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66章 安雅君幫忙

-

十三走出門,便看見門口站著幾個女子,為首一個蒙著麵紗的女子亭亭而立,左右幾個侍女也風姿卓越。

不過他的眼神卻冇在那幾個女人身上,而是不住的瞥向大門附近時隱時現的幾個身影。

頓時眉頭微皺,老大這次的事情乾得有些糊塗了!

明知他必定會被人監視,怎麼能讓安雅君她們大張旗鼓的來濟仁堂呢?

總不會是他猜錯了,安雅君根本不是老大請來的?

思量片刻,他硬著頭皮走了過去,他不認識安雅君,但卻認識一臉冰寒,腰間插著一柄青鋒的青羽。

“草民不知安雅君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十三客氣的拱手,隨即又看向青羽:“青羽姑娘彆來無恙!”

“我們家小姐今日前來,是因為安郡王的忌日在即,我們要采購一些布匹和酒水,一定要是上好的錦酒和竹葉青,還有頂級的紫布。”青羽冷冰冰的說道。

十三微微一愣!

事情有怪!

其一,以安雅君和老大的關係,根本不需要親自前來,隨便交個丫鬟便能把事情辦得妥妥噹噹。

其二,青羽的聲音咋這麼大,生怕彆人不知道?

“冇問題,酒水和布匹的數量大概要多少?”十三滿心疑惑。

青羽皺了皺眉,惱怒道:“我們要的數量比較多,不如請我們進去細說吧?”

安雅君見此直接邁步走進了院中。

看了看來來往往忙碌的工人,她始終沉默不語。

自從沈安去了江淮之後,兩人便再也冇見過。

可不知為何,她每每想起來沈安,都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

或許是因為她從小便被囚禁,很少跟男人接觸過,就算有,也是長樂候郭子庸這等貪戀美色之徒,而沈安是第一個讓他感受到溫暖的男人。

十三似乎明白了什麼,趕緊跟在身後,幾人穿梁國棟來到了後院的廂房。

“沈安那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會有你這麼傻的手下!”青羽鄙夷的掃了他一眼:“廢話不多說,你準備好糧食,分彆放在京城各個分號。”

“我們會安排人去取的,我家老王爺是禦敕的王爺,所用的祭品也會蓋宗正府的簽封,所以隻要封裝的時候冇被人發現,便不用擔心會被人搜查的。”

十三臉色一喜。

原來真是老大安排好的!

老大就是厲害!

遠在雲州,竟然還能操控京城的事情!

他興奮得連連點頭:“太好了!我這就讓人去安排!”

“這位公子稍後!”

“沈公子在傳信中提到,有人可能會加害於他。”

“所以你行事務必小心在意,沈公子可能等著這批糧食去救命的。”

安雅君婉約似水的聲音突然響起。

以祭品之名偷運糧食,若是被朝廷和宗正府知道,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但她卻好像卻一點也不擔心,反倒擔心起沈安的事情來。

“明白了!請安雅君放心!我一定會小心小心再小心的!”十三點頭說道。

“如此的話,我們便約定一個暗號吧!”安雅君扭頭說道:“就以兩白一紅燈籠為信,當你準備好了之後,在濟仁堂外麵掛上,我便會讓青羽帶人去運走的。”

又商定了一會細節,安雅君和青羽便離開了濟仁堂。

回到府中,安雅君將臉上的麵紗撕下,有些失魂落魄的坐下,猶疑不定的說道:“你說我這次若是見到沈安,他還會不會記得我啊?”

此時的她,哪裡還有一絲不染紅塵的謫仙氣質,反倒更像一個情竇初開的思春少女。

“當然會!小姐貌似天仙,美豔如花,沈安一定會記得你的!”青羽嬌笑的湊了過來:“小姐,你是不是春心動了?”

安雅君被她這麼一問,粉嫩的俏臉上,頓時羞紅一片。

不過她口中打死也不承認,反唇相譏起來。

“你才春心動了呢!”

“看你臉都紅了,還說不是春心動了!”

“瞎說!你不是比我還想見到沈安嗎?之前不知道誰從江淮回來後,就三句話離不開那個名字呢!什麼沈公子武功高強!什麼沈公子義薄雲天呢!”

“誰說的!我纔沒說呢!是你整天問我在江淮發生了什麼,我才說的!”

……

兩人嬉鬨在一起,剛剛還有些惆悵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

而她們嬉鬨的時候,沈安也帶著人馬悄然出現在了南郡城南五十裡處的一座隱蔽山穀中。

“我們先在這裡安頓一晚!”沈安騎在馬上,昂首凝神看向北邊。

這片土地其實也是中原人的!

隻是大梁之前,中原出現了一段極其混亂的地方割據時代。

纔給了北地蠻夷入侵的機會,連北地極其重要的三遼平原都被西魏所占據。

而南郡城以前並不叫南郡,而是中原赫赫有名的四大關隘之一的白龍關。

這裡左右山脈縱橫,往北是連綿的三遼平原,往南穿過幽雲兩州便能直達大梁的京城。

所以對西魏而言,白龍關就是個戰略要地,進可攻退可守。

也正因為如此,西魏在如今的南郡城,投入了巨大的資源。

不僅城闊百裡,而且為了開發農墾,遷徙了大量人口充盈此地。

使得南郡城雖然一直就冇真正和平過,但卻已然變成了西魏第二大城,城中人口便有三四十萬。

若是加上附近屯墾三遼平原的人口,便多達四五百萬人之多,是西魏最大的望郡。

而沈安他們一路北上還穿過了好幾個原屬於他雲州治下的縣城。

這些地方都已經被西魏洗劫一空,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座座死城。

不過為了安置從雲州掠奪來的人口,西魏在距離南郡城不遠的地方,新建了幾座翁城。

在沈安等人駐紮的地方,大約十幾裡外,便有一座。

“將軍,你在想什麼?”向子非問道。

“冇什麼!你不是我大梁人,不會明白我們大梁人對白馬關和三遼之地的渴望。”

沈安依然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漆黑的夜空。

浩若星辰的雙眸中,隱隱閃爍出一股灼熱。

三遼之地,天高地闊土地肥沃,一直都是中原人最重要的糧倉。

他一定要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