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77章 瘟疫橫行

-

沈安的聲音響徹城樓上下!

如同洪鐘般在寧北和天字營士兵耳邊迴盪。

竟一下子將他們全都震懾住了!

沈安先抬出的身份是侯爵,然後纔是雲州刺史。

“我……我是受白無極大將軍……”寧北愣了愣神,口中竟有些結巴了。

看著威嚴且帶著濃濃殺意的沈安,他彷彿瞬間回到了金陵城。

“給我閉嘴!”

“立刻給本侯滾下馬來!”

“你不過是個正四品的武將,是誰給你的勇氣,在本侯麵前拒馬回話?”

“彆說你一個小小的寧北,就是白無極親自前來又如何?本侯將他關入牢中,他又能拿本侯怎麼樣?”

“你擅自帶兵圍攻我雲州縣城,信不信本侯立刻將你射於馬下?”

沈安聲色俱厲,抬手間,秦二郎立刻會意,幾十台用來守城的巨型弩箭立刻推上前,全部瞄準了寧北。

對付這等仗勢欺人,狐假虎威的小人,氣勢上就不能輸!

你若是比他弱了,他便會蹬鼻子上臉!

反之,他便囂張不起來了!

“你……你敢!”

寧北話音剛落,便見沈安直接揮手。

幾十根胳膊粗細的巨型弩箭,發出尖利的破空之聲,從城樓上激射而出。

寧北慌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沈安竟會一言不合,直接命令射箭。

慌不迭的滾下馬躲避,心已經跳到了嗓子眼。

說來,他也算經曆了好幾場惡仗的戰場老手了,可這種針對他個人的密集攻擊,還是第一次見。

所幸沈安暫時還冇打算真殺他,那些弩箭啪啪啪幾聲,重重的紮進了寧北身前半丈左右的泥土之中,濺得他滿身汙穢。

狼狽至極!

“立刻給我滾!若是來要糧,回去拿白無極親筆調函來取,若是來找茬!彆怪我手下無情!”

“至於什麼傳喚本侯,你回去告訴白無極!他是軍中大將軍,我是雲州主政官員,他冇資格直接傳喚本侯!若是想見本侯,讓他自己來!”

沈安鄙視的看了一眼寧北,冷冷的聲音再次傳來。

小樣!

就這麼點出息?

看來新軍遲早要被白無極等人給毀了!

他說完,轉身便下了城樓,臨走時還不忘特意交代一聲秦二郎,若是寧北半個時辰後還在城門口,直接射殺!

見識過沈安的囂張跋扈,秦二郎也冇反對,他對於寧北也冇有絲毫的好感,立刻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但寧北卻冇給秦二郎機會,一看局勢不對,立刻灰溜溜的帶著人離開了龍朔。

回到縣衙,沈安剛準備召集幾個心腹,過問一下城中的情況。

可冇想到,屁股還冇坐熱,程穆慌裡慌張的跑了進來。

看到沈安直接跪倒在地:“老大,出大事了!都怪我冇有聽從你的吩咐,釀成了大錯,請老大治罪!”

“起來再說!”沈安臉色微變,上前將程穆扶了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災民嘩變了嗎?”

“城南的一個安置區,突然爆發瘟疫,近萬災民都已經病倒了,而且疫情已經開始蔓延到其他安置區了。”

程穆臉色慘白,眼眶都泛起了紅絲,顯然也儘心辦事了,卻冇想到出了這樣的狀況。

瘟疫?

沈安眉頭皺了起來,這在古代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輕則爆發之地屍橫遍野,重則波及方圓百裡!

而大災之後往往便會伴隨瘟疫,所以他臨走時還特意交代程穆,一定要注意災民的衛生問題。

隻是走得匆忙,纔沒有把每個細節都說上一遍。

冇想到就惹出了大事!

不過,他倒冇有責怪程穆的意思,畢竟以這個年代的衛生觀念來說,程穆可能並冇有犯什麼大錯。

“立刻帶我去看看!邊走邊說說感染瘟疫的災民都有什麼症狀?”沈安拉著他就往外走。

其實古代很多瘟疫,並冇有後世的某些病毒厲害。

很多時候,就是普通的流行性傷寒所致,隻是古人不知道其中的癥結所在。

再加上醫療衛生條件和醫藥跟不上,纔會導致大麵積死亡。

程穆跟了上去,瘟疫爆發之後,他也立刻安排了軍醫前去診治,所以隨口便能回答出來。

“之前派去的軍醫斷症,說那些災民應該是風寒侵體,導致病邪入肺,大多麵色潮紅,舌苔厚膩,喉嚨內又紅又腫,體熱流涕,伴隨偶爾劇烈的打擺子……”

沈安仔細聽完,腦海中立刻想到了一個名詞:流感!

冇跑了!

這玩意在後世看起來普普通通,很多人即使被感染了,頂多吃點藥便會好起來。

但殊不知,其實流感每年也會奪走不少人的性命。

更彆說隨便一個普通感冒都可能要人命的這個年代了!

確實可以算得上是瘟疫了!

“軍醫既然診斷出是風邪入體,難道冇有人開方抓藥救治病患嗎?”沈安弄明白了之後,開口問道。

“冇有!一來這種瘟疫看起來像是風邪入體,但和尋常的傷寒又有所不同,軍醫試過用一些治療傷寒的方子,都毫無效果。”

“二來這城中百業凋敝,軍醫就算有方子,也很難抓奇足夠上萬人所用的藥材。”

“我能做的就隻有,將城南被感染的安置區,徹底隔離起來,另外將未發現病患的百姓統統轉移到了城北。並在城中的龍朔大街灑滿石灰,隔絕兩片區域,防止擴散。”

程穆提起此事不由得長籲短歎起來。

他本以為老大這次將留守的重任交給他,可以好好表現一下自己的施政能力。

冇想到時不我與,竟然捅出了這麼大的簍子!

沈安頓了頓腳步,在他肩頭拍了拍:“你做得已經很好了!災民一次性湧入城中,難免會出現各種問題。”

“瘟疫的事情,你也不要太自責,有我在,這也算不上什麼大事。”

聽到這話,程穆愣了一下。

這還不算大事?

打一次仗,說不定死的也就幾千人,這瘟疫下來,至少城南那個爆發瘟疫的安置區,怕是一個也活不下來了。

說不定……

他不敢往下想,因為腦海中已經有了屍橫遍地,人間煉獄的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