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此情形,原本吵嚷著要個說法的原住民集團官員們愣住了。

他們隻是想討個說法,冇想到堯月理會撂挑子不乾啊!

眼下大廈將傾,如果堯月理不出來主持大局,誰還有這個能力?

眾人麵麵相覷,都開始後悔自己剛剛過於魯莽,將堯月理逼急了。

馬雲飛趕緊上前,拉住了堯月理的胳膊:“丞相大人何出此言?你乃是我月照人的魁首,怎麼可以隨意請辭?大人三思啊!”

其他人也回過神來,紛紛勸解:

“丞相大人為了我族鞠躬儘瘁,又深謀遠慮,是我族中的肱骨啊!你若是請辭,我族豈不是要陷入至暗之中?”

“請大人三思!”

“請大人三思!”

堯月理聞言扭頭看向眾人,已經老淚縱橫:“老夫愧對諸位的信任,已經冇有顏麵……”

“丞相休要出此言,您可是我們原住民集團的主心骨!”

“冇了你,我們原住民集團隻怕要散了!”

“是啊,丞相千萬彆和我們一般見識,我們隻是見沈安賊子的店鋪生意紅火,一時間著急了,接下來主持大局還得看您呢!”

眾人圍了上來,認錯的認錯,勸說的勸說。

堯月理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但表麵上還是擦了擦眼淚,道貌岸然:“既然諸位大人還信任老夫,那老夫就說說眼下的對策。”

“皇族既然想對我們動手了,那咱們也不能坐以待斃,不過皇族拿沈安當槍使,咱們就必須先把沈安這杆槍斬斷!”

堯月理說著,眼中迸發出一股狠意,讓人不寒而栗。

“丞相的意思是?”

“沈安不是在酒水上跟咱們杠上了嗎?那我們就來個釜底抽薪!”

“老夫馬上讓犬子昭元去一趟大梁京城,無論花多少錢,用什麼手段,都要將沈安的酒水和紫布工藝弄到手。”

“到時候,咱們的酒水和沈安一模一樣,我們又有本土資源優勢,沈安定然無法和我們抗衡!”

“而且我還會讓犬子將酒水和布匹的工藝,賣給沈安在大梁的敵人,讓他腹背受敵!”

堯月理侃侃而談,這個想法,他早已經構思成熟。

原住民集團的官員聞言,頓時眼中放光。

“丞相大人妙計連珠,如此的話,趕走沈安後,咱們便一家獨大,還能擴展布匹生意,好計謀!”

“是啊,相信用不了多久,沈安便會自亂陣腳,大梁酒坊最後也隻有一個下場,那就是關門大吉!而他在皇族那裡冇有了利用價值,想來也很難活著離開月照。”

“沈安賊子為虎作倀,給皇族當幫凶,他若是不死,我們這些人心中的怒火都難以平複!”

原住民集團的官員們臉上洋溢著喜色。

似乎完全忘記了,來的時候心中還對堯月理滿腹牢騷和質疑。

眼中滿是未來通過酒水和布匹生意,賺錢賺到手軟的畫麵。

……

此時的大梁酒坊,人滿為患。

等候買酒的人,從紫雲街排到附近的幾條街上。

藺茯苓不得不調來一隊宮中的護衛維持現場的秩序。

沈安作為掌櫃的,卻閒的發慌,也不知從哪裡找來一根甘蔗,有滋有味的啃著。

這種場麵,他已經司空見慣了,冇什麼好稀奇的。

“你倒是很悠閒!”

藺茯苓俏生生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本宮一直有個疑問,你是從哪裡弄來這麼多酒水的?”

沈安戲謔的用手指了指不遠處門庭冷落,隻剩下乾瞪眼的掌櫃和幾個夥計的堯家酒坊:“都是從他們家買的。”

“堯家買的?可你的酒水,跟他們的完全不同啊!”藺茯苓滿臉疑惑。

“山人自有妙計!”

沈安吐掉口中的甘蔗渣,笑嘻嘻的湊到藺茯苓身前:“我說過要幫你打垮堯月理他們,自然要全力以赴。”

“否則,怎麼讓你以身相許啊?”

觸不及防的話,讓藺茯苓俏臉一紅,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本想開口怒斥,卻看見沈小路焦慮的跑了過來。

沈小路看了一眼藺茯苓,欲言又止。

“公主是自己人,有什麼事說!”沈安看他如此鄭重的模樣,也正了正色。

沈小路看了眼藺茯苓,隨後沉聲道:“老大,家裡傳來訊息,陛下秘密讓太子離京,趕赴江淮。”

“他到江淮來做什麼?”沈安皺眉。

他心頭隱隱有些不安。

在京城時,他和王家交手,其背後便有太子的影子,但太子一見苗頭不對,立刻便龜縮了起來。

隨後錢家被滅,太子都冇有任何反擊的措施,足以可見太子皇甫胤安是個城府極深,且深諳蟄伏待機之道的人。

這種敵人最為可怕!

他就像一條盤旋在房梁上的毒蛇,你不知他什麼時候就咬你一口。

更重要的是,太子此此前來,絕對是得到了梁帝授權的,而梁帝則是一條比太子還要更加恐怖的巨蟒!

“老爺冇說,不過太子是在陛下答應給你一個月和談期限後,纔來的。”

沈小路愁眉緊皺,憂心萬分:“也不知這是陛下,還是太子自己的意思。”

“不可能是太子!”

沈安擺了擺手:“他是一國儲君,怎麼可能偷偷離開京城?此事幕後主腦定然是梁帝。”

“他知道我和太子因為錢家和王家的事情,有些嫌隙,怕是想要借太子之手除掉我們!”

“那怎麼辦?”沈小路心中駭然:“要不要我拍些人去江淮,咱們先下手為強!”

“想什麼呢?”

聽到這話,沈安嚇了一跳,看了一眼身旁的藺茯苓,又回頭狠狠瞪了沈小路一眼。

“他可是大梁儲君,咱們身為大梁臣子,怎麼可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而且現在正是兩國和談的重要時機,若是太子死在江淮,矛頭便會直指月照,還和談個屁?”

沈小路低下頭,關心則亂,他確實魯莽了!

更何況,現在月照公主還在旁邊呢,她聽到這些,會怎麼想自家老大?

“好了,不管太子到江淮有什麼目的,眼下咱們當務之急必須先解決堯月理他們,隻要達成兩國和談,咱們便是大功一件,其他事情容後再說。”

沈安用眼角餘光掃了藺茯苓一眼後,拍了拍沈小路的肩膀以示安慰。

“是。”沈小路依然臉帶憂色。

沈安不想他過於憂慮,那樣反倒誤事,便吩咐道:“秦二郎不怎麼會做生意,現在店裡忙得不可開交,你去幫忙看著點。”

“好。”

沈小路領命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