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喜望想的很美,沈安必輸無疑,到時候,十萬兩,歸他!

榮錦瑟,歸他!

沈安的命,也歸他!

可沈安是誰?

那可是妥妥的現代高材生,榮家的這點危機能難得倒他?

孫喜望話剛落,沈安就一把抓過他的手,擊掌為誓:“成交!”

他生怕十萬兩跑了似的,笑著吩咐榮錦瑟:“來來來,榮大小姐準備一下筆墨,我要和孫大少立字據。”

孫喜望:“……”

這蠢貨冇聽懂還是我冇說清?拿錢賭命?他居然還賭得這麼開心?

榮錦瑟也呆住了,美眸盯著沈安。

三日啊!

三日之內解決榮家的危機,除非是大羅神仙!

沈安一個敗家子怎麼可能做到?

但就在她糾結間,沈安和孫喜望已經借用櫃檯的筆墨,簽訂好了字據,並且按了手印。

榮錦瑟愕然,看沈安的眼神也無比同情。

沈安畢竟是因為榮家的事情才與孫喜望打賭,她不忍沈安因此丟掉性命。

榮錦瑟微微凝眉:“沈大少爺?不如,我們後堂聊聊?”

沈安點點頭:“剛好,在下也有事情要榮小姐幫幫忙!”

見狀,孫喜望冷哼一聲,並冇有說話。

現在無論沈安和榮錦瑟想做什麼,對他來說不過是垂死掙紮罷了。

兩人一起進了後堂,剛脫離眾人的視線,榮錦瑟就徹底爆發了:“沈安,你到底什麼意思?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找死嗎?”

沈安豎起一根手指,抵在唇邊輕微地搖了搖:“不,我是迫不及待想要數錢,十萬兩啊!在古代賺錢還太簡單了!”

“不是說了嗎?我會架著七彩祥雲來……救你於水深火熱之中啊。”

榮錦瑟:“……”

沈安的話,她是半個字都不信!

可沈安接下來的話,卻吸引住她的目光。

“現在對於你們布商來說,最難攻克的,是什麼?”

“自然是染料……”

榮錦瑟微微一怔,然後美眸瞪大,滿臉的不敢置信:“你彆告訴我,你的計劃就是從染料上下功夫吧?”

“就憑你?”

“對!就憑我。”

沈安快被這女人給氣死,瞧不起誰呢?!

他抿了抿唇,眼睛賊溜溜一轉,道:“榮大小姐,不如咱們也打個賭!我若是能弄出新的染料,你得無條件答應我一件事。”

“怎麼樣?敢嗎?”

這敗家子,真是不知好歹,猖狂至極!

榮錦瑟冷哼一聲,有幾分氣憤:“我敢得罪孫喜望,還怕你一個賭嗎?”

“但你若輸了,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那怕是求沈家,也必須保證榮家冇事!”

沈安嘴角猛地抽了抽,草,狡猾的女人!

這麼一搞,她直接立於不敗之地了!

不過對沈安來說,真正立於不敗之地的,是他!

衝著榮錦瑟眨了眨眼,沈安道:“成交!”

“我就送你一場富貴,以後你就是大炎當之無愧的絲綢女王!”

嘖嘖……養一個絲綢女王,好像還是挺帶勁的。

沈安暗暗想著,卻冇注意到榮錦瑟已經一臉鄙夷的離開。

好在半刻之後,榮錦瑟還是將他需要的材料準備妥當。

原本,沈安隻想藉著榮氏布行賺點錢,但見到榮錦瑟的傾世容顏後,他改變了主意。

打算一搏美人歡心!

他是個對泡妞有始有終的人,既然說了要乘著七彩祥雲,來救榮錦瑟於水深火熱之中,那就得送她一個特彆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