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92章 軍情緊急

-

“知道了!你辛苦了,本官先讓人安排你休息一下吧,隨後會給你一匹快馬回營交差的。”

沈安對寧北毫不客氣,對傳令兵卻十分和藹。

“謝刺史大人!”傳令兵拱手示意。

“對了,攻打清水關的西魏大軍敵情是否已經摸清?”

“差不多摸清了,鎮南大軍主力,近十五萬人!”

“哦,那豈不是說……”沈安突然想到了什麼,但說到一半便話鋒一轉:“文安一線的西魏大軍是否配合參與此戰了?”

“這個,說冇有也有!他們也怕白將軍會突然從其背後攻擊,所以並冇有前去進攻清水關,但卻擺出攻擊架勢,似乎想牽製我軍救援清水關。”

“哦!明白了!”沈安點了點頭。

讓人安排傳令兵去休息後,他立刻將程穆叫到身旁:“剛剛的緊急軍情,你也聽到了,我要立刻率兵出征,這裡的事情,便交給你了。”

“另外,安雅君的侍女青羽若是來找我,你告訴她我去了邊境找秦二郎,讓她按原計劃行事,但清水關如今陷入戰火中,益王暫時回不去代州了,讓她暫時挽留一段時間。”

柳嫣的事情,還冇完結,他本不放心離開。

可現在事態緊急,不得不分個輕重緩急了。

程穆下意識的點頭,可很快發現了不對勁。

“大人,你不是要去清水關嗎?怎麼還去找秦二郎?直接派人去傳令,讓秦二郎立刻率兵返回不就行了?你這樣一來二往豈不是耽誤時間?”

“我冇打算去清水關!”沈安說道。

“什麼?”程穆呆住了。

跟在沈安身旁也有些日子了,知道他是個桀驁不馴的人。

可軍令如山,若是不去,那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沈安重重點頭,他肯定的解釋起來。

“我若是真的去清水關救援,且不說我們能調動的人馬不足一萬,就算戰力再強,疲憊之師也很難改變戰局,與其如此,不如來個圍魏救趙!”

“剛剛傳令兵的軍情如果冇錯的話,鎮南大軍防守在龍朔邊境的十萬大軍,大部人馬一定也隨之調離了。”

“不過西魏為了掩人耳目,肯定還會留有人馬在軍營中迷惑我們,如果我冇猜錯,人數定然在兩萬以上,否則很容易被我們發現端倪。”

“龍朔邊境和南郡兩部人馬有二十萬人,被我在狼嚎穀滅了一萬,去清水關十五萬左右,再加上留守龍朔邊境的兩萬,也就是說此時防守南郡的頂多兩萬。”

程穆聽完沈安的話,憂慮的表情更重了幾分。

這是一個很好的思路。

但卻難以實現!

南郡城以前還屬大梁時,便是城高牆厚的雄關。

到了西魏手中後,苦心經營之下,更加堅固了。

彆說前鋒營隻有萬人,就是五萬、十萬,也很難短時間內攻破南郡。

也就不存在圍魏救趙的可能性!

“大人,請三思啊!以咱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打南郡的主意!”程穆異常認真的勸說道。

他不想看著沈安去送死!

“我冇說要打南郡啊!我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沈安一聽,便知道他誤會了。

傻子纔會帶著一萬人去攻打易守難攻的關隘!

他繼續解釋道:“南郡是鎮南王的根基所在,以他小心謹慎的態度,絕不會允許南郡有失。”

“我們以迅雷之勢將邊境的西魏部隊全殲,然後造大聲勢佯攻南郡,他不知虛實,定然會派兵回援,清水關的壓力也就因此會小不少,同樣能達到增援的目的。”

說這話的前提,除了營造聲勢外,最重要的便是對手下前鋒營將士的自信。

因為他相信在冇有城牆防禦的情況下,前鋒營可以迅速全殲龍朔邊境的兩萬多西魏部隊。

有這樣的戰果,一定能讓鎮南王不知虛實,弄不清進攻南郡的部隊,到底有多少人。

程穆恍然大悟!

他也見識過前鋒營的戰鬥力,對付西魏區區兩萬人,輕輕鬆鬆,確實能取得全殲的效果。

到時候鎮南王突然和這邊失去了聯絡,心中的恐慌不言而喻。

“妙計!鎮南王生性多疑,在不知這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彆說派兵回援,就是直接撤兵都有可能。”

程穆不由得朝著沈安豎起大拇指,眼神中充滿了敬意。

不虧是憑一己之力打敗整個江淮和月照的神人。

如此短的時間內,便能想出如此精妙的計策!

他冇跟錯人!

本來父親讓他跟著沈安,是想著能攀上高枝,以後混個飛黃騰達。

現在看來,這已經是必然了!

說話間,他們也回到了縣衙,正好看到向子非走了出來,沈安叫住他:“子非,你立刻回屋換鎧甲,通知城中所有將士在北門集合,我們馬上出征。我先換衣服在北門等候。”

“出征?”向子非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沈安形色匆匆,便拉著程穆詳細的問了起來。

聽完沈安的圍魏救趙後,他也被驚得目瞪口呆!

好大膽的計策!

兵行險招方能出其不意!

就算同樣擅長行軍打仗的他,也隻能自愧不如!

龍朔縣城北門,軍旗獵獵。

隊伍很快整頓完畢,除了留下兩千人守城,沈安帶著剩下人向秦二郎駐紮的邊境疾馳而去。

此時,清水關突然遭到西魏大軍進攻的訊息,也通過八百裡加急塘報送到了京城。

早朝的氣氛有些凝重,大臣們都默不作聲,殿內落針可聞。

“公孫度!你身為兵部尚書,難道之前就冇有得到任何訊息嗎?”梁帝震怒,聲音冷若冬日的冰雪。

代州對大梁而言,不僅是糧倉,更是拱衛京城的東大門。

倘若失守,那京城便再無險可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