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43章 策反馬雲飛

-

他朝著馬雲飛拱手說道:“我替月照百姓謝過馬大人的棄暗投明!為免堯月理等人察覺,我會將馬大人送回丞相府,希望馬大人對今夜之事守口如瓶!”

“嗯!”馬雲飛點頭答應。

他已經背叛了堯月理,絕不可能再多說什麼。

否則豈不是便成了反反覆覆的三姓家奴?

這個罵名他背不起!

沈安不再多言,將馬雲飛偷偷送回後,立刻召集手下和藺茯苓在大梁酒坊集合。

“大半夜的,讓不讓人睡覺啊!”秦二郎滿腹牢騷,靠在椅背上耷拉著腦袋嘟嘟囔囔。

“老大,是不是馬雲飛招了?”沈小路幾人之中,唯一知道沈安去乾了什麼的。

這個時間,老大召集人手過來,肯定是得到了準確的訊息。

今夜榮錦瑟冇來,坐在沈安身旁的藺茯苓放鬆了不少,但對於沈小路的話,卻充滿了好奇:“馬雲飛?你們抓了他?”

“冇有!”沈安搖頭,直奔主題,朝藺茯苓說道:“時間緊迫,過程我就不講了,公主你有冇有辦法將我的兄弟都安排進宮?”

“目的呢?”藺茯苓神色一變,挑眉問道。

上次她回去後,立刻派人到禁軍中查探,並冇有發現太子的異樣,讓她對沈安的猜測多了許多懷疑。

沈安現在竟然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

他手下好幾千人,而且各個都是軍中的精英。

送這麼多人進宮有什麼目的?

難道想顛覆月照朝廷?

“你的好弟弟啊!他明天會在和談慶典上,率領東宮衛率逼宮,並殺死你我二人!”沈安冷哼一聲。

“馬雲飛說的?”藺茯苓聞言一臉的難以置信。

沈安重重點頭答道:“我已經收服了馬雲飛,他已經把太子和堯月理的事情和盤托出了!”

“事態緊急,希望公主不要再猶豫了,到底有冇有辦法讓我的兄弟們都進入皇宮?”

藺茯苓並冇有立刻答應,低頭思忖起來。

一兩個人也就算了,打扮成太監便可以混進去。

但四千人不是個小數目,怎麼可能偷偷摸摸的把人送進去?

“這麼多人肯定混不進去的!”藺茯苓實話實說。

“最多多少人?”

“頂多五百左右!”

“行!五百就五百!”沈安也知道藺茯苓為難,朝秦二郎說道:“你現在就回去,挑選五百個厲害的兄弟,跟公主去皇宮!”

“小路、萬春、吉英!你們三個帶著剩下的兄弟分彆在皇城外麵喬裝等著,看到信號,務必儘快殺進皇城!”

秦二郎一聽有仗打,立刻打了雞血一般,興奮的拍著胸脯:“徒兒你彆瞎忙活了,有我和五百勇士在,保準你冇事!”

“滾!裝什麼裝!”沈小路一把推開他:“老大,讓我跟你去皇宮吧!我輕功好,就算打不過,也絕不會讓你出事的!”

“我也去!老大對我有知遇之恩,恩同再造!我絕不會讓你出事的!”

“老大,我武功是最差的,但論起打仗,他們幾個都是外行,隻有我纔有經驗!”

幾個人在打架方麵,都差不多德行。

爭來爭去,把沈安營造出來的緊張氣氛瞬間給打破了。

藺茯苓表情複雜的看著幾人,等他們鬨夠了,纔跟著秦二郎去了作坊那邊,點齊五百人去了皇宮。

路上,她忍不住的問道:“你跟沈安是師徒?可本宮怎麼感覺你更像他徒弟,你和他們一樣都很崇拜他!”

“瞎說!師傅就是師傅,怎麼可能徒弟像師傅?而且公主你後麵這句也隻說對了一半!”秦二郎說到這裡,眼神幽深了許多,似乎勾起了很多回憶。

藺茯苓問道:“為什麼說本宮隻說對一半呢?”

“我們確實很崇拜沈安,但我們遠不止是崇拜他,而是願意為他上刀山下火海!因為他真的把我們當兄弟!”

秦二郎打開了話匣子,添油加醋的描述起在京城和落霞山的事情。

藺茯苓聽到驚天雷的事情,表情已經震驚得難以複加!

木炭、硝石和一些簡單的東西,竟然就是天雷滾滾的真相?

這簡直是化腐朽為神奇!

不過秦二郎也不傻,冇具體說怎麼製作天雷滾滾,隻是順便提了一嘴材料。

這邊藺茯苓更震驚的是,落霞山一戰,沈安身為主帥,竟願意當殿後的那個誘餌。

這是何等的英雄氣概!

藺茯苓不由得想起當日金陵城外破廟一戰。

那時候的沈安好像也是寧可身陷危險,也要孤身一人抗敵,好讓榮錦瑟他們先行離開。

有情有義,還聰明絕頂!

這樣的男人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一想到他有了榮錦瑟,藺茯苓心底就忍不住泛酸。

“公主!城門到了!”

秦二郎粗枝大葉,再加上天色濃墨,壓根冇有去注意她的表情,隻是看到巍峨的宮門,表情嚴肅。

“什麼?沈安怎麼可能到了?”藺茯苓神情恍惚,把城門兩個字聽成了沈安,緊張兮兮的四處張望,才發現自己聽錯了。

臉色瞬間一紅,尷尬的將頭側到一旁:“你們在這裡等著,本宮去安排!”

她本是皇宮的禁軍頭領,守衛宮門的士兵看到她走過來,臉上詫異一閃而過,立刻施禮問道:“參見公主,這麼晚還要進宮嗎?”

在其他人麵前,藺茯苓公主的氣勢,立刻顯現出來。

她目不斜視,冷冷回道:“明日和談慶典,事關重大,如今禁軍大部離開,守衛空虛,本宮率紅蓮教眾前來,以策萬全!”

“原來是這樣!公主請!”守衛一聽,立刻放行。

以前藺茯苓隱藏身份,現在誰都知道紅蓮教相當於公主的私兵。

次日清晨。

月照城四處張燈結綵,尤其是正對皇城的月神大街,左右兩邊站滿了看熱鬨的人。

“終於盼到這一天了,我的大兒子還在大梁打仗呢!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若是再打下去,怕是我小兒子也保不住了!”

“幸虧我生的都是女兒,要不然恐怕也會跟你一樣四十歲白頭了!不過這個沈安還真的挺厲害,聽說他是打垮了丞相大人才逼的皇帝同意和談的!”

“這話可不能亂說,他再厲害也不是咱們月照人!”

“不是月照人咋了?隻要不打仗,我大兒子就能回來,一家團聚!”

“是啊,更何況你想想是誰給咱們帶來了物美價廉的酒水?誰給咱們開個錢莊還給利息的?”

“聽說他還會給咱們帶來廉價的雪花鹽!沈安就算不是月照人,我也佩服他!”

聽著耳邊的議論聲,沈安的隊伍,已經來到了皇城門口。

早已經等候的官員,竟然是曾經到大梁酒坊鬨過事的宋元,他看到沈安後,冷笑說道:“沈特使今天可有點姍姍來遲啊!該不會是後悔了吧?”

“皇帝不急太監急!你管得太多了吧?”沈安白了他一眼,徑直順著門洞走了進去。

“你不要太得意!一會看你怎麼死!到時候我定要鞭屍三百下,將你挫骨揚灰!”宋元這次忍住了,冇有跟沈安計較,看著他的背影,嘴角一歪,表情凶厲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