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上。

已經不知是第幾次陷入死寂了!

原來所有的震驚又是因為沈安啊!

逆天啊!

剛剛立下大功,朝野震動!

又來?

你這是走哪就把風頭搶到哪啊!

震驚之餘,他們更多的卻是迷惑!

沈安他是怎麼預測到鎮南大軍驚天行動的?

難道他剛去雲州便已經未雨綢繆,在南郡安插了眼線?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情報從來都是得來不易的,需要長時間的經營,才能真正獲得可靠的訊息。

沈安又是如何做到以區區不到一萬人,將龍朔邊境兩萬西魏部隊全殲的?

曆史上以少勝多的戰例不算少,關鍵在於,沈安還將人家全殲了!

這是人乾出來的事嗎?

求對方主將的心理陰影麵積!

梁帝有些迷茫了!

這該如何是好?

又給沈安來一次褒獎嗎?

立下如此大功官升三級也不為過,可他現在已經是從二品了,總不能真給他一個一品太師的頭銜吧?

沈安已經是侯爵了,總不能給他封個異姓王吧?

梁帝不得不承認沈安是個萬年難得一遇的人才,用得好一定能成為大梁開疆拓土的功臣。

可是……如果用的不好呢?

他內心是矛盾的!

聽完這個本應該高興的訊息,他的臉色忽明忽暗。

“既然清水關的危機已解,朕也放心不少!”

“沈安再次立下大功一件,不過朕有些疲累了,封賞之事容後再議。”

“太子和太師留下,其他人先退朝吧!”

梁帝的聲音顯得有些舉棋不定,讓眾多大臣都有些迷茫。

陛下怎麼好像有些不開心呢?

他們也不敢多問,腦海中各自帶著問號和猜測離開了大殿。

“沈安不是陛下一手提拔起來的心腹嗎?怎麼感覺兩人之間有些怪異?”

“功高震主啊!你們想想!沈安這才什麼年紀?就已經是從二品了,再立幾次大功,陛下連封賞都冇有空間了!”

“是啊!就說眼下之事,給沈安一個一品太師也不為過吧?可如果他以後再立功怎麼辦?”

“可不止如此!我聽鄭家的人說,彆看現在鄭家依然是八大豪族之一,可實際掌控人程世芳,卻已經投靠了沈安!”

這是一個驚人的訊息!

許多人聽聞之後都大驚失色!

天下豪族之所以能抗衡朝廷,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各自擁有雄厚的家甲實力。

鄭家造反不成,怎麼連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家甲,都被沈安給謀奪了呢?

“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也不知沈安用了什麼手段,程世芳現在對他服服帖帖,連兒子都送到沈安手底下辦事了!”

“這個沈安實在太危險了!我這就回去將訊息傳給家主,對此人一定要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那倒還不至於!他畢竟底蘊不足,想跟我們天下豪族對抗,實力還是弱了一些!”

“是的!不過若是有機會!咱們還是要將此人除去,不管他和皇帝之間有什麼嫌隙,但現在明麵上還是陛下的人!”

“冇錯冇錯!此人若是鐵了心跟著皇帝走,遲早會成為咱們的大敵!應當趁他現在羽翼未封,儘早除去!”

涉及到最根本的利益,以及幾大勢力之間的權鬥。

眾多大臣之間雖然也有些矛盾,但在沈安的問題上卻驚人的一致。

都想將他先除之而後快!

禦書房中。

梁帝不停地來回走動,顯得有些心緒不寧。

對於城府極深的他而言,這種現象是極其罕見的。

皇甫胤安和盧仕忠對視了一眼,誰也冇有開口打破書房中的沉默。

但心中都各自嘀咕起來,他們都是比鬼還精的人。

當然猜得到皇帝心中在想些什麼。

屋內的氣氛有些沉重,也有些尷尬,李德海皺了皺眉,端起茶杯,緩緩走了過來。

“陛下,為了請水關的事情,您已經好久冇有休息了,喝口參茶坐一會兒吧!”

梁帝下意識地伸手想去接茶杯,卻又立刻將手縮了回來。

臉上的表情頓時陰暗了不少,突然開口道:“沈安雖然拯救了清水關,但恐怕也惹惱了西魏。”

“恐怕他所在的龍朔縣,很快會成為西魏的進攻主要方向,你們覺得應不應該將白無極的駐地,移防至龍朔?”

他此前將沈安派往雲州,本以為雲州乃是一塊死地,沈安活不了多久。

冇想到人家越活越滋潤!

還屢立大功!

這部都不讓他重新考慮一下,是不是該讓沈安重新迴歸到他的視線範圍之內。

但現在讓沈安離開雲州,調回京城,實在不太現實,畢竟沈安上任雲州不十餘天。

那就隻能讓白無極代為監視了!

“陛下!老臣覺得此事不宜!”盧仕忠搖了搖頭:“白無極駐守在文安,最大的作用便是牽製敵軍,以免對方攻入清水關!”

“如今已有前車之鑒,倘若將大軍調離文安,清水關便會再次危在旦夕!”

“而且西魏經此一戰後,恐怕還未能摸清沈安的底細,絕不敢輕易對龍朔發動進攻。”

“如果老臣所料不差,西魏鎮南王謹慎小心,在連續吃了兩次大虧之後,肯定會蓄勢待發,等到來年秋收之後,配合西魏朝廷再發難。”

他的話中並冇有提到如何遏製沈安。

並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現在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總不能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沈安召回京城直接弄死吧?

且不說,天下百姓會如何看待朝廷!

狡猾奸詐的沈安恐怕也不會如此輕易上當的。

到時候反倒狗急跳牆,逼得沈安造反!

以沈安現在擁有調動江淮和月照的實力,他若是現在造反,再加上西魏的壓力。

那就真是天下大亂了!

目前還不是將雙方矛盾直接擺在檯麵上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