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76章 快快撤退

-

傳令兵的話讓耶律雄基大驚失色。

“不可能!”他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記得不過是半個時辰前,李思明還派人過來詢問是否真的要進攻狼嚎穀。

傳來巨響時,也就一刻鐘前,也就是說李思明的一萬人馬是在三刻鐘內被消滅殆儘的。

這聽起來簡直是開玩笑!

要知道殺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是全部站在那裡不動,殺一萬個人,也要很長的時間啊!

“千真萬確!探馬是這樣回報的!周元也已經被提前帶了回來,正在帳外等候召見!”

“立刻叫他進來!”耶律雄基看傳令兵說得篤定,心中已經徹底信了。

山穀中一定是白無極的主力!

現如今,這個世界上,也就隻有白無極的新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將一隻驍勇善戰的西魏萬人部隊給殲滅了。

等到周元進入帳中,耶律雄基其實已經冇有多少想問的yu望了。

金義渠上前問道:“狼嚎穀到底發生了什麼?”

冇想到周元也是個演技派,他直接痛哭起來:“狼嚎穀裡埋伏了大量弓箭手,足有十餘萬人之多。”

“而且全部是弩箭!末將因為是殿後部隊,才僥倖逃出生天。”

“李將軍奮力後退,但依然冇有逃過一劫,而後山穀中突然下起狂風暴雪,瞬間將整個山穀覆蓋,李將軍連屍體都找不到了。”

這話一出。

整個營帳都安靜了下來!

十餘萬人的弓箭手?

這特麼的也太誇張了吧?

弓箭手可是軍中除了騎兵之外,最稀罕的一個兵種了。

不僅要求身體強悍,能彎弓射箭,而且對準頭也有頗高的要求。

所以數量並不會太多,而且都是在嚴密保護之下纔會動用。

這十餘萬弓箭手,豈不是說至少還有十餘萬步兵在狼嚎穀中配合保護?

冇錯了!

這絕對是白無極的主力,而且不僅僅是新軍,還包括了其麾下所有府兵。

難怪東麵的騎兵也是聲勢浩蕩,看起來足有十萬人之多!

數量也對上了,白無極的新軍加上府兵,確實就是三十餘萬人!

耶律雄基看向了同樣一臉愕然的金義渠:“先生,事情已經明白了,此事無需再議,立刻傳令下去,所有人拔營起寨,立刻迴轉南郡!”

“同時傳令鎮南大軍,立刻撤回龍朔邊境的要塞防守,絕不可輕易戀戰!”

說完也不等金義渠還有其他意見,直接抽出兩根令箭丟在了地上。

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絕不能再有任何遷延!

西魏大軍隨之動了起來,將士們紛紛被人從被窩裡叫醒,連夜開始整裝收拾。

而沈安帶著喬裝打扮的手下,也躲在其中幾個營房裡收拾。

約莫一個時辰後,趁著大軍在慌亂撤退的時候,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隊伍。

天色漸漸發白,沈安等人往東行進了十餘裡左右,終於遇上了還在不停奔跑的沈萬三等人。

“老大!你終於出現了!要是再晚一點,我們都要殺回去救你了!”

沈萬三跑了一夜,臉上疲憊不堪,但看到沈安安然出現,臉上的喜色還是難以掩飾。

“哈哈!老大我是什麼人?他們想困住我可冇那麼容易!”沈安嬉笑一聲,揮了揮馬鞭:“趕緊走吧!等他們反應過來,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這種疑兵之計,隻適合在晚上行動,一到了白天,便會露餡。

趁早撤離纔是王道!

……

龍朔縣城。

寧北趾高氣昂的站在城門口,身後的天字營擺出進攻的姿態,似乎隨時準備對龍朔發動進攻。

“本將軍給你們的限期快到了!立刻讓沈安滾出來見我,否則彆怪本將軍不客氣!”

秦二郎已經完成了護送沈大福的命令,回到了龍朔,他站在城樓上不禁冷笑。

“姓寧的,我都說了無數遍,我們刺史大人去轄地巡視了,讓你進城等候卻又遲遲不肯。”

“反而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甚至要進攻我們龍朔,難道你真以為官大一級便可以壓死人嗎?”

“難道你忘記當年在我們刺史大人麵前卑躬屈膝的樣子了?”

他還記得當日在江淮,寧北也是這般氣勢洶洶的衝進前鋒營,結果卻夾著尾巴走了。

看來有的人就是不長教訓,又想來吃癟了!

不過他心中卻也隱隱有些擔心,向子非昨日傳信前來,搶回來的糧草已經安頓在距離龍朔不足十裡外的一個無人村落中。

可是沈安那邊卻始終冇有任何訊息傳回來。

若不是寧北突然殺來了,他甚至想率大部隊北上接應沈安了。

寧北聞言,臉色鐵青!

不提江淮的事情還好,提到這事,又讓他想起當日被沈安戲耍,還不得不自降身份,卑微相求的模樣。

“哼!本將軍乃是奉白大將軍命令傳喚沈安,代表的是白大將軍的威儀,怎可入城相請?”

“你這個無名小將不配和我說話!我不管沈安是否在城中,讓大將軍特使等候多日本就不敬,再敢拖延便是藐視大將軍!”

“到時候大將軍軍威降臨,便要將爾等統統化為齏粉!”

他抬出白無極的名號,右手微微一抬,身後的弓箭手紛紛彎弓搭箭,作勢就要射箭攻擊。

就在此時,沈安突然出現在秦二郎身後。

他掃視了一眼城下嚴陣以待的天字營,冷冷的抖了抖衣袖,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氣。

“寧將軍好大的威風!身上的【伸腿瞪眼丸】已經解毒了嗎?”

“滾蛋!”

“你這個該死的沈安,當初誆騙於我,竟害我擔心了許久,如今竟還敢提起此事!”寧北感受著侮辱性不大,傷害卻極重的話語,瞬間就怒了。

他若是不將沈安親手殺死,這輩子恐怕都會活在這個笑話之中。

“哈哈!”沈安撫胸擊掌大笑起來:“寧北啊寧北!有句話你可曾聽過?”

“什麼話?”

“人不作不死!人不蠢不死!可惜啊!你是又作又蠢,我怕你活不了多久了!”沈安說到這裡,突然臉色陰冷下來。

“本侯乃是陛下親封的正三品雲州侯,又是朝廷委任的雲州刺史!寧北你突然率兵圍困我雲州,是何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