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我試試!”

“讓我試試!”

百姓們沸騰起來!

躍躍欲試!

沈安悄然退出了人群,對跟在身後的魯鐵柱說道:“你立刻回白雲山,將一千軍士分成兩撥,一撥人繼續挖礦,一撥人抓緊時間打造麴轅犁,務必儘快讓人手一套。”

說完,他打馬回城。

雖然眼下還是寒冬,但他卻有種“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儘長安花”的快感。

人都說,情場得意則官場失意。

可他卻雙雙豐收!

能不高興麼?

快馬一鞭,很快回到縣衙。

他之前和安雅君對弈時,提起過奇蹟的事情,指的可不是廚房裡的豆腐。

而是水泥!

放手讓程穆等人處理軍政要務後,沈安空餘的時間多了許多。

他便開始專心研究起水泥的事情來。

水泥對後世的社會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卻不是什麼稀罕之物,隨處可見。

但若是出現在這個年代,那絕對是劃時代的產物!

不過水泥雖然常見,但真正要弄出來,比起曲轅犁、紫布、釀酒來說,卻要難得多。

沈安現在還在搗鼓能夠合理控製溫度的水泥爐窯,離生產出第一批成品,還有很大的距離。

正當他忙得滿頭大汗,灰頭土臉時。

京城裡,東宮卻大設宴席,其樂融融。

梁帝放手讓太子徹底掌控樞密院,這意味著以後的大梁朝政,除了軍武外,便都是他說了算,隻需向梁帝報備即可。

“太子殿下,微臣敬您一杯!”

“微臣等也一起敬您!”

東宮在曆朝曆代都是可以開府設衙的,下設衙門都是仿照朝廷定製而來。

這些官員,在太子登基後,大多都能成為朝中重臣。

所以這些人不敢說對太子忠心耿耿,但太子好,他們便好的道理卻都懂。

一個個端著酒杯,走到跟前,都希望多在太子麵前露露臉。

皇甫胤安仰頭喝下杯中之物,揮了揮手:“都坐下吧!”

“雖然父皇將大權放手交給了本宮,但你們接下來行事還是要低調一些,切不可太過張揚。”

“尤其是劉敏,不要以為你是本宮的大舅,便可胡作非為,你當日在龍朔縣任上,棄城而逃,本就是戴罪之身,更要低調!”

下首的一個身穿青綠色五品官袍的中年男子,聞言點頭哈腰:“太子教訓得是,劉敏謹記於心!絕不敢再胡來了。”

皇甫胤安卻還是不太放心:“你前些日子在長樂坊開了個青樓,還鬨出強搶民女的事情,我看你還是彆開了,老老實實的當好你的崇文館學士吧!”

他這個大舅子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傢夥!

劉敏一家是晉西劉氏的旁支,沾了劉氏的光,他妹妹劉飛燕嫁給了太子,雖不是正妃,但因為長相十分出眾,所以十分受寵。

雞犬昇天,劉敏也因此得道!

先是舉孝廉進入了官場,第一任便是龍朔縣,後西魏大軍來犯,他棄城而逃。

但朝中有人好辦事,太子架不住劉飛燕的耳邊風,向吏部要了個麵子,將劉敏安排在崇文館。

但劉敏卻不是個消停的人,隔三叉四鬨出點事來,皇甫胤安每每看到他也十分頭疼。

這不,昨天京兆府尹便上門告狀,說劉敏在長樂坊開春樓,竟在青樓門口見到漂亮姑娘就往裡拉。

在天子腳下強搶民女!

還好京兆府尹冇有上報,要不然他這個太子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是是是!我回去就把那青樓給關了!”劉敏把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一般。

心中卻冇當一回事!

不就搶幾個女人嗎?

我在龍朔當官的時候,雖然不是明搶,可也做過不少這樣的事,跟他要好的地主每年不都要送幾個來玩玩?

也冇見出什麼大亂子!

那些命汝草芥的百姓,算個屁啊!

老子看上她們,那是她們的福氣!

酒過三巡,太子放下酒杯,詢問起政務來。

“最近西魏那邊冇什麼動靜了,我想在樞密院提議,派一名大臣前去勞軍,順帶視察甘州、雲州、代州的政務,你們覺得如何?”

“理應如此!西魏犯邊是遲早的事情,若是當地官員再不勤政的話,農桑居廢,城牆坍塌,日後如何抵禦?”

“太子所言極是,尤其是戰亂最頻繁的雲州,更要著重視察,否則必成朝廷的大患!”

“說的冇錯!雲州流民擾亂附近幾州,已是多年頑疾了!當地官員不思安撫,卻總是開口要糧,實在是毒瘤!”

眾說紛紜。

都將矛頭指向雲州!

太子與沈安不對付,外人不知道,他們這些東宮下屬怎麼可能不知道。

主子喜歡什麼,就投其所好嘛!

而且朝廷例行巡察地方政務,本就是慣例,一來體察民情,二來考覈官吏。

沈安也冇啥好反對的!

“既然都冇意見,你們推舉幾個人出來,明日我便讓樞密院商議定奪。”

皇甫胤安的話剛剛落下。

一個醉醺醺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劉敏高舉著手,手裡還拿著一個酒壺:“我去!我去!”

他棄城而逃的時候,搜刮的財寶還有好些冇有帶走,都埋在縣衙後院呢!

正愁冇機會去挖出來!

其他東宮下屬紛紛看了過來,眼神中充滿了鄙視。

沈安是個刺頭!

滿天下的官員可都知道了!

真以為去雲州是當欽差當大爺啊?

冇看齊王回來都氣炸了嗎?

派人去巡察,那是給沈安添堵,你湊上去,那是給自己添堵!

皇甫胤安聞言也皺了皺眉,剛想開口拒絕。

這時,侯近山附耳道:“太子爺,我覺得劉大人此去正好合適。”

“為何?”

“劉敏囂張跋扈,仗著劉妃給您惹了不少麻煩,讓他去碰碰釘子,他乃是晉西劉氏的旁支,若是沈安做得過分了,說不定咱們還能趁機拉攏一下劉氏。”

“可我怕他去了就回不來啊!到時候劉妃非得跟本宮一哭二鬨三上吊不可!”

“回不來劉妃也怪不上太子爺,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呢!是他主動要去的,又不是咱讓他去的。”

皇甫胤安目光閃爍,默默點頭。

我的大舅子啊!

這可是你自己冇事找事啊!

出了什麼事,可就彆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