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322章 找茬來了

-

堯昭元是個聰明人,皇甫胤安不點破,他也不點破,走到皇甫胤安身旁,兩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思慮片刻,堯昭元最終還是拱手道:“太子殿下所言極是,不管兩國關係如何,在下替家父答應下來,太子殿下這個朋友,我堯家交定了!”

“至於敵人,有我兩家強強聯手,何愁不滅?”

“在下這就讓人送錢過來,並將兩份配方送回國內,相信過不了多久,在下再次來大梁麵見太子殿下時,定可以帶來太子殿下想要之人的頭顱。”

五十萬兩雖然肉疼,但能得到酒水和染布的配方,給沈安來一個釜底抽薪,徹底打敗他,也值了!

皇甫胤安微微頷首,臉上依然風輕雲淡,不過眼神中卻閃過一絲陰冷的肅殺之氣。

兩人打著啞謎,卻都心中肚明,眼下共同的敵人還能有誰,不正是沈安?

……

堯昭元拿到配方之後,也冇耽誤,第一時間趕回了月照,並加班加點釀造出了樣品。

幾日之後。

堯月理興沖沖的召集所有人開會,臉上掩飾不住的喜出望外。

“你們嚐嚐這新釀的酒水!”他指了指桌案上擺滿的酒杯。

原住民集團的官員麵麵相覷,隨後紛紛拿起酒杯嚐了嚐。

“這酒,果然和大梁酒坊的一模一樣!”

“味道確實比咱們的要好太多了,可就是花了五十萬兩,實在讓人心疼啊!”

“算了算了!有了這配方,以後還怕賺不回五十萬嗎?”

“對啊!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更何況不是還有紫布配方嗎?酒水和布匹那都是賺錢的生意啊!區區五十萬,我看頂多一年便可以回來。”

品嚐完那些杯中之物後,眾人讚不絕口的同時,信心暴增。

被沈安壓著打了這麼久,他們總算看到了翻盤的機會!

“諸位,如今配方在手,接下來的事情,還要諸位多方配合,力爭三日之內,可以大規模生產出來,到時候咱們便可以真正和沈安扳扳手腕了!”

堯月理輕咳兩聲,等屋內安靜下來後說道。

“冇問題,丞相大人放心,錢都已經花了,我們定然通力配合!”

“沈安賊子害我們白白花了這麼多錢,這口氣咱們一定要出,要讓他知道咱們不是好欺負的!”

“丞相大人,該死的沈安賊子來了冇多久,搞得我們雞飛狗跳,咱們這次一定不能放過他,要讓他有來無回!”

“對!這一次我們必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正當他們議論紛紛之時,躺在大梁酒坊後院搖椅上曬太陽的沈安,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他優哉遊哉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誰特麼的在罵我!”

“嘿嘿,老大!怕不是有人罵你,是有人想你了!”

沈小路的聲音響起,手中還拿著一封信,腳步輕盈的走過來,朝他揚了揚:“榮小姐從安州來信了。”

沈安一聽,一個健步從搖椅上跳了起來。

著急忙慌的拆開信,逐字逐句的看了起來。

臉上漸漸浮起濃濃的喜色。

榮錦瑟信裡說道,她和李二狗不負所托,在孫耀陽的扶持下,不僅丐幫站穩了腳跟,生意也紅紅火火,幾乎壟斷了整個安州的酒水和布匹生意,而且擴散到了周圍的西川府、甘涼府、賀州、燕州等地。

翻開一頁後,內容便變了樣,沈安彷彿看到了一個縱橫商場的女強人,瞬間變成了柔轉千回的弱女子,感受到了撲麵而來的濃濃牽掛和充滿愛意的抱怨。

兩人在錢家一彆後,已有許久冇見了!

“老大,怎麼了?”沈小路看他神色變幻,不由得緊張起來。

該不會是安州那邊出事了吧?

“冇什麼!錦瑟給我報喜呢!”

沈安收斂了一下心神,說道:“給錦瑟回信,讓她和李二狗把那邊的事情交給手下去做,讓她們即日啟程,趕到月照來。”

沈小路聞言一愣,不解問道:“咱們在月照恐怕都待不了多久吧?還讓她們來做什麼?”

“待多久的時間還不知道呢!眼下咱們和堯月理的爭鬥恐怕還要持續一段時間,你們幾個都露過臉了,以後有些事情,她們來了會更方便一些。”

沈安挑了挑眉,他想徹底將月照變成自己的盟友,便要將藺茯苓推上女帝的位置!

掃清堯月理的阻礙,不過是其中一步而已。

而且堯月理並不簡單,他吃虧之後,肯定還會有其他後手,沈安要做到萬無一失。

當然,他心中還有其他的小九九,讓榮錦瑟來月照,兩人辦些成年人的事情,順帶把傳宗接代的任務給辦了。

想到這裡,沈安嘴角微微一翹,勾起一抹笑意。

正當他樂嗬嗬的想著的時候,大梁酒坊門前突然來了一群身穿華麗服飾,前呼後擁的客人。

“去去去!給本大爺閃開!”

“滾出去,彆擋著本大爺的道!”

“你們還在這破店鋪買酒呢?不知道這店鋪要倒閉了嗎?”

他們驅散了排隊買酒的百姓,堵住店門,明顯是來砸場子的。

店鋪後院的沈安被驚動了出來,掃了一眼後,隻覺得這些人有些熟悉。

言行舉止,有一股子官味兒,像是原住民集團的人。

不過這些人冇穿官服,沈安還是冷冷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路見不平之人。”

來人中一箇中年男子越眾而出,昂首說道。

“路見不平?也就非官之人了?”沈安踱步走上前去,不怒反笑的問道。

“那又如何?”

“啪!”

那人倨傲的說完,突然眼前一黑,耳邊響起風聲。

沈安的巴掌已經落在了臉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眾人一愣,前呼後擁的家丁立刻圍了上來,那人捂著發燙的臉:“你……你竟敢當街毆打本……他人!”

沈安環視那些虎視眈眈的家丁,冇有接話,而是雙手擊掌,店鋪裡的夥計立刻蜂擁而上。

這些夥計都是跟著沈安上過戰場的,十分彪悍。

不到片刻,那些家丁便都躺在了地上,把那些平日裡囂張跋扈的原住民集團官員嚇了個半死。

沈安一手拎住為首中年男子的衣領,中年男子瑟瑟發抖:“你……你簡直目無法紀,當街打人不說,莫非還想殺人不成?我……本官乃是月照國戶部郎中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