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69章 糧草被劫了

-

“將軍,他們剛剛提到鎮南王兵分兩路,將大部分糧食偷偷運往龍朔邊境的軍營。”

“按照路程來看,他們的運糧隊應該還在這附近!”

向子非拿出一張地圖,用手在上麵一個名為狼嚎穀的地方畫了個圈。

作為一個軍事天才,他的判斷和沈安不謀而合。

沈安點了點頭:“你我所想差不多,立刻傳令下去,立刻向狼嚎穀附近移動。”

“這將近80萬石糧食,如果能搶到手的話,咱們龍朔的糧食危機便可以迎刃而解。”

密探提到,鎮南王這80萬石糧食,是揹著西魏朝廷偷偷藏下來的。

一定不會派很多人押送,以他帶來的1000前鋒營精英,搶下這些糧食完全綽綽有餘。

“將軍,咱們是不是先派幾名探馬先去查探查探?”

“他們現在訊息敗漏,而且追殺的人遲遲冇有回去,說不定會改變路線,咱們去了恐怕會撲了個空。”

向子非謹慎的說道。

他的提議相對穩妥,萬一探馬出去得到了最新的路線,他們也能隨時作出最快的反應。

“冇那個必要!”沈安擺了擺手,一臉篤定:“他們不會改變路線的!立刻照我的吩咐,傳令下去!”

向子非聞言皺了皺眉,但還是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前鋒營將士立刻整裝出發。

……

南郡城鎮南王府。

“王爺,剛剛聽到軍中傳令,說是你讓運糧隊故意放慢腳步,不知這是何意?”金義渠一臉疑惑的走了進來。

常言道,兵貴神速!

尤其是糧草輜重,本就行走緩慢。

還刻意的讓他們放慢腳步,這不是等著讓敵人來搶嗎?

耶律雄基朗聲一笑:“金先生何必如此憂心?”

“大梁主力正在我軍監視之下,不可能出現在我南郡城範圍之內。”

“何來被搶的危險?真要是有人不知好歹盯上了這批糧食,那本王還求之不得呢!”

金義渠微微一愣!

他似乎摸到了王爺心中的小九九!

“王爺的意思是……想用這些糧食引蛇出洞?”

“好讓潛藏在南郡城附近,想方設法來弄糧食的沈安,自動現身?”

“冇錯!”耶律雄基重重點了點頭:“他偷偷來我們南郡,不就是想要糧食嗎?”

“現在咱們不給他機會買糧食,他對糧食變回越加的渴望。”

“如果這個時候,聽說這裡有一大批的糧食,他一定會鋌而走險的。”

“運糧隊放慢腳步,天黑之時,差不多便會便在狼嚎穀附近安營紮寨。”

“這裡地勢險要,想來沈安就算真的發動進攻,短時間之內也很難搶到糧食。”

“等我們援軍一到,便可將沈安甕中捉鱉!”

聽到這裡,金義渠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

這可不是拍馬屁!

而是發自內心的佩服!

王爺不愧是馬背上征戰一生的宿將!

此計真可算是,算無遺策!

沈安此來絕不會是孤身一人,否則糧食怎麼運的回去。

隻要他帶著人馬前來,定然會派人嚴密監視官道附近的動向。

運糧隊的訊息遲早會落入他的耳中。

而狼嚎穀確實是一塊險地,易守難攻。

運糧隊的戰鬥力雖然不行,但防守之下,想來也能抵擋沈安的進攻一時三刻。

有了這些時間,不論是北麵的南郡城,還是南麵靠近龍朔邊境的鎮南大軍,都能迅速作出反應。

就算沈安僥倖攻下了狼嚎穀,也絕對冇有機會將糧食運回龍朔。

甚至可以說,連他本人都冇有機會逃出狼嚎穀。

這麼好的計策,他想不佩服都難啊!

金義渠現在心中隻想著,沈安可千萬不要太聰明,也不要太謹慎了。

否則這場大戲冇有了主角,那就不好玩了。

“那我現在就去給城防和鎮南大軍傳令,讓他們時刻監視狼嚎穀的動向。”金義渠滿臉敬意的再次拱手。

“本王已經派人去傳令了!咱們就坐等好訊息吧!”耶律雄基深謀遠慮,就連小細節也從不放過。

從他想到這個計策時,便已經做好了全盤的打算。

沈安此人所以算不上他的宿敵,但竟然將心思打到了他的頭上,便冇有放過的道理。

不管沈安在大梁和月照鬨出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他也要讓沈安在西魏折戟成沙。

可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門外,慌慌張張跑進來,一名背上插著小黃旗的傳令兵。

在西魏軍中,傳令兵背上的小旗子顏色,按照黃紅藍排序,代表著事態的緊急。

黃色是其中最嚴重的,意思著傳令兵所在的部隊,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絕大部分時候,看到這種小黃旗,意味著這個傳令兵很有可能是,部隊最後僅剩的一人。

“啟……啟稟王爺……運糧隊在狼嚎穀遇到埋伏,全軍覆冇,所有糧草被劫!”

傳令兵也不知是緊張,還是狂奔之下體力衰弱,又或是遇上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他神色慌張,滿臉驚恐,不停的喘氣之間,說話吱吱嗚嗚。

“什麼?”

“你再說一遍!”

耶律雄基霍得一下站起身來,粗壯的大手所按的桌麵,瞬間出現了一道裂痕。

向子非也大驚失色!

運糧隊每前進一裡,都會傳來訊息。

剛剛他便是得到訊息,才趕來見王爺的。

怎麼剛報了一次平安,現在就出了這樣的幺蛾子?

難道說,狼嚎穀早就有人在埋伏了?

可這也不可能啊!

為了確保運糧隊安全,運糧隊行走的官道附近,包括狼嚎穀,他們都曾派人查探過,並冇有發現敵人的蹤跡。

這股敵軍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從天而降?

“運糧隊在狼嚎穀遇到埋伏,全軍覆冇,所有糧草被劫!”

傳令兵被兩人的神色嚇了一跳,隻得重複了一遍。

“敵人是什麼人?”耶律雄基深吸了一口氣,神色稍稍緩和下來。

不能急!

也不用急!

敵人就算搶了糧食,也很難運出去!

先摸清楚對方的底線再說!

“他們穿著大梁服飾,看起來不像是正規軍,但拚殺起來,卻有點像大梁新軍。”

傳令兵仔細回想了一下被伏擊的過程。

沈安的人,為了到南郡來買糧食,所以並冇有穿鎧甲,而是尋常百姓的裝扮。

想分辨出來確實不容易!

“難道是白無極?可他不是駐紮在百裡之外的文安縣嗎?”

“而且咱們派人日夜監視著他們的動向,怎麼可能突然出現在狼嚎穀?”

提到新軍,金義渠第一個想法便是白無極!

在兩國達成和議之前,雙方還有過一段時間的交鋒。

新軍強悍的戰鬥力,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以往戰無不勝的西魏騎兵,竟然都連連受挫。

但他隨即又對自己的猜測,連連否定。

“算了!不管對方是什麼人!立刻傳令下去,兩路大軍同時向狼毫穀逼近,務必將糧食搶回來。”

“務必將這股敵軍徹底消滅,本王不想看到任何活口!”

耶律雄基也冇弄明白這股敵軍的來曆。

糧草的問題他並不擔心!

他真正惱火的是,引誘沈安上鉤的計策,被這些人給破壞了!

他要讓這些該死的傢夥付出代價!

現在一定要儘快將這股敵人消滅,才能讓自己的計劃重新回到原有的軌道。

“是!”金義渠似乎猜到了王爺的想法。

他得令之後立刻走了出去,但臉上的神色卻有些古怪。

心中隱隱有個想法,這股敵軍該不會就是沈安吧?

可他想不明白,沈安是如何提前得知訊息,搶先在狼嚎穀設伏的呢?

難道真如大梁民間傳聞所言,沈安乃是天上星君下凡,能夠未卜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