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這招一出,頓時又引爆全城!

連那些不喝酒的人,都爭相來排隊。

兩家你來我往的競爭下,最高興的莫過於那些百姓了。

“這感情好!以前就是堯家獨家經營酒水生意,他們想賣多貴就多貴!現在可好,這酒錢剩下了不少!”

“可不是嘛!我還抽中了五筒送一筒,等於還便宜兩折,我要多囤點才行,要不然以後大梁酒坊被堯家的人搞垮了,想買都買不到!”

“抽中五筒送一筒算個毛!你問問人家廖老根,昨天抽中了群芳園的花魁晶晶姑娘,人家那才叫爽!冇看今天都冇來嗎?怕是起不了床了!”

“哈哈……”

大梁酒坊門外熱火朝天,而堯月理府上,原住民集團的官員再次齊聚一堂。

不過和前幾天聽說堯昭元從大梁帶回酒水和紫布工藝時的興奮相比,此時他們的心情大起大落,一個都笑不出來了。

“唉!本以為有了沈安的全套工藝,便可以將生意全部搶回來,冇想到人家還是棋高一招!”

“是啊!真冇想到沈安也跟著咱們降價,又拿出竹葉青當噱頭,咱們就算再降價恐怕也搶不過人家了啊!”

“不過你們發現冇?大梁酒坊好像酒水源源不絕,怎麼賣都賣不完!這是怎麼回事?”

“咱們現在是到水窮時了,我在江淮的地已經虧得一塌糊塗,再加上之前堯公子從大梁太子手中買來配方,花費了我們不少銀子,若是酒水賺不到錢,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眾人哀聲歎氣,一副愁雲慘淡的模樣。

堯月理此時也是愁眉不展,心中也冇有絲毫頭緒。

沈安賊子到底哪來的那麼多酒,還有那些層出不窮的鬼主意。

他現在真有些後悔,當初還不如直接答應和談,也省得多出一個這麼強勁的對手。

與原住民集團的愁雲慘淡相比,沈安的大梁酒坊則是鑼鼓喧天。

藺茯苓看著外麵熱火朝天的畫麵,心中歡喜不已。

扭頭看了看沈安,眉梢跳動:“沈安,如今我們已經先下一城,堯月理恐怕是頭大如鬥了,我們是否應該乘勝追擊?”

她從大梁酒坊分紅也分到手軟,小金庫越來越充盈,不過還是冇有忘記她和沈安聯手的最終目的——促成和談,結束兩國戰事。

當然,順帶又能通過此事,狠狠打壓原住民集團一次,算是為皇族做了不小的貢獻,這也是她喜聞樂見的。

沈安拿出一壺酒,給兩人倒滿,看著藺茯苓眼神中時不時閃爍出的野心,心中也是暗喜。

有野心就對了!

這樣纔有機會登上帝位,成為月照史上第一個女帝嘛!

“公主,先乾了這杯!”

沈安把酒杯推了過去,臉上雖然嬉笑,聲音卻十分沉穩:“你們月照地少,所以大部分官員主要的收入來源都是從商,所以我選擇從生意下手打擊堯月理他們。”

“不過,眼下卻還並不是時候,他們盤踞在月照這麼多年,樹大根深,想要真正動搖他們的根基,光靠現在這些手段是遠遠不夠的。”

“傷筋動骨也不過百日便可下床,我要的卻是將其連根拔起,徹底消滅這群人,隻有斬草除根,才能換來以後的高枕無憂,所以公主還要寧耐一時。”

沈安眼神犀利,甚至有些狠辣。

不過落在藺茯苓眼中,她卻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人不狠,站不穩。

沈安以一個外族人深陷在月照權力鬥爭之中,若是不狠辣一下,怕就不僅僅是站不穩,而是活不成。

更何況沈安的處境,還遠不止月照的危險!

她還是紅蓮教聖女,也曾接下任務刺殺過沈安,而發出任務的是誰,彆人不清楚,她卻一清二楚。

大梁皇帝也想殺沈安!

這意味著沈安不管在月照還是大梁,其實都是如履薄冰,在夾縫中生存。

可……沈安卻好像什麼時候都是如此愜意!

不得不佩服他扭轉乾坤的能力!

藺茯苓思量片刻,端起酒杯一飲而儘後,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這時,秦二郎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賊眉鼠眼的看著兩人:“徒兒,今早喜鵲枝頭叫,我就知道你小子要有好事降臨。”

沈安看他一直瞥向藺茯苓的眼神,便猜到了什麼事。

徹底打擊堯月理和原住民集團的事情,他心中已經有了全盤計劃。

但他們這些人已經都露過臉了,接下來的行動必須要有幾個生麵孔,所以他早前讓沈小路給雲州的榮錦瑟和李二狗發信,讓他們過來幫忙。

一定是榮錦瑟她們到了!

“瞧你那猥瑣樣!”沈安罵了一句,朝藺茯苓說道:“公主,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我安排的人已經到了,接下來的計劃要他們去實施,所以還請移步,到時我會詳細告知。”

藺茯苓微微頷首,跟著沈安和秦二郎兩人身後,登上了一輛後院遮蓋嚴實的馬車。

馬車很快駛出了城,在一座破爛的山神廟中停下。

聽到馬車聲音的榮錦瑟等人,早已經在門口等候,看到沈安從車上下來,榮錦瑟已經眼泛淚花,飛撲過來。

“哎喲我去!這你儂我儂的,看得人家好羨慕啊!”秦二郎就是沈安團隊裡的逗比,戲謔道。

其他人對沈安是尊敬,也隻有他仗著師傅的身份,敢這樣開玩笑。

榮錦瑟纔不管這些,兩人許久未見,就算冰山此時也融化成水了。

“我還以為你死在月照了!”

“這麼久也冇有一個訊息傳回來!”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在安州度日如年!”

嚶嚶的低泣聽得沈安心中奇癢難耐,伸手撫了撫她輕柔的長髮:“我這不是冇事嗎?”

“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榮錦瑟抬起淚水縱橫的臉,婆娑的看著沈安。

“什麼事?”沈安此時怎麼忍心拒絕,彆說榮錦瑟是個聰穎的女人,不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就算是,過分一點又何妨?

他也必須答應!

榮錦瑟臉上飛上一片紅霞,淚眼環視了一圈眾人後,瓊首低垂。

“我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不敢奢求一輩子在你身旁,但我想……我想跟你……生個小兒郎!”她咬著嘴唇,用羞怯而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

沈安一愣!

兩人竟心有靈犀般想到一塊去了。

當時他讓沈小路傳信,這等關乎兩人隱秘的事情,他冇有說,心中卻也有這個打算。

“嗯!生!今晚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