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話,藺茯苓已經是麵紅耳赤,嬌軀輕顫,額頭緊緊埋在沈安懷裡。

她喜歡沈安,很久了!

或許是破廟刺殺那日。

或許是他在月照拿出驚豔震驚自己那日。

又或許,是朝夕相處的每一日。

藺茯苓的內心早已淪陷。

儘管知道自己是月照女帝,儘管知道以後不可能和沈安浪跡天涯,可藺茯苓還是想放縱一次!

手指輕輕撫上沈安堅毅的下顎,一雙滿含春水的眼睛看著他。

這樣的傾城美人主動跟自己說生孩子,還滿眼愛意看著自己,是個男人都忍不住啊!

沈安內心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好!”

他一把將藺茯苓抱起,走進了偏殿背後的寢宮。

偌大的寢殿隻剩下曖昧的氣息,藺茯苓未經人事,此時腦海中隻有懵逼兩個字。

真的要做嗎?

沈安冇給她考慮的機會,如同下山猛虎般撲了過來,鼻尖順著如藕般粉嫩的脖頸遊走。

嗅著體香,沈安一顆心早已經奇癢難忍。

雙手齊出直接扯落了藺茯苓身上的紫色龍袍。

貼身的衿衣!

最後隻剩下一層繡著朵嬌豔牡丹的紅色肚兜!

藺茯苓無處安放的兩隻柔荑,自然的想要擋住漸漸暴露出來的**。

可手的麵積能有多大?

白皙的酮體!

吹彈可破的皮膚!

高聳的shua

g峰!

一個都遮不住!

她懵神之際,忽然感覺胸前一涼,最後的肚兜也滑落在一側,她羞澀的緊閉雙眸,絕美的長睫毛不停顫抖。

“唔!”

“等……”

殷紅的雙唇跳動,卻又被沈安的嘴堵住。

不久後,偏殿的寢宮中傳出一道極力想要壓抑,卻又始終壓抑不住的高亢痛呼,劃破漆黑的夜空。

隨後……附近宮殿的宮女太監,麵麵相覷。

什麼情況?

女帝陛下這麼猛嗎?

不過誰也不敢多問!

全都當著冇聽見!

隻是苦了在皇帝專門負責宴客的鳳陽閣裡那些太監宮女了,等了一晚上也冇見陛下和大梁特使前來用膳。

翌日。

藺茯苓滿臉緋紅的醒來。

看到依然還在酣睡的沈安,她咬了咬紅唇,不知該不該叫醒他。

沈安一個翻身,胳膊搭在了她的胸前,還不安分的捏了一下。

“唔~~~”

藺茯苓嗔怒的嬌吟一聲,臉上的潮紅更甚了幾分,趕緊側身翻下了床,正想搜尋自己的衣物,慌亂的眼神恰好撞上了睜開雙目的沈安。

羞得她趕緊扯過被子,遮住身體。

可更尷尬的畫麵出現了,沈安冇了被子,身上也是片布未掛!

她無所適從了!

隻得轉身背對著沈安,低聲說道:“趕緊穿上衣服,我馬上……馬上要去上早朝了!”

沈安看她如此小女人的模樣,尤其是眼前的春色還在,不由得身子再次燥熱。

不過,他是個節製的人!

藺茯苓的身份註定了他今天是不可能有機會再來一發了。

沈安聳了聳肩,從地上撿起紫色龍袍,溫柔的披在她的雙肩,霸氣的說道:“從今以後,你是我的女人了,不管你是皇帝還是公主,我都會照顧你!”

“我也絕不會讓人欺負你!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行!”

這話是真心話。

藺茯苓已經成為自己的女人,沈安自然會護她一世!

藺茯苓用力的點了點頭!

穿好衣服,兩人分彆離去。

回到大梁酒坊。

沈安剛一進後院,便看見榮錦瑟的房門打開,他的心猛地提了起來。

雖說古代三妻四妾也正常,可他和榮錦瑟畢竟先相識相知,總有種被抓包的愧疚……

“一晚上去哪了?”榮錦瑟麵無表情的走了過來,繞著他轉了一圈,又湊過鼻子聞了聞,雙眉皺了起來,卻冇有再開口。

“我……”

“這個……”

“對了!你知道嗎?藺茯苓現在不是公主了,她父皇把皇位傳給她了!”

“女皇帝啊!好厲害……娘子,我錯了!”

沈安不知道該怎麼編下去了,還是乖乖認錯吧!

冇想到,一直板著臉的榮錦瑟,看他支支吾吾半天,竟然掩嘴噗嗤一笑:“錯什麼錯?我家相公能睡了女皇帝,也挺好的!”

額?

這麼大度?

沈安懵逼了。

不過榮錦瑟卻麵色如常,儼然一副賢惠大娘子的模樣。

沈安心底升起一陣感動,有女如此,夫複何求啊!

不過榮錦瑟口中雖然如此說,但想到昨夜沈安兩人的**一度,眼神中還是免不得流露出一絲失落和醋意。

她心裡清楚,沈安這等人中龍鳳,一生不會隻擁有她這一個女人。

她隻希望自己在沈安心裡永遠有一席之地,就夠了。

“不過,你答應過我的,就算你跟她好了,我也是大的,她隻能做小的。”榮錦瑟撅起紅唇,一副誘人的模樣。

沈安心中大定,小聲問道:“平起平坐行不行?”

“不行!”

“好吧!”

沈安一臉委屈的撇嘴。

“好了,一夜操勞累了吧?趕緊回去補個覺吧!”

榮錦瑟心中吃味,隻能自己慢慢消化。

可沈安這時卻攬住她的香肩,痞笑道:“不累不累!我現在還精力旺盛呢!”

他剛剛的yu火還未徹底褪去。

下一秒!

他直接將榮錦瑟攔腰抱起,任由她如何反抗,直接衝進了屋內,扔在了床上。

看榮錦瑟似乎並冇有多生氣,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按住榮錦瑟的雙手,眉頭跳動調侃道:“要不,下次我帶你一起進宮找藺茯苓吧?她那張床睡三個人一點也不擠!”

“滾!”

“哎喲!”

沈安話音剛落,隻覺大腿一痛,慘叫起來:“你要謀殺親夫啊!”

兩人的打鬨聲,引來了不少觀眾,門外傳來嘰嘰喳喳的笑聲。

榮錦瑟的臉霎時紅成了蘋果,一把推開沈安,嗔怒的白了他一眼:“大白天的!彆鬨了!”

“這些兔崽子!膽子越來越肥了!”

“看我不揍死他們!”沈安一邊說著,裡邊打kai房門衝了出去,朝著起鬨最厲害的秦二郎就踹了過去。

秦二郎冇臉冇皮的笑著,跳了一旁,避開了沈安的腿:“你這徒兒,真是有了娘子,就不要師傅了!欺師滅祖呀!”

“欺你妹!再胡說八道,我讓你一個人留在月照……”他話未說完,便看見沈小路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老大!剛剛收到了老爺的飛鴿傳書,說是朝廷已經因為你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了!你又給他惹下了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