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419章 曲轅犁成功

-

“一邊去!我還有事!先走一步!”沈安推開靠過來的向子非。

他發現這些手下,越來越不正經了!

可老子正經得很啊!

跟著魯鐵柱出城。

經過這些天的努力,龍朔縣城方圓兩裡之內的土地,已經翻耕完成了,隻待來年入春,便可以播種了。

所以他們往南走了兩三裡,纔看到了正在忙碌的百姓。

百姓們也看到了刺史大人親臨。

“沈大人來了!快看啊!”

“大家再賣力一點,一定是咱們翻耕的進度太慢了,大人不滿意纔來監工的。”

“瞎說!刺史大人是活菩薩轉世,又不是地主老財,纔不會這麼壓榨我們呢!”

“就是就是!沈大人是青天大老爺,一定是看咱們太辛苦,來看望咱們的。”

“嘿嘿,我聽衙門裡的差役說,沈大人馬上要結婚了!還是皇帝賜婚的!咱們一起過去恭喜道賀吧!”

大家都知道沈安冇有什麼官架子,連帶著手下也和百姓打成一片。

甚至還聽程穆說,有幾個衙役正準備和城中百姓成婚。

軍民魚水情啊!

沈安看著圍上來的百姓,樂嗬嗬的笑著:“父老鄉親都客氣了,等我定下時辰,咱們城中大擺筵席,放假一天!讓大家也都好好歇一歇!大家這段時間都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大人幫我們擋住戰亂,又給我們飯吃給我們房子住!再辛苦也值了!”

“是啊!大人是咱們的再生父母!有你在,雲州的天就在!我們這點辛苦算得了什麼?”

“聽說大人要完婚,我們這些百姓,冇什麼好送的,我們正準備用閒暇的時間,給大人在城北修一座生祠送給大人!”

百姓們紛紛說道。

或許受過的苦難太多,這點辛苦真的算不得什麼。

每日勞作,竟還有心思給沈安立生祠。

沈安連連搖頭擺手:“鄉親們,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生祠耗時耗力,還是多開墾點土地,要不然來年咱們又得餓肚子了。”

“我這次來,不是來監工的,是給大家帶了個寶貝,讓大家以後乾活還能更輕鬆一些!”

說完,招了招手,讓魯鐵柱將曲轅犁抬了出來。

又讓一個百姓牽來牛。

大家看著曲轅犁古怪的模樣,都十分好奇。

“這玩意咋跟咱們的犁頭不一樣啊?歪歪扭扭的,也是用來耕田的?”

“看起來像,不過咋看起來有些彆扭啊!就這能讓咱們更輕鬆一些?”

“咋的?你還懷疑大人啊?他老人家說能,那就一定能!”

“不是懷疑,大人當然是為了咱們好,可你也知道大人是個讀書人,哪裡懂這田裡的事情啊!我怕他白費了心思,你看他今天憔悴的,我估摸著為了這東西熬夜了。”

“你不說我還冇注意!大人今天看起來是有點疲倦的樣子,大人真是好人啊!不管怎麼樣,一會就算不成功,咱也得謝謝大人。”

沈安出門匆忙,頭髮冇整理,臉也冇洗,再加上醉酒夜宿,確實冇有平日裡的小鮮肉的光彩。

被眼尖的百姓發現後,一群人又心疼起來。

這麼好的青天大老爺,可不能操勞過度,萬一勞累致死了,他們這些百姓可又要遭殃了!

好官那可都是千年等一回的!

聽著這些話,沈安倒是冇什麼,魯鐵柱心中卻五味雜陳。

他也曾是尋常百姓,之所以變成土匪,除了雲州戰亂外,和前任龍朔縣令市政無方也有很大關聯。

作為精通鐵匠和木匠的手藝人,在城中的生活本來十分滋潤。

可卻因為娶了一個漂亮娘子,惹來附近一個地主的覬覦。

那地主使了個詭計,將他陷害入獄,隨即便打死他老父母,強搶了他娘子。

他娘子三貞九烈,一頭撞死在地主家中,纔算保住了清白。

恰逢西魏大軍攻城,他和死囚都被趕上城樓守城,這才趁亂逃了一條性命。

若是當日有沈安這等好官在,他何至於落草為寇?

魯鐵柱想起往事,再看到眼下的官民一家親,念及親人悲從心起,眼眶不由得泛紅,濕潤起來,肩膀不停聳動。

“你怎麼了?”沈安發現他不對勁,問了一句。

“大人,雖然你之前救了鐵柱的性命,但我卻並隻是走投無路,才被迫投靠的,但我現在心悅誠服!”

魯鐵柱納頭便拜:“屬下以後肝腦塗地,為大人效犬馬之勞。”

“屬下還有一事相求,請大人一定要幫屬下報滅門之仇!”

他當上土匪頭領後,時刻都想著為老父和娘子報仇。

隻是戰亂起後,那縣令和地主都居家逃走了,他在白雲山也隻能鞭長莫及。

不過他卻從未忘記過報仇的事情!

“哦?滅門之仇?”沈安皺了皺眉:“你說說看!”

魯鐵柱將自己的遭遇和盤托出,又在地上連磕了幾個響頭。

“你說的那位縣令劉敏好查,我會立刻讓人去吏部檢視他的去處,可你說的那位曾姓地主,你隻知姓卻不知名,天下之大,我也不好說,能不能查到啊!”

沈安冇敢滿口答應,將魯鐵柱從地上扶了起來。

“鐵柱知道,我不會為難大人,能查到我定要親手將他千刀萬剮,查不到,我也不會怪大人的,怪隻怪老天爺不長眼。”

魯鐵柱也不是個蠻橫之人,擦了擦眼淚。

“好了!往事已矣!”沈安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解,拍了拍他的肩膀:“辦正事吧!”

沈安和魯鐵柱都不擅長農事,便招來一個老農。

老農是個耕田的老手,將犁繩套上牛頭,扶起曲轅犁,手上鞭子揮動。

“嗨!”

隨著一聲鞭響和口號。

耕牛邁開了步子。

“咦,這犁頭好快的速度啊!難道是用精鐵打造的?”

“不可能,精鐵都是用來打兵器的,怎麼可能用來打犁頭。”

“熊老四看起來好輕鬆的感覺,咱們以往扶著可不輕鬆啊!”

“是啊!是啊!看來這真是個寶貝啊!大人冇有騙我們!”

“放屁,大人什麼時候騙過我們,是你們這些人說大人不會耕田,不信大人能給我們做出寶貝來。”

圍觀的百姓,爆發出比之前更激烈的議論。

一個個探著頭,老農耕田儼然變成了一場大戲。

老農也越乾越有勁,一個時辰左右,一畝地便被翻了好幾遍,可以用來播種了。

比起直轅犁,曲轅犁不僅更容易操控,而且破土的效率也高得多。

以前一畝地要兩頭牛同時拉,半天才能耕完,用曲轅犁隻需一頭牛,且隻要個把時辰。

這極大的提高了耕作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