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67章 西魏鎮南王

-

“將軍,這話你可說錯了!我是月照的中原人!白龍關和三遼的事情,我也知道好不好!”向子非不樂意了。

他翻了個白眼,手中多了個酒壺,猛地灌了一口後遞給沈安。

將軍大,天寒地凍的,來一口!”

“你暫時還是彆想打白龍關的注意了!”

“這座城,除了能繞過橫斷山,否則絕對不可能拿下。”

“當年北地蠻夷,也是如此繞道背後,纔將其收入囊中的。”

沈安默默點頭又搖頭。

彆人不行,不代表他不行!

因為他手中,有足以改變關隘優勢的炸藥。

隻要給他足夠的發展時間,他保證能將這城堅牆厚的南郡重新改名。

“冇有什麼絕對不可能!”

“白龍關用不了多久,便會重新回到我們中原人手中!”

沈安斬釘截鐵的說道。

每個字都擲地有聲,讓向子非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霸氣的感覺。

沈安不是在開玩笑,他是真的要將白龍關奪回來!

而且,是真的能奪回來!

也許是被沈安自信和篤定中透出的霸氣所感染!

向子非新潮盪漾,臉上戲謔的表情一掃而空,認真的說道:“好!將軍高瞻遠矚,雄心壯誌,向子非定然願鞍前馬後,隨老大一同開創盛舉。”

“行了!馬屁留著成事後再拍吧!”沈安接過酒壺,猛灌了一口。

烈酒下肚,身子頓時暖和了不少。

他揚了揚馬鞭:“把沈萬三叫來,讓他隨我去一趟,你在這裡等我的訊息,隨時準備接應我。”

“不如帶我去吧?”向子非一臉不樂意。

他自認為比沈萬三機靈多了。

而且聽聞了不少沈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事蹟,也想親眼見證奇蹟是如何發生的。

“帶你一個文弱書生去有個屁用?”

“沈萬三雖然冇咋讀書,但好歹拳腳功夫還不錯!關鍵時候不會拖我後腿!”

“再說了,你走了,這裡怎麼辦?萬一我拚死拚活搞來糧食,這裡冇人接應,我不是白費力氣?”

“彆墨跡,趕緊滾!去給我叫人!”

沈安嗔怒說道。

他此去可不是遊山玩水,那是要到龍潭虎穴中走一遭。

打發了向子非,帶著沈萬三迎著風雪北上。

與此同時。

一匹快馬狂奔進了南郡城的鎮南王府。

“哼!難怪大梁日漸削弱,沈安這等人才,卻被一國太子如此坑害。”西魏鎮南王耶律雄基手握信函,冷笑說道。

皇甫胤安的信已經八百裡加急送來了。

讓他嚴防死守,千萬不能讓沈安將糧食帶走。

“王爺,此事倒也算瞌睡遇到了枕頭,咱們剛剛接到朝廷征調糧食的詔令,本就打算控製城中的糧食供應。”

“冇想到大梁太子便傳來訊息,反正我們也要做,正好賣個人情,還能順帶拿下他承諾的利益。”

一個幕僚拱手說道。

耶律雄基點了點頭,手中拿著一個旱菸袋吧唧吧唧的抽著:“那沈安此人,你們覺得該如何應付?”

“這個人最近平江淮、和月照,在大梁名聲大顯!此人詭計多端的手段,就是我們遠在千裡之外,也彷彿感同身受,捫心自問,我們若是身陷其中,恐怕也會著了道。”

“是啊!想想堯月理一國丞相,再加上諸多位高權重的月照大臣,竟然被沈安玩弄於股掌之中,最後落得個身死財去的下場,沈安此人實在危險至極。”

“幾位的說法,在下也十分讚同,所以王爺雖然可以答應大梁太子控製糧食的請求,但此人絕不可輕易放他進城,否則誰也不敢說他會不會有其他陰謀詭計!”

“冇錯冇錯!王爺不如下令,管控城門,嚴防死守,若是沈安真的敢冒險前來,直接格殺,絕不能讓他有機會進城鬨出事端。”

幕僚眾口一詞。

對沈安誇讚的同時,都十分忌憚。

生怕落得個堯月理等人同樣的下場。

耶律雄基也深以為然:“本王也正有此意,而且此時正是大軍將雲州運來的糧食押送往大都的關鍵時候,絕不能因為沈安的事情,耽擱了。”

他和當今皇帝耶律淳安不對付。

雖然極不情願將糧食送到西魏的都城大都,但也不能被對方拿了把柄在手。

畢竟他就算想爭奪皇位,還需要朝廷眾多大臣的支援才行。

拒絕運糧,那得罪的不僅是皇帝,還有諸多朝臣。

“運糧一事,你們有什麼看法?”他開口問道。

“王爺,我統計了一下,我們此次搜掠雲州,總共得到了一百萬石左右的糧食,除了留下五十萬石用於安置流民外,我建議轉運個二十萬石去大都便足以了。”

“在下附議!朝廷也不知咱們到底得到了多少,我們便以雲州連年戰亂為由,給他們二十萬石敷衍一下。”

“諸位說的是,不過此事還要謹慎在意,在下認為,應當讓押送糧草的大軍,分成兩路,一路重兵看護,押送二十萬石糧食去往大都,另一路先將糧食押送至駐紮在龍朔一線的軍營之中。”

“附議!”

耶律雄基聽完眾人之言後,最終拍板敲定。

命令立刻傳達了下去,幕僚們紛紛離開,隻剩下一人。

“王爺,關於沈安的事情,我還有些事情,想請王爺定奪。”留下之人名為金義渠,乃是耶律雄基的心腹。

“你說!”

“沈安此人危險,大家都眾所周知了,不過他此次出任雲州刺史,也不知是否和對抗我們西魏有所關聯。”金義渠娓娓道來。

“如若是梁帝委以重任,想要以沈安之能抵禦我西魏鐵騎的話,我們也不得不防。”

“此事不如回信大梁太子,詢問一番,若我猜不錯的話,此人定要儘早除去,否則日後必成大患!”

耶律雄基濃眉深鎖,臉上閃過一絲猶豫。

正如眾多幕僚所言,沈安是個十分棘手的人。

但是不是他的敵人,卻還未可知,若是按照金義渠的說法,雙方便站在了對立麵。

真的要這麼做嗎?

他作為南郡之主,本就是個主和派,想讓南郡子民過安穩日子,主動樹敵不是他一貫的作風。

“你有什麼打算?”他問道。

“大梁太子既然會阻撓沈安從我們南郡獲得糧食,想來還有其他手段對付沈安。”

“這個時候,如果我們以大梁太子的名義,派些死士到龍朔去,殺死沈安再好不過,若是殺不死,也能栽贓嫁禍給大梁太子。”

“這樣的話,若是日後兩國大舉開戰,以沈安和太子的嫌隙,說不定會成為咱們拉攏沈安的契機。”

金義渠的目光陰柔轉動,他是個目光長遠的謀士。

投靠鎮南王可不僅隻想獲得眼下的地位和利益,他要助推耶律雄基登上帝位。

到時候封侯拜相,便唾手可得。

對於沈安,他的拉攏之意更勝敵意。

隻不過當下襬明車馬的去說服,還不到火候。

他要讓沈安陷入絕境,並和大梁朝廷之間徹底冇了信任後,再出手!

但若是沈安逃不過這一劫的話,那他的拉攏就當從未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