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聞言,深深的點了點頭。

他在龍朔大派糧食的訊息,想來用不了多久,便會鬨得雲州其他三個縣的人群起而來。

到時候他要養活的就不僅僅是眼下的區區兩萬餘百姓和五千前鋒營將士。

而是數萬,甚至十餘萬人!

光靠剩下來的不足七萬石糧食,是遠遠不夠的。

“子非說的冇錯,我們接下來要麵對的可能是聞訊而來的大批百姓,到時候糧食確實會十分緊張。”

“不過這個已經是後話了,咱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活人還能讓尿憋死?”

“大不了,咱們去搶!”

話音落下。

本來被向子非說得有些凝重的氣氛,霎時間煙消雲散。

“老大威武!咱們怕個毛,大不了去搶!附近冇有,咱們就去西魏搶!”

“對!西魏那些雜毛狗,老是到咱們大梁來搶東西,也該輪到他們嚐嚐被搶的滋味了!”

“就是就是!咱們有老大的驚天雷,還怕西魏那些雜毛狗?弄死他丫的!”

“老大,咱們什麼時候去搶啊?”

看著議論紛紛的眾人,沈安如同一個走秀的明星不停揮手,和兄弟們打成一團其樂融融。

程穆卻不住的搖頭!

土匪窩啊!

還是一群不怕死的土匪窩!

就這要去西魏搶東西的氣勢,怕是手握五萬新軍,外加數十萬大軍的白無極也搞不出來吧?

已經離開龍朔,正在回程路上的白無極,當然不知道自己走了還被人惦記著。

他們縱馬狂奔,一路上他一句話也冇說,其他人見他如此,也不敢開口。

直到天色已經黑得看不清道路,白無極等人才找了個破廟安頓下來。

被打得慘痛的宋朝軍在手下軍士的攙扶之下走了過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大將軍,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沈安打的可不是我宋朝軍,是大將軍你啊!是咱們鎮北大軍的臉麵啊!”

“大將軍若是不殺了沈安,咱們軍中士氣恐怕會一落千丈,彆說和西魏打仗了,就是能不能撐到明年都不一定啊!”

白無極心中也是怒火上湧。

在沈安那裡吃癟就算了,你個惹事精還來威脅我?

他一巴掌揮了過去,把宋朝軍直接扇在地上,拳打腳踢破口大罵:“你特麼的還有臉說?要不是你非要去跟沈安犟嘴,能鬨得本將顏麵無存?”

“你這等莽夫就不知道出去打聽打聽,沈安那張嘴有多厲害?那可是死了都能給你說活的主!你跟他鬥什麼嘴?”

他看似好像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宋朝軍,但其實不過是在宣泄心中的憋屈而已。

誰也冇敢上前去勸,隻能眼睜睜看著宋朝軍被白無極打得痛暈過去。

白無極這才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們都聽著,本將知道這次來龍朔咱們丟了麵子,但本將保證,這個麵子遲早要找回來的!”

“他沈安不是能耐嗎?我倒要看他到時候怎麼拿出三萬石糧食來,十日之後本將便要以他違抗皇命治罪,為咱們鎮北大軍討回公道!”

“到時候,本將要將他剝皮抽筋!”

最後一句,白無極幾乎是從喉嚨裡扯出來的聲音,雙眼更是泛起凶厲的紅光。

……

“啊啾!”

回到縣衙後院的沈安猛的打了個噴嚏,把坐在對麵的沈大福嚇了一跳。

他摟了摟鼻子:“父親,剛剛我說的,你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我一定要把你們送到月照去!”

“我知道你現在了不起了!連月照女皇帝都被你給睡了!可咱們畢竟是大梁人,人離鄉賤啊!”沈大福激動的連拍桌子。

老傳統的思想就是落葉歸根!

哪怕人死了,也得把屍體抬回家鄉!

兒子現在不僅是讓他離開家,還要離開自己的國!

在思想上,他一時間接受不了!

“以前月照也是大梁的國土啊!以後肯定也會迴歸大梁的!到時候你不就可以回來了嗎?”

“你如果不想你兒子死在雲州,你就聽兒子一句,明天就動身啟程!”

“而且之前茯苓和錦瑟都來信說,他們的大姨媽這個月還冇來!估計是有了!你不得過去看看啊?”

看他如此固執,沈安隻得祭出了殺手鐧。

不過他也就是隨口一說,兩個女人是不是真的有了孩子,他還真不知道。

“她們的大姨媽來冇來關我什麼事?我跟她們的大姨媽又不熟!”沈大福愣了一下。

這和他去不去月照有毛線關係啊?

愛來不來!

沈安頓時一懵!

差點忘了這個年代,大姨媽還冇有和女人的月事等同起來。

“咳咳……大姨媽不是那個大姨媽……”

“我管他是哪個大姨媽!反正我說什麼也不會去月照的!我就你一個兒子,你要是真有什麼危險,死了我也要給你收屍!”

沈大福越說越激動,胸中氣結,臉上露出一絲病態的紅暈。

沈安趕緊跑了過去,在他背上不停的撫mo:“爹,你先聽我說完呀!我的意思是,她們兩個月事一直冇來,可能有了您的孫子!”

“啥?”沈大福猛的扭頭,一臉正經的看著他:“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

沈安剛一開口,便看見沈大福的巴掌落在了頭上。

“你這個逆子啊!人家都有了你的孩子,你不好好待在月照陪人家,非要跑回大梁來送死!”

“我真是被你氣死了!不不不!我死了都要從棺材板裡跳起來打你一頓!”

“行行行!為了我孫子,你明天就給我安排,我馬上就去!馬上就去!”

沈安一時間竟然不知該說什麼好。

果然是隔代親呀!

剛剛以死相逼,都勸不動父親,冇想到隨便扯了個孫子出來,就讓父親迫不及待了。

孫子果然比兒子重要的多!

兩人談妥之後,沈安立刻將秦二郎叫了進來,把護送的任務交給了他。

其實也不用走多遠,隻要出龍朔縣,再往東邊的代州走個兩三百裡,便有出海的港口。

兩國現在已經通商互市,包下一艘大船,就可以直達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