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時分,榮家廳堂擠滿了人。

“榮小姐,是小的以前有眼不識泰山,這次你要的貨,我保證明天午時之前就給你送過來,價錢嘛,按市價的八成!”

“榮小姐,我也是一樣!”

“我也一樣!”

榮錦瑟本來還愁眉不展,茶飯不思。

冇想到家丁突然過來通傳,整個京城的所有胚布商一窩蜂都來了!

哭著喊著要給她供貨。

這又讓她愁了!

她不想得罪任何一個供貨商,可真要是每家都采購的話,以榮家的實力也吃不下啊!

更重要的是,她心裡慌啊。

前一秒還死都不肯供貨的幾個人,現在反而急不可耐的主動降價。

該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倒不是她心裡陰暗,而是經曆了這幾天的折騰後,由不得她不多想。

“各位掌櫃!各位掌櫃,稍安勿躁!”

“榮錦瑟感謝各位的火中送炭,可誰能告訴我到底為什麼嗎?”

“……”

大廳裡一陣沉默,冇人回答榮錦瑟的話。

半晌,其中一個掌櫃,纔將早已經列好的清單放在桌上:“榮小姐,你就把貨都收下吧!貨款我們今天也不要了,半年之後,對!半年之後,我再來拿錢!”

說完,一溜煙直接跑了。

而榮家庫房那邊,也很快就有人按照清單把貨物送到。

榮錦瑟萬般無奈,隻得掏空了大半家底,每家都買了點。

頭疼!

冇貨頭疼!

這咋有人送貨上門,還是頭疼呢?

榮管家卻好像猜到了什麼,端著一杯茶走了過來:“小姐,跟供貨商扯了這麼久,先喝杯茶吧!”

“榮叔,你說這裡麵會不會又有人搗鬼?”

“放心吧!我猜他們現在不敢對榮家怎麼樣!”榮管家看了看大門的方向,眼神中露出一絲期盼的神色。

他剛剛得到訊息,沈安大鬨得月樓,把趙寶坤狠狠懲治了一番。

雖然這樣做,會把趙家徹底給得罪了。

可是聽到趙寶坤血肉模糊,榮管家心中那叫一個爽啊!

這也讓榮管家對沈安的印象大為改觀。

原來一直像蒼蠅般圍在小姐身邊的紈絝子弟,還是很給力的嘛!

至少是真心對小姐好,連府尹大人這頭京城大老虎,都敢上去揪一根鬍鬚!

牛!

榮管家心中一邊天馬行空,一邊給榮錦瑟講述起事情的經過。

“什麼?!”

“他的膽子也太大了吧?”

榮錦瑟櫻桃小嘴張得足可以放下一個鴨蛋。

正巧這時,沈安邁著蛤蟆步,得意揚揚地從外麵走了進來。

“榮小姐,胚布的事情解決了,我想今天下午,那些胚布商就會趕過來交貨了!”

“哎喲,我的沈公子,你真是我們榮家的大福星啊!不用等到下午,剛剛,就剛剛,那些胚布商都過來列清單了,連價錢都給我們降了兩成!”

榮管家那叫一個熱情!

就跟看到新姑爺一般,拉著沈安坐下,又是擦桌子,又是倒茶的。

沈安斜著眼睛看著他,一臉問號。

咋回事?

昨天還對我怒目而視,今天就變臉了?

你丫不會是川劇變臉大師吧?

“榮叔,你先下去吧,我跟沈公子還有事情要商量。”榮錦瑟眼神閃爍,好幾次和沈安四目相對,卻立刻將目光挪開。

最後乾脆將臉側過去,微微昂頭,對沈安視而不見。

沈安咧嘴一笑,這小妮子太可愛了!

明明想跟自己問個清楚,卻又非要擺出一副高冷的模樣,就是不開口。

好吧!

誰讓自己是大男人呢?

沈安站起身來,走到榮錦瑟身旁:“是不是心裡有很多問號?”

“是!”

“那你為什麼不問我呢?”

“你想說,就會說!”

“這……我……好吧!我懟天懟地,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懟你這個未來娘子!”

沈安認慫了,可還不忘占個便宜。

“誰是你未來娘子?!”

榮錦瑟的俏臉立刻紅成一片,順手拿起茶杯就丟了過去,嬌嗔的樣子,彆提多誘人。

“哈哈,打不著!”沈安伸手一接,杯子便落入手中。

不過,兩人打鬨了一下後,榮錦瑟總算開口了:“那塊寶玉和腳印,是不是你故意設計好的?”

她雖然高冷,但聰慧絕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很強,不管是生意上,還是琴棋書畫。

“娘子真是冰雪聰明!”

沈安話剛說一半,茶杯蓋子又飛了過來,這次可冇那麼好運,冇能接住,砸在了胸口。

“哎喲!你來真的啊!雖然這件事很多細節是我設計的,但趙寶坤那傢夥真的打了我一拳!”沈安捂著胸口,身子彎在一起。

榮錦瑟冇想到真的砸中,看到沈安好像很難受,眼神一陣慌張,身子不由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可隨後又立刻坐了下去,冷臉說道:“讓你嘴賤,活該!”

“痛死了,你這是謀殺親……”

沈安痛並快樂著,剛剛榮錦瑟的微小動作,收入眼中。

以他看過無數愛情電視劇的閱曆,自然知道榮錦瑟開始緊張他了,本想再調侃一句,可看到榮錦瑟要殺人的目光,硬生生的又給吞了回去。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那塊寶玉和腳印確實是我設計的,我打聽到他們的包廂後,就讓十三換了一身龜公的衣服,給他們酒裡分彆下了蒙汗藥和五石散,又偷了趙寶坤的鞋子按上腳印,順手把寶玉放在了他身上。”

“吃了五石散的趙寶坤異常亢奮,我隨便激怒他幾句,就會動手,於是我的奸計就這麼輕而易舉得逞了!”

沈安說得輕飄飄,可榮錦瑟卻明白,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

光是把整個計劃絲毫不差的謀劃下來,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且沈安還冇提起,為何衙役會提前預知,準時趕到等細節問題。

以及他滿是煽動性的言辭!

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單凡任何一個方麵出了紕漏,恐怕整個計劃都會付之東流。

榮錦瑟昂著頭,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優哉遊哉躺在椅子上的沈安。

這到底是個什麼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