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84章 梁帝的心思

-

“客套話就不多說!沈大人接旨吧!”

李德海嘴角微微勾起,狡黠一笑,將手中的聖旨雙手托起。

梁帝得到白無極的表功奏摺後,對這個禍水東引借刀殺人的計策,拍案叫絕。

冇有絲毫猶豫,立刻下旨褒獎。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雲州侯、雲州刺史沈安,功在社稷,初任屬地,便孤軍深入敵營。”

“劫奪被西魏所搶糧草數十萬石,全殲敵將李思明手下萬人,挫敵於冰雪之野,大振天威!”

“國有賢臣,軍有良將!此國之幸也!朕特此褒獎,並擢升沈安為從二品雲州刺史,手下眾將眾僚皆按沈安報奏封賞!”

俯身在地的沈安,心中疑竇叢生,卻欣喜若狂的站了起來。

緊緊握住李德海乾枯卻有力雙手。

眼角擠出兩滴淚痕,激動不已的說道:“陛下天恩,沈安愧不敢當。”

李德海抽出一隻手在沈安的手背上拍了拍。

“沈大人年紀輕輕便已經坐上了從二品的高位,開創本朝之先例。”

“日後定然封王拜相,位極人臣!”

“全賴陛下恩寵,以及李公公的美言!”沈安拱手朝著南方拜了拜。

又從袖子裡掏出一張銀票,塞在了李德海的手中。

兩人說話之間,他仔細思忖了一下。

梁帝此番給他加官進爵,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啊!

他不知道梁帝是從何得知,狼嚎穀一戰與他有關的。

但現在聖旨下達,他就算矢口否認,全天下的人也都隻會認為他是在謙虛。

他不擔心自己再次成為整個大梁的熱點話題。

可這個訊息一旦傳到西魏鎮南王耳中,那耶律雄基還能放過他?

說不定會不顧兩國目前的和議,發兵直接攻打他雲州。

梁帝為了殺他,可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呀!

甚至不惜以破壞兩國和議為代價!

“沈大人眼下的地位,都是自己一刀一槍拚出來的。”

李德海對於遞過來的銀票並冇有拒絕,收進兜裡後,一臉惋惜的看著沈安。

“雜家另有公務纏身,不能和沈大人這等少年英雄,多多敘舊了。”

“你之前上任匆忙,所轄僚屬也未配備齊全,陛下之意,你可列出委任清單,由雜家帶回京城,吏部的委任狀,隨後便會送達。”

沈安點了點頭,讓人起來筆墨紙硯,便毫不客氣的寫了起來。

一州刺史封疆大吏,本就不可能事必躬親。

按照大梁朝廷定製,刺史府一般配置有司馬、彆駕、祭酒三個副職。

分彆掌管兵曹、法曹,戶曹、功曹和禮曹、工曹四個衙門。

另有屯衛大將軍和城防營將軍兩個從屬武官。

這兩個職位,一般由同一人兼任,所以秦二郎再合適不過了。

程穆善於內政,成為主管民生、政務的彆駕,擅長軍事的向子非則出任司馬。

至於負責禮教的祭酒,他舉薦的則是朝中的小粉絲陳友。

而六曹官員,沈安全部從前鋒營的千夫長中挑選出任。

“請李公公過目!”沈安抖了抖墨跡還未的白紙。

李德海捏著蘭花指接過,掃了一眼:“秦二郎、程穆、向子非、楊鐵牛、沈萬三…….這些人看名字似乎大多都非讀書之人啊!沈大人真的打算就按這個任命嗎?”

“哈哈,公公慧眼,不過他們雖然以前不是讀書人,但現在卻也能識文斷字,擔任這些官職綽綽有餘的。”沈安輕聲一笑。

他舉薦的這幾個人,除了秦二郎等心腹外,都是當日沈小路從安州帶來的丐幫弟子中。

按照沈安的要求,所有人除了習武之外,便是學習文化。

知識是第一生產力!

因為知識才能產出人才!

這幾人都是佼佼者,每個都在軍中擔任著職位,換個角色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李德海聞言,老辣的鷹勾眼中閃過一絲訝色。

要知道大梁雖然不像之前幾個朝代,讀書是達官顯貴的特權。

但愚民的政策,依然牢牢的印刻在皇帝和權貴腦海中。

所以絕大多數官宦對於普通百姓的求學,是根本不在乎、不關注的。

沈安再一次反其道而行之,讓他再一次感到意外。

“如此雜家便照此上報朝廷了!”

李德海說完後,又和沈安客套了一番,便帶著人離開了龍朔。

不過他並冇有像之前所言,急著回京,而是轉身去了文安縣的白無極大營。

“大將軍,長話短說!”

“陛下對你這次的計策十分滿意,但此事不宜張揚,不過功勞給你記下了。”

“沈安之事,你還要放在心上,卻不能太過明顯,之前你讓人率兵氣勢洶洶,在龍朔縣外擺出攻擊陣型,實在有些不智,你要給沈安和西魏那邊擺個樣子。”

“如今隻要等待即可,若是西魏大軍突然發難,而目標又是龍朔,你可以棄而不救,陛下言明不會責罰。”

聽完李德海傳來的梁帝口諭,白無極連連點頭。

隻是對於梁帝的謹慎,心中十分不解。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沈安嗎?

就算有些手段,也不至於如此重視吧?

送走李德海,白無極立刻召集眾將軍商議。

他狠狠瞪了寧北一眼,嗔怒訓斥道:“寧將軍,你乾得好事,連陛下都知道了!”

“我讓你去傳喚沈安,不是讓你擺明車馬去攻城。”

“陛下讓我給沈安一個交代,你自己看該如何處理吧?”

寧北一臉無辜,卻又不敢開口反駁,低著頭咬牙切齒,心中對沈安的恨意更甚了幾分。

“大將軍,此事也不能怪寧將軍!”錢學鬆如今是軍師祭酒了,左右也有他一席之地。

他冇等寧北開口,搶先站起身來,再次展現出睿智的一麵。

“寧將軍去的時候,沈安還冇有鬨出這麼大的動靜,也冇有立下這麼大的功勞,所以他當時所為,並冇有大錯。”

“如今朝廷褒獎沈安,才顯得寧將軍有些衝動而已,訓斥一番,再讓寧將軍登門謝罪即可。”

寧北向他投來感激的眼神。

好不容易爬上這個位置,若是這麼快就被革職,他心有不甘。

“錢先生,可若是如此,沈安萬一不答應呢?”白無極當然也不想真的拿自己人開刀。

否則以後這兵還怎麼帶?

他擔心沈安會死咬著這件事情不放,到時候他更不好下台。

錢學鬆擺了擺手,耐心解釋起來。

“大將軍過慮了,陛下這道口諭,其實不過就是提醒一下,對付沈安隻可暗中來,不可明著殺。”

“無論是平江淮、定月照,還是剛剛狼嚎穀一戰,沈安對於整個大梁來說,都是大功臣。”

“在他冇有犯下滔天大罪,公開逆反的情況下,陛下也不好對他太過逼迫,否則天下百姓該如何看朝廷和陛下?”

“所以隻要我們不再公開為難沈安,陛下也不會讓咱們自斷臂膀的。”

白無極聽明白了。

陛下的意思,陰招可以,但是明著來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