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55章 捉姦細

-

向子非離去之後,沈安立刻對身邊的人吩咐下命令。

“程穆,你擅長坐鎮中軍,我留1000人給你,保護好這裡的家眷。”

“秦二郎,還有1000人,你我各帶500,一前一後,但凡發現有任何不軌之心的人,格殺勿論!”

聽到這話,程穆差點摔一下馬。

好吧!

剛剛還底氣十足的老大,瞬間便換了風格。

咋立馬就小心翼翼起來了呢?

真是看不懂你!

秦二郎似乎看穿了程穆的心思,貼到他身旁,用手指了指腦袋。

“老大這裡跟一般人不一樣,你以後就慢慢習慣了。”

“滾你媽的蛋!快去!”

儘管秦二郎的聲音壓得很低,可是沈安還是聽見了,馬鞭揮了過來,打在秦二郎的鎧甲上鏗鏗作響。

所有人領命出去之後,沈安點了500人,策馬揚鞭往前走出一裡左右,便讓手下10步一人左右散開。

小兵雖然回報,附近已經冇有了其他人的眼線,但他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果不其然,在距離官道附近的草叢中,手下很快發現了一個奸細。

以前鋒營將士們的身手,三下五除二便把人抓到了沈安麵前。

“我是城裡的百姓,剛剛隻是想在草叢裡方便一下,你們要乾什麼!”

“你們是什麼人?要公然攔路搶劫嗎?”那奸細先倒打一耙,賊喊捉賊起來。

他是太子手下天機閣的人,所以知道沈安是官家的人。

把自己偽裝成普通百姓,想來便會安枕無憂。

但下一秒,他傻眼了!

沈安朝他豎起了大拇指:“恭喜你!猜對了!我們就是攔路搶劫了!”

“來人!搜身!搜不出值錢的東西,就拖到一旁砍了!”

那奸細頓時慌了:“你……沈大人你身為……”

“等等!”沈安打斷了他的話,嘴角咧到了耳根:“你剛剛叫我什麼來著?沈大人?莫非你認識我?”

“對對對!沈大人之名,在城中如雷貫耳!小的認識你!”奸細趕緊順竿爬。

“那好吧!”沈安無奈地攤了攤手:“既然被你們看穿了身份,那我更要殺你滅口了!”

噗……

左右的前鋒營將士,再也憋不住了。

老大,咱能按套路出一次牌嗎?

你這是要玩死人家嗎?

那奸細徹底懵了!

進了天機閣,他早料到有被人抓的一天,做好了被嚴刑逼供的打算。

可萬萬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沈大人,你到底怎麼樣?”他心中有些著急了。

“殺你啊!還能怎麼?難道你來的時候,太子冇跟你說嗎?”沈安笑嘻嘻的說道。

“太子冇……我不是太子的人!”奸細一時不察,瞬間破功。

沈安站起身來,一臉可惜的說道。

“這樣啊!我這個雲州刺史和侯爵,本來是太子上奏表功才得來的,太子對我也算知遇之恩,你若是太子的人,我倒可以放你一馬。”

“但你既然不是的話,那我也隻能殺人滅口了!來人啊!動手吧!記得一定要亂刀砍成肉醬,讓人分辨不出容貌來!”

明麵上,沈安眼下的官職和爵位,雖然不完全因為太子的表功,但太子確實在奏摺上對沈安在月照的事情大加讚賞。

不知情的人,便以為沈安和太子的關係極好!

這個奸細本就是天機閣的外圍成員,所以纔會做盯梢這等末流的事情。

聽到沈安這話,一時間竟有些信了。

“彆彆彆,我是太子的人!”

“真是太子的人?”沈安笑著問道。

“是是是!沈大人明鑒!我真是太子的人!”

“空口無憑,你有何為憑?”沈安突然笑容收斂,聲音也冷了下來。

這一下把那奸細問倒了,他不過是天機閣的外圍,連給太子辦事都是偶然聽上峰說起的。

哪有什麼憑據?

“我……”

“冇有?那就不是太子的人了!”沈安一看他支吾,立刻再添了一把柴火:“來人啊!拖出去砍成肉泥!”

“我……我雖然冇有憑據,但我知道一件事,沈大人和太子關係密切,肯定也能分辨出來。”

那奸細已經慌了神!

為了活命,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都管不上了!

“說說看吧!”沈安心中一喜,卻麵不改色。

“我前些日子聽說,太子正在和西魏一個大官商議雲州的事情,想來是為了沈大人能在雲州安穩當官,要替你提前打通西魏那邊的關係。”

奸細說著,還一邊腦補其中的原因。

“你連這事都知道,看來真是太子的人!”沈安冷笑不已。

太子會為他去打通關係!

怕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過這個訊息,倒是給他提了個醒。

太子現在對他的殺意,比梁帝還要更急切。

為了殺他,就算和西魏的人聯合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對對!我真是太子的人!”那奸細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把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一般。

“嗯!那你走吧!”沈安擺了擺手,轉身之際,朝著身旁的兩個手下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手下立刻會意,和那奸細有說有笑的走進了附近的小樹林。

沈安帶著其他人繼續巡邏,直到程穆派人過來傳信,說是向子非已經帶著糧食趕回來了,才趕了回去。

“有多少糧食?”沈安瞄了一眼排成長龍的馬車,也看不出數量來。

“我粗略估計了一下,大概是十五萬石左右。”向子非沉吟片刻,開口道。

但對於沈安帶著這麼多糧食,他還是十分不解。

要知道現在的運輸,除了水路之外,陸路隻能靠人扛馬拉,可不論是人還是馬,在運輸過程中都要大量消耗糧草,而這個消耗往往會占到總量的至少三分之一以上。

這就意味著,十五萬石糧食從京城運到雲州,可能就隻剩下十萬石而已。

這對於龍朔等四個縣城多達四五萬的流民而言,不過就是一年左右的口糧。

而且這還是按照賑災時大多用稀粥來算的,真要是讓人都吃飽飯的話,恐怕頂多撐十個月。

並非是長久之計!

反倒會大大增加雲州被人盯上的危險。

得不償失!

除非沈安會采納他的意見,集中資源到一兩個縣城,對其他縣不管不顧,纔會有餘力徐圖後進,並組織流民生產糧食。

“這個數量確實少了點,但也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