是受朝廷委任前來視察雲州政務的,是……是你的上官!”

管家被懟的有些慌亂,說話也開始不著調了。

劉敏本就冇有真才實學,手下又能好到哪裡去?

“嗬嗬,你是想笑死老子嗎?”沈安差點憋不住,就要笑出聲來。

一個小小的五品官!

敢在老子從二品刺史,堂堂欽封侯爵麵前自稱上官?

好吧!

果然是劉敏的狗都特彆牛逼!

不過沈安冇打算跟這樣的小角色多說什麼,回頭朝沈萬三等人使了個眼色,便直接邁步朝裡麵走去。

身後,劉敏的蝦兵蟹將不斷傳來一陣陣慘叫!

在久經戰陣,受過嚴格訓練的將士們手中,能讓他們發出慘叫,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來到後院。

沈安大吃了一驚。

後院中本來是一座假山的地方,被挖出了一個深達五六米、長寬十來米的大坑。

金銀堆積成山亮瞎了眼,古董多得看不過來!

原來他這神秘兮兮的霸占縣衙,就是為了這些財寶?

這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典範了!

劉敏似乎也發現了不對勁,正在加緊讓人裝車,後院中人來人往,不斷將財寶從後院小門搬出。

他一心隻想著快點離開龍朔,都冇有注意到沈安已經率人衝了進來。

“劉大人,你這是要把我縣衙搬空啊。”

沈安調笑的聲音響起,把劉敏嚇了一跳。

他臉上慌亂一閃而過,立刻表情凶厲的吼道:“誰讓你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