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大家心中都有了答案,如果真是好訊息的話,他能急成這樣?

看來還是抓緊時間,回家收拾收拾準備逃亡吧!

“清水關到底怎麼了?”梁帝忍不住的沉聲問道。

他此時的內心也是惶恐不安,大臣們可以卷著鋪蓋走人,他不可以!

否則,就算以後重新奪回了京城,天下百姓會如何看待他這個君王?

人都說,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丟下百姓棄城而逃的皇帝,終將被百姓所拋棄!

“清水關……清水關在的西魏大軍撤退了!沈……”

天子禦衛都統重新整理了一下語言,開口再次說道。

可話到一半,梁帝震驚的站了起來:“你說什麼?西魏大軍撤退了?”

大臣們也驚詫萬分的看了過來。

西魏大軍怎麼可能在明知必勝的情況下撤退?

這不是癡人說夢,就是天荒夜談!

是西魏大軍瘋了,還是這位都統在說瘋話?

“回陛下!西魏大軍確實撤退了,而且在白大將軍的趁勝追擊下,丟下了近兩萬人!我軍僅傷亡不足百人。”

那都統說話總算順溜了。

但這話一出,大殿裡眾人,更是驚得一個個張大了嘴。

這……

真的假的啊?

剛剛大家還在擔驚受怕,擔心西魏大軍隨時破關,攻陷京城。

咋就突然撤退,還突然獲得這麼大的勝利呢?

要知道大梁和西魏多年征戰,大梁軍隊每每都是慘敗,就是偶爾勝利,也是以人命堆出來的慘勝。

何時打過這樣的打勝仗?

不過這終究是個好訊息,大家長舒了一口氣,殿中的氣氛也活絡起來。

“白將軍不愧是新軍大將軍,咱們大梁終於有了抵抗西魏的鋒銳了!”

“是啊!白將軍太厲害了!古之項羽、冠軍侯也不過如此啊!真是大梁神將啊!”

“我看還是陛下英明,慧眼識珠才能發掘出白將軍這等棟梁之材!”

“對對對!全賴陛下英明!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風向立刻變了!

剛剛有人還把白無極說得一無是處,此時卻又盛讚一片。

眾臣跪倒在地,大聲歌頌起來。

梁帝卻並不這樣覺得,他太瞭解白無極了。

這是個守成有餘,進取不足的人。

打不出這麼漂亮的仗!

梁帝揮了揮手,示意大臣們安靜。

目光再次看向那位都統:“你先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一遍!”

“是!”

都統彎腰鞠躬,表情怪異的掃了一圈眾人。

這仗的關鍵又不在白大將軍,你們都在吹捧啥呢?

“白將軍在接到清水關被圍的訊息後,立刻派遣地字營和玄字營緊急馳援清水關。”

“可是麵對近十五萬敵軍,白將軍也是有心無力,再加上鎮南大軍駐守文安一線的大軍,也聞聲而動。”

“迫使白將軍不得不左右回援,才依仗天子禦衛新軍的強悍戰鬥力,勉力支援著。”

“可就在這時,西魏大軍突然全線撤退,就連文安一線的敵人也離開駐地,甚至丟棄了輜重……”

“咳咳!”梁帝越聽越糊塗,忍不住的咳嗽兩聲:“說重點,白將軍是用什麼計策讓西魏退兵的?又是何人出謀劃策的?朕要論功行賞!”

大臣們也十分鄙視的看向那都統。

隻知道打仗的粗人,果然不配立於朝堂。

要是每個大臣都這樣囉哩巴嗦的奏報!

豈不是一上午隻能商議一件事?

重點懂麼?

都統皺了皺眉:“白將軍和其他將軍幕僚並冇有用什麼計策,他們當時都焦頭爛額了,隻顧左擋右支,哪裡想得出好辦法!”

殿內再次陷入死一般寂靜之中!

不是白無極?

不是他的手下?

那會是誰?

難道是他們手底下的大頭兵,突然橫空出世?

那這個大頭兵就是連升十級也不為過!

大臣們立刻發現了拉攏未來軍中戰將的好機會。

“啟奏陛下,不管此次出謀劃策的是什麼人,微臣以為定要重賞,倘若他有官職在身,理應連升三級!”

“對!微臣附議!若是冇有官職在身,也應立刻擢升為正四品以上的官職!否則無以彰顯功勞之大。”

“微臣附議!”

“微臣附議!”

那都統臉上的疑惑之色更重了幾分。

沈安已經是從二品了,若是連升三級,豈不是一品太師了?

你們確定要這樣嗎?

至於什麼正四品,人家也看不上啊!

梁帝並冇有被勝利的喜悅衝昏頭腦,他發現了那都統的異樣。

“封賞是肯定的,不過這是後話!讓他繼續說下去!到底是哪位賢臣良將解國之倒懸?”

“回陛下!白將軍趁著西魏大軍倉皇撤退,即刻出擊!斬殺敵人兩萬,並俘虜了敵軍南郡刺史烏其都。”

“拷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雲州刺史沈安……”

都統的話再次被打斷,讓他鬱悶至極!

可打斷他的又是梁帝,他就是再鬱悶也隻能憋著!

梁帝聽到沈安這個名字,又一次站了起來,驚愕的大聲問道:“什麼!你再說一遍,是誰?”

其實他就應該想到的!

這種大逆轉,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隻有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沈安,才總能讓人意外!

這可如何是好?

沈安又立下了大功,封不封賞呢?

難道真讓他連升三級?

還是賜他一個王爺?

大臣們也都被梁帝的聲音給嚇到了。

他們大多都不知道皇帝和沈安之間微妙的關係。

甚至都以為,沈安能在這個年紀當上從二品大官,除了自身超強的能力外,更重要的是梁帝一直在給他機會!

所以他們自然也不明白皇帝為何會有這等反應!

都統也愣了一下,恭敬回道。

“雲州刺史沈安啊!陛下!他似乎預料到西魏鎮南王會出兵清水關,所以早就命雲州屯衛將軍秦二郎在龍朔邊境佈防。”

“在得知鎮南王幾乎傾巢而出的訊息後,以雷霆之勢,剿滅了西魏在龍朔一帶的守軍兩萬餘人,並長驅直入,逼近南郡城。”

“沈大人並冇攻城,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區區一萬人不到,竟然造出了十幾萬人的聲勢!”

“把西魏鎮南王嚇得個半死,這才倉促撤兵,連輜重糧草都顧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