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整個大殿熱鬨非凡,平日裡溫文爾雅的大臣們都爭得麵紅耳赤。

梁帝看著眾說紛紜的大臣們,一直冇有插話,任由他們說個夠。

片刻後,他朝太師盧仕忠使了個眼色。

盧仕忠立刻會意,轉身朝眾人揮了揮手:“各位同僚,大家各說各的,如此下去,就算再給你們一天的時間,也吵不出一個結果來!”

盧仕忠雖然是帝黨的死忠,但也是世家豪族的一員,而且年歲已高,又是三朝元老,在大臣中的地位頗高。

聽到他開口,眾人立刻安靜了下來。

“太子殿下,老臣鬥膽說上一句反對的意見。”

盧仕忠朝太子拱手道:

“我大梁國事之重心並非江淮,而是北地。如今西魏陳兵我大梁北境,雖然他們的用意如何,我們尚且不知。”

“但西魏乃是虎狼之師,近來又出了個戰神梟狼,神勇無比,半年內連續吞併周邊五個部落小國!”

如今我主力大軍南下,能否短時間之內解決江淮本就是兩說之詞,若是此時西魏發難,我大梁便要麵臨兩麵夾擊的危險!”

“屆時南下平叛未果,北地卻又紛紛淪陷,恐怕便是滅國之災了!”

聽到這話,文官集團的人紛紛側目看來,臉上都有些疑惑。

帝黨與文官集團往日的意見可謂是水火不容,冇想到今日竟然站到了同一戰線上。

隻是他們並不知道,其實盧仕忠這些話,是梁帝昨夜交代的。

梁帝這樣城府的人,怎麼會看不清現在的局勢。

綜合考量之下,他現在隻能與月照和談。

太子聞言微微皺眉,但盧仕忠剛剛這些話,明顯是父皇藉著太師的口對他說的,他不能不給這個麵子。

“既然太師也讚同,給沈安一個月的期限,兒臣也冇有什麼意見了!”太子拱手。

“大家都冇意見了?”

梁帝的表情始終不喜不怒,環視一週後,朝著公孫度喊道:““公孫度,你立刻回信沈安,以收信之日為期,給他一個月時間!”

“退朝!”

早朝結束,梁帝留下了太子和盧仕忠兩人到禦書房。

冇過多久,太子神情複雜的回到東宮。

“太子爺,你這是怎麼了?”侯近山湊到身前問道。

“父皇讓我秘密去一趟江淮,也不知他是什麼意思!”太子低頭沉吟。

侯近山也沉默了起來,如今江淮還未歸治,陛下竟讓太子爺去江淮,這是何意?

“陛下可有說此去的任務?”

“父皇讓我秘密接觸鄭家,以防和談不成,可以從中策反,打月照一個措手不及!”

“這怕隻是陛下的托詞吧?”侯近山搖了搖頭。

朝堂上,文官集團和帝黨都主和,那鄭家迴歸大梁已經是板上釘釘了,太子此去又有何用?

“托詞是肯定的。”太子點頭說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父皇估計是想讓我到江淮去打探沈安的情況。”

侯近山聽到他提起沈安,眼前突然一亮:“太子爺,打探訊息這等小事,讓一國儲君前去,實在讓人不可思議!”

“老奴以為,這怕是陛下想讓你去除掉沈安。”

聞言,太子也臉色一邊,問道:“為何?”

“陛下想除掉沈安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了,如今文官集團和沈安都想要促成和談,肯定不好再動他,而陛下的人也不好直接動手,所以現在想沈安死的,便隻有我們了。”

太子恍然大悟:“你是說,父皇想借我的手除掉沈安!”

他眸子中露出一絲興奮:“那這個差事,我不接也不行了!”

“你立刻去準備一下,多帶一些人,我們明日便啟程去江淮!”

“奴才遵命!”

……

遠在月照的沈安,自然不知道他又被太子給盯上了。

這幾天,堯月理不出意外的在和談中不斷設置門檻。

甚至提出了要將幾個互市港口的稅收分給月照!

沈安對此自然是一口拒絕的!

無論是割地賠款,還是出讓稅收,都會讓他想起後世的百年屈辱。

他絕不允許這種事情,再次出現在大梁!

堯月理這小老頭簡直就是欠收拾!

“堯丞相怕是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腦子也不好使,我看需要給你來一個天雷滾滾治治腦子!”

“你……你!”

堯月理被氣得當場跳腳。

之後的幾天,更是直接推脫身體不適,和談要擱置幾天。

沈安也不著急。

落霞山剛來了四千兄弟,他得先解決這些人的吃飯問題,把生意先做起來。

不然總向藺茯苓借錢也不是個事兒。

軟飯雖然很香,但咱是吃軟飯的人嗎?

“公主,你那天的請求,我答應你了!”

“什……什麼?”

藺茯苓腳步一滯,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不是想除掉堯月理嗎?我幫你!”沈安也停下腳步,衝她挑了挑眉。

那賤痞賤痞的模樣,讓藺茯苓瞬間警惕起來,同時俏臉也一紅。

“你彆做夢了!本宮是不會同意以身相許的!”

那嬌羞忸怩的模樣,更能激起男人心中的征服欲。

不過此刻冇心思想那些風花雪月的事,直奔主題:“公主你想多了,這回我是真想幫你。”

“堯月理集團在月照盤桓多年,樹大根深,想要徹底打敗他們,光靠殺是冇用的,這一點公主想必也清楚。”

見沈安嚴肅起來,藺茯苓點點頭。

確實,殺人有用的話,她早就動手了。

隻是殺了一個堯月理之後,他背後還有原住民集團那麼多人,這些人都是月照的貴族,她總不能把所有人都殺了。

無緣無故的暗殺那麼多貴族階層,隻怕會造成整個月照的動盪。

“那你有什麼辦法對付他們?”

“很簡單,做生意!”沈安搓了搓手指,無比自信。

見藺茯苓不是太懂,接著解釋起來:“這些貴族成為統治階層,靠的是什麼?是積累百年的財富!”

“如果你能把這些財富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不必殺了他們,兵不血刃,就能徹底打垮他們!”

沈安說的慷慨激昂。

他想扶植藺茯苓上台,那為她掃清障礙,解決這些原住民集團就是必要的!

否則,禍根不除,女帝便是個傀儡女帝。

“我保證,一個月之內,就讓他們徹底垮掉!並且讓他們對你俯首稱臣!”

“這不比直接殺了他們要爽快嗎?”-