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48章 大膽的女帝

-

“馬大人切勿推辭,這都是女帝陛下的聖意,是她用大梁酒坊一成的股份,換回來的。”沈安見他愣神,直接硬塞在他手中,抬出藺茯苓解釋道。

“而且我知道你對陛下斬草除根的行為心存芥蒂,但你換位思考一下,若是你站在她的位置上,你會不會這樣做?”

“又或者站在聖人的角度看看,這等附逆之臣,該不該殺?陛下並非凶殘之輩,否則也不會留下你這個人,畢竟你對她還心存不滿嘛!”

“可她放過了你,因為你迷途知返,更因為你有一顆忠正之心,她纔會惜才如金,要知道我的大梁酒坊,年利潤過百萬也是稀疏平常,一成的股份何止十萬,她願意用這些來換你一個忠心,其心可鑒啊!”

藺茯苓對他的心思,沈安心知肚明。

尤其是剛剛在寢宮之中,他更是一眼看穿藺茯苓的依依不捨。

他又何嘗捨得就此離開?

可現實總是如此殘酷,沈安不可能將京城的老父和家人置於危險之地,便隻能暫時捨棄月照的牽掛了。

馬雲飛是個有謀略的聰明人,日後定然會成為藺茯苓的左膀右臂。

沈安不吝這些錢財,便是想為藺茯苓留下一個可靠可信的重臣。

至於股份不股份的,藺茯苓有冇有轉讓,就不重要了。

馬雲飛聽到這話如同醍醐灌頂!

是啊!

他本是敵營中人,能成為代丞相本就是法外開恩之餘的厚重隆恩。

如今女帝竟然又為他贖回了祖業,讓他無愧於祖宗。

這讓他激動不已,捧著那些輕若無物的紙張,卻重如泰山。

家產值錢,可是女帝陛下對他的隆恩更重!

他麵朝金鑾大殿,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咚咚咚連叩了九個響頭。

夜幕漸漸降臨。

藺茯苓顯得有些疲憊的出現在門口,看到相談甚歡的兩人,正了正色,一代女帝的威嚴立時顯現出來。

她此時穿著一身紫色的龍袍,不疾不徐的走了進來,目不斜視的端坐在首位。

“參見陛下!”馬雲飛如今看向女帝的眼神,已經充滿了尊敬和愛戴。

“愛卿平身!”

藺茯苓淡然抬手,心中疑惑不已。

在祭壇叛逆之事後,掃蕩原住民集團的行動,是她親自指揮的。

馬雲飛在沈安的力保之下,雖然撇清了關係,但看她對那些原戰友斬草除根、雷厲風行的手段,多少有些芥蒂在其中。

可剛剛的眼神,明顯已經釋懷,臉上恭敬的表情,更不像是裝出來的。

藺茯苓眼角餘光瞥向了沈安,莫非又是他居中協調的?

“陛下,沈特使博學多才,且足智多謀,此次祭壇附逆一事,也是他運籌帷幄居中策劃,可謂是居功至偉。”

馬雲飛也看向了沈安,隨後拱手道:“雖然沈特使非我月照人,但敕封外國使節的先例,曆史上比比皆是。”

“依微臣看來,沈特使功勞之大,足以封侯拜相,但念其無法在我月照任職,微臣以為可以官拜弘文館大學士,敕封一等侯爵,食邑五千戶。”

話音落下,藺茯苓越加肯定,沈安一定為她做了很多事情。

纔會讓馬雲飛的態度發生如此大的轉變!

她已經對沈安的離去十分不捨了,為何還要火上澆油,讓她欲罷不能!

藺茯苓看向沈安的眼神中,多了幾分幽怨。

“準奏!就請馬愛卿今夜便擬出詔書,並與宗正府商議封地和食邑之事!”她說道。

馬雲飛微微一愣,他似乎從話中還聽出了弦外之音。

按理說,今夜的晚宴,他作為代丞相,理應參與的,而沈安要等到新任使節來,纔會離開,詔書和封爵之事,算不得什麼緊急。

陛下卻好像在向他下逐客令!

他瞬間想到了坊間關於陛下和沈安的傳言,趕緊拱手說道:“臣遵旨!”

等他退出偏殿,藺茯苓擺了擺手,屏退左右,這才起身道:“你……你真的……算了!你剛剛跟他說了些什麼?”

“這個很重要嗎?”沈安挑了挑眉,踱步走到偏殿門口,仰望漸濃的夜色。

點點星光掛在蒼穹,一輪彎月斜在枝頭。

“不重要。”

藺茯苓再也忍不住了,踩著重重的腳步,飛撲到沈安身後,一把將他抱住。

溫潤的淚水狂湧而出,順著沈安的脖頸流到了肩膀。

“我……我真想不當這個皇帝!”

“我想……我想跟你一起去大梁!”

此時的她,哪裡還有一絲女帝的威嚴?

柔情似一江春水,氾濫成災!

“我明白!”沈安緩緩轉身,扶住她的肩膀:“我答應你,等我在大梁的事情徹底解決後,我一定會回來找你!”

他心中愧疚難當!

眼前的女帝,雖說也有月照內政的因素造成,但最終女帝上台,是因為他想要給自己打造一個強而有力的盟友。

看著眼前的女人哭得梨花帶雨,沈安心裡真不是滋味。

而此時藺茯苓掙紮了一下,又撲進了沈安懷裡。

哭聲依舊,如同清泉擊石般撞擊著沈安的心。

“我相信你!”

“但我想……”

藺茯苓欲言又止,掛著滾滾熱淚的臉蛋,紅得能滴出血來,又羞又臊慌亂無比。

手下意識的抓緊了沈安的衣角。

她想把自己交給沈安,或許上天眷顧,她能留下沈安的一絲血脈。

可這種事情,她一個女人怎麼好說出口?

想是一回事,可做起來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安,我們……我們生個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