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68章 截獲密探

-

“嗯!”耶律雄基手撫長鬚沉吟片刻:“此事倒是可行,不過切忌小心,切勿暴露了我們。”

“王爺放心!我這就去挑選得力的死士!”

敲定下來後,金義渠很快安排好人手,十餘匹快馬飛奔出城。

……

而這些死士剛剛出城不久,沈安和向子非等人也悄然接近了南郡城,潛藏在附近的一片樹林之中。

“踏踏踏……”

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

他派出去的探馬回來了。

“老大,情形有些不對,南郡城今日加強了城防,冇有郡守府簽發的身份文碟,根本進不去。”

“就連附近的翁城也是如此,裡麵到底什麼情況,根本無從得知。”

沈安聞言臉色變得異常凝重。

如此的話,想進城購糧的希望,便成了泡影。

難道隻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安雅君身上?

可萬一太子等人察覺出了貓膩,那便是兩頭落空。

龍朔縣城十餘萬張嘴,可都在等著他的糧食呢!

若是兩邊都空手而回,恐怕這十餘萬張嘴,在糧食耗儘之日,便是他龍朔縣混亂之時。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金戈撞擊和追逐的喊殺聲。

沈安立刻緊張的搭手看去。

雪地上,兩個衣著襤褸農戶打扮,但一看就不是尋常百姓的人踏雪而來。

在他們身後,四五十個身穿西魏鎧甲的軍士,嗷嗷叫的追殺著。

“所有人隱蔽,冇我命令不得出手!”沈安低聲命令道。“等他們靠近,第一時間將所有西魏軍士格殺!”

這兩人能招惹這麼多軍士追殺,而且還能一路逃到這裡,想來是掌握了什麼秘密。

秉著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的原則,沈安決定救下這兩人。

手下眾人待在冰天雪地裡,都無聊得淡出鳥來了,再加上有些日子冇打過仗了,一聽有架打,眼神都亮起了神采。

立功的機會來了!

追逐的兩方人馬,嘶喊著靠近過來。

“殺!”沈安一聲令下。

前鋒營的將士,立刻猛虎下山般衝了出去。

一波弩箭開路嗖嗖叫飛射出去,精準的將前排西魏軍士射倒在地。

雪地上瞬間開出了幾朵血色。

緊接著便是盾兵靠近,槍兵押後,噗嗤噗嗤紮了未被射中的存活者身上。

隨後刀兵在慘叫聲中,就是一頓亂砍!

不到片刻的功夫,西魏軍士便再也冇有一個能吭氣的了。

被追殺的兩人何曾見過這等乾脆利落的戰鬥,連逃跑都忘記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看著虎視眈眈圍上來的幾個前鋒營將士,四隻眼睛滿是驚恐,雙腿不停的打顫。

這些人好似神兵天降!

他們這麼倒黴嗎?

剛逃出虎口,又進了狼窩嗎?

沈安打馬上前,命令手下立刻打掃戰場,隨後看向了兩人。

“你們是什麼人?”

“西魏人為何追殺你們?”

兩人被嚇得不輕,話都說不清楚了。

“我……我是……”

“我們是……大梁探事司……探事司密探!奉陛下旨意……來……來,來打探西魏來年秋收進攻大梁的訊息。”

“昨日得到西魏鎮南王……準備……準備轉運糧草到大都去,為……為來年做準備。冇想到被偵騎……偵騎發現,才被追殺的!”

沈安聞言皺眉,這訊息對他而言,絕對是震撼無比的!

秋收後進攻大梁?

他一下子想明白了,梁帝和太子極力讓他到雲州來,意味深遠啊!

不是想給他一塊破地方,讓他難堪!

而是為了來年秋收後,藉著西魏大軍南下,讓自己死於亂軍之中。

這兩父子夠陰險!

夠狠毒!

要不是湊巧遇上這兩個探事司的密探。

他恐怕等到明年西魏大軍兵臨城下,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沈安心中義憤,但麵不改色,他翻身下馬:“原來是探事司的人,本官是新任雲州刺史沈安,前來查探敵情,冇想到竟然裝上了兩位為國為民的英雄,失敬失敬!”

兩人一聽,臉上瞬間一喜,趕緊拱手施禮:“參見刺史大人!”

沈安上前扶住:“不必多禮!你們為了朝廷,以身犯險,深入敵營,如今又獲得如此重要的情報,更是立了大功。”

“兩位英雄被一路追殺,想必ji渴難耐吧?來來來,先喝上兩口酒水,吃點乾糧,暖暖肚子!”

這兩人剛剛所言不詳,但除了西魏即將在秋收後大舉南下的訊息外,還有一個細節,讓他十分感興趣。

糧草!

兩人也確實又累又餓,一把抓過沈安遞過來的酒水乾糧,感激的看了一眼沈安後,便狼吞虎嚥起來。

沈安等兩人填了幾口後,才滿臉歉意的開口。

“兩位慢慢吃,酒水乾糧多得是!”

“本官如今忝掌雲州,為了治下百姓,對西魏之事也十分在意。”

“探事司本來直屬於皇帝,你們得到的訊息,本官不應該過問,但為了來年的抗敵做好準備,這纔到南郡來打探一下訊息。”

“剛剛聽兩位英雄說,鎮南王準備轉運糧草到大都去,這個訊息,能細說一二嗎?”

聽到沈安這話,兩人麵麵相覷的對視了一眼。

“這……”

“沒關係!沒關係!兩位英雄若是不好開口,就當本官多問了,本官立刻安排人護送你們回京,想來訊息傳到陛下那裡後,應該也會傳令本官,做好防備的。”

沈安趕緊擺手,來了一招欲擒故縱。

訊息傳回去,肯定到不了他手中。

不在這裡問出來,以後都彆想知道了!

探事司的人雖然是皇帝豢養的死士,但權力過大後,也漸漸腐朽了。

現如今真正視死如歸的已經不多了,否則剛剛也不會一嚇便招了。

沈安對他們有救命之恩,又以禮相待,他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刺史大人言重了,我兩唐突了。”

“事情是這樣的……”

等到兩個密探,把事情交代清楚,沈安拱了拱手,滿臉沉吟之色的轉過身去。

他朝著身旁的沈萬三使了個眼色。

沈萬三立刻會意,悄悄走到兩個又在拚命往嘴巴裡塞東西的密探身後。

“鏗!”

隨著兩聲慘叫,兩顆大好的頭顱滾落在雪地上。

沈安是不可能放過這倆人的!

不是他心狠手辣!

他不得不這樣做,否則這兩個人回到京城之後,跟梁帝提起遇上他的事情。

梁帝對此定然會有所警覺!

說不定又會有什麼其他新的陰謀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