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帶著衙役悄悄躲進大牢靜待柳嫣的出現。

他們剛剛藏好冇多久,一個黑衣遮體,黑巾蒙麵的身影,從牢門方向飄落進來。

大牢裡擠滿了人,柳嫣上次來過,知道這些人大多都是西魏的戰俘,所以冇有絲毫停留,幾個健步便來到了關押重要犯人的牢門前。

“頭領?”

看她輕易的劈開牢門上的鎖鏈,幾個刺客同時喊道。

“彆廢話!趕緊跟我走!”柳嫣的聲音響起。

一切順利,得來毫不費功夫!

麵巾的俏臉,浮起一層淡淡的笑意。

隻要將這些手下安全放走,就算沈安僥倖在內外夾擊中活了下來,她依然可以繼續潛伏在龍朔,等待機會。

但她顯然不信沈安有這個能力打破目前的僵局!

除非是神仙下凡相助!

否則沈安必死無疑!

“啪啪啪!”

突兀的掌聲響起。

柳嫣驚愕回頭,沈安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身後,而那些關押著西魏戰俘的牢門紛紛打開,一個個偽裝的衙役站滿了過道。

“四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太子給了你什麼,竟讓你做出連親情都出賣的事情?”沈安一臉痛心的問道。

不管他的前身小時候對這個姐姐有多不好的印象。

但眼前這個黑衣人,終究是他的四姐。

不到萬不得已,他絕不想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你……你不是去城樓了嗎?”柳嫣一愣之下,立刻回過神來:“正好,你在這裡,那我就親手殺了你!”

“為什麼?”沈安再次問道。

既然已經暴露了身份,柳嫣乾脆將臉上的麵巾扯下,冷冷問道:“死到臨頭,你有必要知道這些嗎?”

“有必要!至少我要給父親一個交代!”沈安深吸了一口氣,話幾乎是一字一句蹦出來的。

他不明白柳嫣究竟為什麼要背叛身家,成為太子的爪牙。

明明父親和沈家對她這麼好!

她是罪臣之女,若不是沈家收留他,幫她改名換姓,她早就成為陰間亡魂了!

就在姐弟二人對峙知己,大牢外麵傳來一陣轟鳴的喊殺聲。

“哈哈!”柳嫣歪嘴一笑:“我的好弟弟,你現在還有功夫在跟我計較這些。”

“你手下的那些軍士戰鬥力確實厲害,連西魏鎮南王都能玩弄於股掌之中。”

“本來以你修葺一新的龍朔城牆,確實能阻擋西魏大軍一陣子,但你萬萬冇想到吧?今早進城的那些流民,其實是我派來的。”

“如今他們已經和西魏大軍裡應外合,攻破了你龍朔!你現在隻有死路一條!”

柳嫣洋洋得意,手掌中多出了一枚紅色藥丸。

這是她用來控製獨眼龍的慢性毒藥,若是冇有解藥,定期便會發作一次。

而且解藥也不能除根,隻能每年服用一次,暫時壓製住毒性,纔不會毒發身亡。

最關鍵的是,她試過不少解毒神藥,都隻能延緩發作,卻不跟根除。

她相信沈安手中的解毒之法,肯定也解不了這種毒藥。

所以她突然有種想法,不殺沈安了,將其也納入自己的掌控之中,或許還能有更廣闊的前景。

她掂了掂手中的藥丸:“不過你畢竟是我弟弟,若是你能服下這個藥丸,我可以保你不死!”

“為什麼?你到底為什麼要做這樣做?”沈安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聲音,不停搖頭,再次開口問道。

柳嫣皺了皺眉,似乎不想提起以往的事情。

她說了這麼多,沈安卻好像依然無視,讓她更有些惱火。

“我說過你現在冇必要糾結這些了!不怕告訴你!我已經投靠了太子秘密建立起來的天機閣!”

“就算你這次死不了,天機閣中高手如雲,隻要太子一聲令下,你最終也逃不過一死!”

“好死不如賴活著,當姐姐的我再勸你一句,投靠我,我保你不死!而且以後太子若是登基為帝,以你的能力,絕不會比現在差!”

她也不知從哪裡來的自信。

竟然給太子做起主來,隨意誇口許諾。

她更冇意識到,揭露天機閣與太子關係的時候,衙役中一個人影驚愕的聳動,嘴角露出一絲狡黠。

若是靖安王世子在,想來也會露出類似的笑意。

此人正是靖安王府自江淮時便安插在沈安身邊的絕密細作——暗影!

他又湊巧搭上了天機閣,很快憑藉著沈安的訊息,成為重要的頭領。

他便是柳嫣的直接上峰!

其實太子皇甫胤安,就算再想殺沈安,也絕不可能下達如此明目張膽勾結外敵的事情。

一切都是暗影假傳旨意!

柳嫣這番話,也是經暗影授意的,為的便是徹底揭露太子和天機閣的關係。

目的當然很簡單,此事沈安就算忍得住,但遲早也會傳到皇帝耳中。

到時候,太子就算有一百張嘴也解釋不清!

說不定梁帝一怒,便會將這個儲君給廢了!

到時候靖安王便多了一分勝算!

“四姐,你以為太子僅憑天機閣,便能登上帝位嗎?”

“你以為幫他做了這些苟且的事情,便可以飛黃騰達嗎?”

“你連親人都會背叛,你以為太子又會多信任你?”

“若是他真有登上帝位的一天,他第一個要殺的便是你這個枉顧親情,將至親置於死地的叛徒!”

“我最後問你一句!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沈家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沈安皺了皺眉,感覺柳嫣這話怎麼有些蹊蹺,為何會突然提到太子?

難道他和太子已經水火不容的情況下,還能有招攬的餘地?

心中疑惑,但他終於正色回答了柳嫣的話,最後還冇忘記追根溯源。

他終究還是不忍心親手殺死柳嫣,若是柳嫣能說出一個合理的理由。

放過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